Tag Archives: 风水

东瀛鹿儿岛:雾岛神宫的风水

白露节前,台风才扫过日本南部,天气也受到了影响,伴随着风雨,本来天气不好,或许伴随的会是一场不太美好的旅途,但是同行的大家都很是乐观,并且说贵人出行,必有风雨相伴。 这倒并非大家是自我陶醉,早在此行之前,有位正在东京的读书的学生也来参加了此行,并跑去日本供奉观音的浅草寺求了个签,当时的签词是这样写的。 月相满则露白,正是白露时节,追鹿,则是到鹿儿岛去,映山溪,正好符合采气,而贵人乘远箭,自然是乘飞机了,“好事如相宜”,更是不需要什么疑问,结局会是好的。 既然慈航大真人早早如此开示了,所以大家自然毫不担心。 想来上次腾冲之行也是,连绵下足月余的雨,然而当大家一到腾冲时,便开始逐渐放晴了,让大家在最恰当的时机拍摄到了最美丽的风景,同时也正因为有了雨,所以有了平日不常见的如同仙境般的风光。 更何况,一切有赖祖师护佑,更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当鹿儿岛机场降落后,才知计划是直接去雾岛神宫,说实话,对于这个安排,贫道不但感到非常的意外,并且极其的不满意。 又不是安排来纯粹旅游的,大家一没学风水,二没学采气,直接去雾岛神宫做什么? 但如果当时直接叫改变行程,又容易引起后面安排的混乱。 正巧的是,乘坐巴士时,突然遇到下大雨,所以行程只能变化,大家便先去酒店,下午改由贫道大家上课,讲解风水的核心技术。 日本酒店一般空间都很狭窄,但是由于我们在原则上在鹿儿岛挑选的都是顶级的酒店,所以第一天入住酒店的房间颇大,可以安排大家直接在房间中讲课,方便了不少。 所谓真传一句话,假传万卷书,实际上讲核心是很快的,更巧的是,刚一讲述完,雨却是停了。 一看下午还有充裕的时间,于是大家带上了罗盘,又前往雾岛神宫,正好实践所学的内容。 这大概是祖师的冥冥之中给予的安排。 雾岛神宫是日本传说中的天孙降临之处,这里实际上是后来修建的,最早修建在高千穗峡和火常峰之间,但是因为火山导致毁坏,所以后来在1484年,在岛津忠昌的命令下重建在此处,后来也经多次焚毁,最终在1715年,由岛津吉贵建立成现在的样貌。 因为在日本的传说中,日本天皇是天孙的后人,所以这里是一个重要的奉祀之所,天皇每隔几年都要来此处祭祀,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雾岛神宫可以算是日本天皇家族的祠堂。 大家集体带着罗盘在日本天皇家祠堂测数据,这大概是全球有史以来第一次。 到神宫前,首先遇到的是招灵木。 这个招灵木很是有名,听闻在1元日元的背后图案便是它,古代日本常将招灵木用于神事活动。 因为招灵木通常笔直通天,如同在召唤神灵一般,也被认为是神灵在世间的寄托对象,这种对树木的信仰,与原始宗教的萨满信仰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像在一些地方的萨满传法的仪式中,也会在用布在大树上打上结,另一头连到帐篷中,然后通过一定的仪式召唤,夜晚神灵就会赐予力量,住在帐篷中的人便会得到通灵的力量。 而在日本的习俗神事活动,通常会持着招灵木跳舞,这也与原始宗教中所说的的“以歌舞降神,祝能以言辞悦神”颇为相通。 与想象中不同的是,神宫并不是很大一个封闭式宫殿,大多地方是露天的,而核心祭坛放在则直接放在面前供游人参拜。 日本的神社都是这样的,只是与天皇有关的神社叫作神宫,大多都是露天的面局,是不大的一个地方。 由于游人众多,所以很难找到比较好的拍摄角度,只能给整体拍一张了。 在雾岛神宫门口用罗盘测量时,一些当地的日本人也很好奇,过来观看大家在做什么。 雾岛神宫是申向兼了一点庚,在丁方有个水池,相当于一个出水口,水质很是清澈。 这里是给游人游的洗手、漱口的地方,按日本人的礼节,无论是在拜神宫还是神社前,都需要先净手,净口,净心,这个很有可能是来自于中国道教的影响。 在丁方更远处,便是雾岛神宫最为出名的神树,上面有一个天然形成的一个人形,看起来像是穿着长袍向着神宫朝拜的样子,被当地人视为神迹。 如果站在神宫门口看,树有一半处在是丁位,恰好处于没有被水池挡住的视觉范围内,形成了这个人形,这个位置,恰好合乎挨星风水的数据计算,与神宫形成的正好的相合位置处。 其实早在来鹿儿岛前,便听闻过这棵树,当时便推测它是否应该在 恰好的风水合玄窍的点上,这次前来,果然得到了验证。

云南之旅:大理游记

上文说到,贫道与几位学生一起前往了大理,一路风光美不胜收,烟霞中穿行,如临仙境,只是托华为手机的福,一路拍出来的远景照片没有一张是可以贴上来的。 大理古城挺漂亮的,除了商业化到不像一个古城以外,古城该有的元素都有了。 因为到时比较晚了,所以随便找了一家店居住,虽然是个小店,但是大厅令人令人意外的有趣,大概大理的大多数客栈都是这样,拥有自己的特色。 第二天大家直接去了洱海,根据网上攻略的说法双廊是最漂亮的,所以选择了去双廊。 双廊之所以出名,不仅是因为漂亮,还因为杨丽萍在这里开了家艺术酒店,这家酒店在洱海边上,最低标价是3500元一晚 ,不过随着洱海彻底整顿生态保护区,目前已经被查封了。 在洱海边上,随便找了一家的客栈住下,意外发现楼顶的天台很漂亮。 放下行李后,大家打算去吃些美食,客栈的前台介绍说有家叫古榕渔庄的酸汤鱼很好吃。 前面几步路不远,左转进了巷子,看到了一家在榕树边上卖炸土豆烤鱼之类的小食店,店铺似乎没有招牌,看起来没什么顾客,去买炸土豆时,店里的老板也没有主动招呼我们进去吃饭。 所以我们便一路并无视掉了,其实这家就是客栈老板推荐的那个吃酸汤鱼的地方,然而大家并没有认出来。 旁边过去不远,便是在大众点评上五星好评排名在前的店,叫转角食光,与周围相较,这家店装修显然要好许多。 在随便点了些吃的后,觉得价格虽不低,但味道确实不错。 由于天气较阴,来大理的天气预报一直说这几天会一直下雨,所以贫道其实只想吃完后回到客栈的天台上,看看洱海湖,懒懒地躺在椅子上,听听风,喝喝茶。 然而大概天公不想大家闲着,故意作美,天上云层分开了,阳光洒了下来,说好的下雨呢?于是贫道选择了骑车游湖。 一路上不断驻足拍照,目不睱接,如果不是曾经采炼过更美的山水之景的话,真是想将此也采炼进来。 骑车大概一阵子后,到了一个叫挖色镇的地方,听其它客栈老板说,其实双廊主要是接待外地游客的,而且吃与住宿价格都很高。 而挖色镇附近就要便宜得多,比如在双廊十几块的米粉,在他们那里只需要六七块。 当问及住宿一个月需要多少钱时,老板回答说看房型,大概三、四千块,具体真要住还可以谈,能够优惠。 这真是一个休闲度假的好地方,毕竟一线城市里,租一个月的房子远远比这个贵多了。 回去后天色已渐黑,由于没有在镇上逛过,所以也不知其它有什么吃的,于是还是打算去转角食光。 回去的路上意外发现,其实中午路过的店,就是原来客栈老板推荐的说酸汤鱼好吃的那家。 这家店其实挂有招牌,挂在大榕树上,不过挂得太高,所以非常不显眼,很容易忽视掉。 大家好奇地进店里看了看,本来都打算坐下了,老板娘拿出来一张纸来,上面写着几种鱼,并说没有菜单,加上这店一个顾客也没有,所以大家觉得有点不太靠谱。 于是不忘初心,还是选择去了转角食光,当吃完出来时,忽然发现这家的风水颇有意思。 门口摆放的物品金木水火土,五行俱全,但是贫道仔细盘算各物品摆放时,却发现气场转换尚有滞碍,又不似高手真正精心按法布置,一下却是不知是老板运气好,为了好看随意摆放堆积所致,还是专门找人指导过。 最值得称道是的,这家店门口堂前水直泄,是个挺糟的格局,一般按情况说,这样的店会挺惨淡的,然而它却是大众点评的五星店,生意还是不错的。 于是让大家用罗盘量了量数据,正门口的坐山是戌兼辛,左右来水寅与丁,然后从辰位直泄而去,然而楼梯却有所扭转,到了乾兼戌空亡接气。 根据挨星风水术,能推出这里通过空亡来使得来去水合,空亡设计得颇为巧妙,避开了堂前水直泄的受煞,并且由辛转戌两者转而相合。 当然空亡并不意味着是可以随便使用的,但这家店里四处布满了甲马图案作为艺术品,起到了同气相求的辅助作用。 顺便说明一下,在道教中,其实本来甲马是指的甲与马,也就是兵马,并不掺杂其它东西,但在道教以外的民俗中,将金纸与甲马混在了一起。 如云南当地的民俗是将这些神煞以及神明图案作为祭祀作品,统一也称为甲马,这大概是与清朝的习俗有关,因为在当时,便开始以画钟馗、魁星、送子观音、赵公元帅像等,也称之为甲马,认为如果烧了后,就能招来相应的神护佑。 还有一些甲马其实不是单纯的甲马,上面往往画有符咒,甚至有一些将道观中用符印翻印的符咒,也称之为甲马。 这些是称呼上的混乱。 晚上,大家坐在天台聊天,不亦乐乎。 到了第二天,大家决定还是试一下那家酸汤鱼到底如何,毕竟来都来了。 走进那家店,老板还是一往如际的不靠谱递上一纸,问吃什么,我们问菜单呢,老板娘直接带到柜子门前说自己看。 然后大家便问什么鱼的刺少,老板娘说弓鱼。 坐下来手机百度才发现,弓鱼是国家野生保护二级动物,洱海中已经禁止捕捞了。 问老板娘这个不是被禁捕了?鱼是哪里来的? 老板娘迷一般地回答,晚上捕的啊。 贫道立刻犹豫了,这个似乎不该吃啊 ,然而看到鱼已经送到厨房半天了,后悔是来不及了,只能随缘度化了。 本来还有些不安,后来才知道,这些都是套路,大理苍山脚下的平坡村就有弓鱼养殖基地,这些商家都是从那里买的。 不得不说,这家的东西还是挺好吃的,价格也还好,尤其乳扇的极其好吃,但是这里为什么没有人来? 同程的学生跑去店面门口测算了一下,发现本来门口大榕树本可以作为风水树的作用,但老板修建的遮雨篷给破坏了。 显然,这店应该以前生意挺好,后来修了雨篷才开始不行的,为了确认,贫道让他去下问老板情况。 原来,本来这家店开业以后,生意都挺好,人多到坐不下,地方不够,而外面还有很大一片空地,于是老板就修了个遮雨篷。 修好雨篷后,城管不乐意了,说这是违章的,要求要拆掉,老板不愿意,城管就自己拆,结果拆时,门口大榕树突然掉下一棵树枝,砸在了城管身上,城管被吓到了,便放弃不拆了,因为在当地,都认为这种大榕树是有灵的。 不过,从这以后,这家店也渐渐便没了生意,老板完全不明白怎么回事。 贫道听到后,去门口大榕树那里看了一下,一下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原来,这家饭店的厨房门口正好对着榕树,一旦开火难免烟熏到大榕树上,而修建了雨篷后,由于风水破坏没有了生意,大榕树也被避免了被烟熏,所以在遇到了城管来拆时,大榕树便正好掉下了树枝,雨篷既然拆不了,自然这家店铺生意也旺不起来。 如说解决办法,其实很简单,只要注意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便好。 这家店假如能够把油烟的问题解决一下,不再熏到大榕树,然后再拆掉雨篷,生意必然能够又能兴旺起来。 不过在榕树前,感知到应当还是维持现状,所以嘱咐大家不要多嘴,自行知道便好。 回到客栈后,在天台上坐着悠闲了一阵子,下午便乘机离开了。

云南之旅:腾冲之行

写这篇文章时颇为头疼,这一路上值得介绍的太多了,光是吃的便可以专门写一篇文章了,而关于修行采气,也能专门写一篇文章出来,再加上教授的风水术以及大家四处的风水考察,同样还能写出一篇文章出来。 如此多的内容,想要在短短篇幅中呈现,贫道实在没有那个文字功力,所以只能想到什么写什么了,实际的旅程要比文中写得更有意思得多。 腾冲之行意外收获颇多,最初因为天时大雨,导致无法从昆明前往腾冲,所以大家只好前往飞到保山,在保山下飞机后,本正打算包个车去腾冲,却听闻工作人员说,凡是昆明飞来,要从保山客运站去腾冲,坐大巴是免费的,因为近来一个月腾冲连续下雨,导致一个月连续取别航班,所以给出来了特别的优惠。 从保山机场到了客运站,又顺利前往了腾冲,虽不免一翻折腾,但是也很快乐地发现,因为腾冲机场不能降落,所以来腾冲旅行的人非常少,游客少了反而给了我们更多的便利。 在腾冲前几日都是住的衡益温泉别墅酒店,几个人住一栋,配有私人管家,别墅内外都有温泉,如果要泡温泉的话,只需要通知管家提前放水便好,不过住的这几日,也几乎没有什么时间泡便是了。 大多数人几乎都来自于江浙沪,有一位来自山西,正是夏天燥热的时候,腾冲凉爽的天气成为了一个很好地避暑的地方。 贫道不喜欢在照片上加上滤镜,因为会显得不太真实,所以全部以手机实拍为准,阴天小雨本是雾蒙蒙的,但是这并没有影响此行的进度。 由于飞机的耽误,所以讲采气的方法的时候,是到了腾冲火山后,大家围在一起进行的讲解。 腾冲火山唯一令人遗憾的是它是毕竟年代久远,已经长满了植被,然而比较有趣的是,奇形之地必有怪穴,在小空山的中心处还是看到了有趣的地方。 在这个火山的中心,有一块天然空出来的地方,按风水上的讲究,一般穴处总是与周围有所不同,这便是一个典型了,然而此处更为有趣的地方在于,在它对称的地方,也有一个天然的突起,如同阴阳太极鱼眼一样,颇有灵气。 下了山,又在大空山脚下看到一个巨大的太极图,它被绘制在一个由火山灰堆积的平台上,虽然是阴天,由于在小空山上已经尝试过采气,所以在踏上这个平台后,大家均感到阵阵的热气,天上的太阳也此时正巧钻出了云层,所以在火山灰上显得更加炽热了一些,于是大家便围绕着太极图坐成一圈,进行静坐感受。 晚饭的时候运气颇佳,正好在马帮大院,而这里正好又是古代马帮以前的宅地。 滇藏茶马古道。大约形成于公元六世纪后期,它南起云南茶叶主产区西双版纳易武、普洱市,中间经过今天的大理白族自治州和丽江市、香格里拉进入西藏,直达拉萨。有的还从西藏转口印度、尼泊尔,是古代中国与南亚地区一条重要的贸易通道。 马帮是曾经茶马古道的实际掌控者,这并不是一条容易走的路,其经历的自然环境都异常危险艰苦,风霜雨雪,大山大川,毒草毒水,野兽毒虫,瘟疫疾病,随时随地都能置马帮于死地。 所以基本上马帮都是提着脑袋做生意,对风水上的讲究非常重要,根据马帮的后人说,原来他们在院子中间总种上一棵树,每到年末就砍掉,然后新年再栽上新的。 栽树的位置,恰好在整个庭院的中间,从中间测量庭院的坐向,与内门恰好挨星正好相合,而内门与外门又是相合,这说明马帮大院的风水是不错的,只是现在这里已然不再住,庭院有几个水缸的位置摆得不合,大概是后来所设,后来网上看了下别人拍摄的马帮大院的庭院布置,发现确实多有不同。 在后院便是马帮饭店了,这个饭店的庭院内有水,上架有一座翡翠桥,这一部分没有什么问题,然而在门口的树已然长得非常大,破坏了搬个庭院的风水,经过测量最终确定只要将门口的树挪到桥边花园的边缘上,按度合之即可。 第二天比较印象深刻的便是去热海,说是热海其实主要是去看硫磺河,一路上便闻到了微微的硫磺味。 其中有一个小平台,大家站在硫磺河处,仔细体验感受硫磺河水中的气息,伴随微微硫磺味,还有阵阵热浪袭来,其中感受到水火之气也与它处不同。 它的火气既不暴虐,也不温暖,而是拥有一种沉沉力量在里面,似乎随时可以爆发。 在这个平台上只有一个位置是感受最强烈的,大家都进行了充分的感受之后,前面有一个小亭子,正好带来了茶具,所以大家便在这里点上了香,喝了些茶方才又上路。 之后便是去洗温泉了,没有太多可说的,到了晚上,大家去了一家很有特色的饭店,这饭店的菜大多是用茶叶来做的,别具一番风味,另外当地的红茶口感也确实不错。 第三日,去的是和顺古镇。应当说此行这个古镇才是最有收获的,这是一个非常美丽的镇子,有着一切传统大家期望看到的一切。 入了小镇,在吃中午饭时,顺便测了下吃饭的地方,大家测了下数据,结果发现这里外局合,但是内局大多不合,这定然是内部生乱的情况。后询问导游,回答说这个饭店是属于景区的,但是去年没有发奖金,集团也没有发任何通知,所以他们认为是管理层故意不发,导致很多基层员工非常不高兴,内部搞得一团乱。 这些只是小插曲,最为有意思的还是在和顺古镇,大家测量了两家宗祠,一家刘姓宗祠,一家李姓宗祠,可以说是此行来得最为有意义的地方,因为这两家宗祠修建占地比较大,修建得也比较漂亮,在国内其它地方保存得好的也并不多见。 刘姓宗祠建于建于清咸丰五年,次年两厢、前厅俱毁,光绪六年(1880)修复,民国九年(1920)扩建。 门口有半月池,建筑临溪伴水、布局错落有致、风格精致典雅,原本门前石标杆为清光绪壬年科亚元刘宗鉴所立,后毁于文革,直至05年又重立。 内部进去的牌匾比较有趣,一边是饮水思源,而另一边是昭孝通神,中间则书写着千秋万祀。 刘氏宗祠选址很有讲究,前面青龙远绕,而白虎近身护着,虎后案又见水星,构成金生水,主发武将及智将,但青龙过偏,难免力弱,不够整体协调。 此祠堂坐申兼坤,周天236度,门前石斗标杆乙偏卯与癸偏子,来水卯偏甲,去水壬偏亥,进入内门则是申坤空亡。 参与此行的人员大多几乎没有之前看风水的经验,多会意识不到这个祠堂的特点,因为很多流派认为祠堂坐空亡主败绝,然而按贫道教授的方法来进行判定,这个祠堂风水整体上是合理的,所以这个宗祠主要旺人丁的。 当然同样按法推算,此地也并非处处恰合,并不完美,也这导致了它在催才发秀力量有限。 腾冲刘氏是有来历的,在明朝初期,朝廷派军队到滕冲地区屯田戎边,许多内地刘氏将士随军来到该地,其中一部分人则定居下来,与当地主要民族傣族、景颇族女子联姻,成家立业,繁衍生息。 由于这些刘氏人与傣族、景颇族人通婚,其后代多随父姓为刘氏,融入傣族、景颇族,近年云南腾冲刘氏收集到有351个族谱,缅甸的刘姓,仅来自云南腾冲地区的就有48支之多,可见刘氏人丁兴旺。 另外一处便是李氏宗祠了,李氏宗祠在半山坡上,爬上颇为陡峭,左右分两个门上,一侧是“登龙”,一侧是“望凤”,整个气势非常大。 李氏宗祠内局也颇为大气,只是堂前楼梯元辰水直泄,在形上也称牵牛水,这是极为不好的,不过在内堂局有一定的处理。 在堂前修有一个半月形,并从中伸出一个兽形吐水,当降雨滴的时候,水会随着平台流入到下面的半月池中,而这个兽形吐水又是在山体内部的一股清水,如此人工制造了一个水聚于明堂的局面。 李氏的渊源同样颇久,祖上武将颇多,明洪武十四年镇守腾冲为军,为云南腾冲李氏开基者。 后于清朝顺治十六年,清军入关后攻克腾冲,李氏所承袭的职位被革除,变军为民。 其后,其子孙传二十四代,遍迁马站、明光、古永、滇滩、中和、龙陵、盈江、梁河、陇川、瑞丽、芒市、台湾、缅甸、泰国等国家和地区。 在康熙年间又有入军籍,现在的李氏宗祠修建较晚,于民国九年,即公历1920年择吉动土开工,直至民国十四年即公历1925年才全部完工。 其祠堂坐未兼坤,来水壬偏子,去水甲偏卯,这个数据自然也是合乎贫道教授的风水算法的,然而此地同样并非是处处皆合,发力有限,如李氏家族的名人艾思奇也并非此祠堂所荫,不过相对而言,因占形势峻秀之故,还是不错的。 之后还去了一家道观转了一下,阴气颇重,两侧楼梯刻上有不少辟邪的符,颇为奇怪,后进入发现其中下面供满的是佛教神像,而上面是道教神像,再看碑记介绍,这原来最早是用来祭祀过去战死的将士地方。 晚饭吃的是手抓饭,只能用手戴着手套抓着吃,挺有意思。 第四天是前往云峰山,坐了一段时间的车后,下车先到了一个坤道院,同时也是吃饭的地方,道长非常有亲和力,也很热情,邀请我们一起喝茶,聊了一聊,才发现原来云峰山上主要都是坤道。 这个道观除了给上山的游客提供一些斋食外,主要是就是给年长的坤道们修行的地方,因为云峰山颇为难爬,一些年龄太大的道长们爬起来过于辛苦,于是便会到山脚的道院中修行。 在这个道观中正好有场地,所以在吃了些素食,安排大家打了一会坐,便坐索道前往云峰山上了。 在临走的时候,道长还专门送了一包亲手在山上采的石斛给在下,由心地表示感激。 云峰山上的道观是王母宫,里面老道长是个坤道,非常慈祥,而且很热情地邀请我们喝茶,由于对云南道教并不熟悉,所以并不认识这位道长,但显然可以看出这一位在当地德高望重的道长。 大家简单聊了几句打算上山,当老道长听说我们想到去山丁时,于是专门派了一个小伙子带着我们上去,让我们非常感动。 由于许久没有爬过山,贫道穿的是双布鞋,爬起来颇为艰难,还有些打滑,不过终究还好,最后快爬到快到山顶时,遇到了阵小雨,等登到山顶后,发现这次下雨让所有的山峰都漫起来了雾气,尤其看向远处,如同仙境一般。 山上首先遇到的是灵官殿,测了一下,坐丁向癸,两侧内碑左辛右乙,外碑右一丑偏艮,右二艮,左方则是亥位一个丑位一个,丑位本有一座秀峰,被茂密生长的树枝所遮挡,这里显然可以看出有人布置过的痕迹,但这个布置是有些问题的。 顶部是三清殿,三清殿俱是空亡,坐申庚,殿外大门左丑右乙,偏殿左癸右辰,处处皆合挨星理气之法,可以说云峰山三清殿的风水布局极佳。 听闻天气好时这里初一十五香客颇多,远自缅甸等处的香客也纷纷前来上香许原。 这种上接天气,处处以虚合实的地方,供奉的神像必然非常灵验,即便是不求什么,来此处走上一遭,对人的运气也是非常有益的 … 阅读全文 云南之旅:腾冲之行

峦头理气论

世间常论峦头第一,理气第二,贫道却以为不然,因峦头虽好,理气不合亦废,峦头虽差,理气有合,亦必有吉应。 然说非以峦头为末,因得理而成形者,可论及形势,形有三百六十,势有七十二,理者为体,形者为用,势者为变,此方是峦头真义也。 形势之上,还有神法,若廖公喝形之术,以心合道,潜默山川,一地之优劣,全凭廖公一喝之点化,可兴之,可衰之,此方为地仙之术。 实究其理,地有其形,必有其灵,其形若全,则其灵必成,生气俱散,即用虽发而亦不长久,更有争地遭祸之患。 故用地必不用全形,方可夺天地之造化,然形不全,其灵必昧,故不过一点灵光相赋,至于道中,更有招神开灵,通达万精之术此不俱言。 世人虽奇,仍在道理之中,谅神功之罕测,实灵造之自然。 故谓风水之道,同于修道,修道之法,亦同风水,世间既有三元不败之地,生生不息之所,则世间亦定有下有不昧之灵,中有亘古之神,上有得道之仙。 修行之道,验于风水,理岂有不同哉?  

论杨公十二步

所谓官步者,四尺五寸为一步。从立门到屋檐皆用此算。步喜单数不喜双。有歌云:一步青龙多吉庆,二步朱雀起官灾,三步端正招吉事,四步灾祸动瘟疫,五步贪狼金贵吉,六步灾祸动相当,七步金堂多福禄,八步瘟痨是伤残,九步兴旺主富贵,十步冷落损财丁,十一步大旺田蚕发,十二步又是两重丧,此为开门放水之用,左右前后大门天井大门之步。天井以阳基墙面而算,大门从滴水檐处起,其步亦不可尽,尽则成双,又成凶矣。 概以平民之家,一三之步为吉,稍贵之所五七为乐,富贵之家以九为上,十一步者,则大兴农则宜也。 若天坛之圜丘坛例,上层直径为九丈,中层直径为十五丈,下 层直径为二十一丈,合计四十五丈,此即百步,满则算十一,故此数又合兴农之意,乃国之以农为本之意也。 然今世,农虽为大,工亦甚要,商重为主,此中细则,还须多思。

翻卦掌之变通

谓常之翻卦之掌。 离巽坤兑 乾艮坎震 弦起弦止,中起中止,上起下落,下起上落。 依山上起,对宫起贪:12345678 依向上起,辅星水法:86751234 依卦上起,对宫起贪:12345678 或 15643278 凡对宫者,若然不依还为本宫,则倒序起辅而可得之。 若依山上起,不依对宫起贪,则以本宫起辅,序为87654321。 又按尺星天父卦起例诀言之,乾起辅弼,坤起禄存,艮起武曲,巽起廉贞,兑起贪狼,震起巨门,坎起武曲,离起破军。此实以乾为辅,排之87654321,又排之地母,同从乾起,25496738,其实皆依此。  

浦江县白马桥内郑义门地

古圣人云:真龙藏幸穴难寻,惟有朝山识幸心。 余于赖太素在浦江白马桥内扦郑氏地见之,丑山未向兼癸丁三分。 后龙火星作祖,一方之望,行二三里,入手得高金垂乳,左回右抱,直龙直受,固为正穴。殊后金顶左肩拖下一枝,为外青龙者,其腋脘内藏一小乳,青龙弯抱收水,固不待言。而白虎为正穴之内,青龙者情势向内,而在此穴殊亦环顾。穴后脑星丰满,紧盖穴场,唯后来龙主侧,而不顾两时。 赖公舍正干扦旁枝者何也?诚以朝山太阳圆金、正干正穴主朝无辞。而人走入左初下视之,尤加亲切逼近,而正无一毫游移处。所谓惟有朝山识幸心是也! 至若运用理气之妙,在正穴视案,形势低宽而远,位居正丁,止发丁财。入左胁视案,更亲更近,高起逼照,气旺力厚,且居丁未之界,六未四丁。赖公用丁扶未,则食神亲而旺,旺神圆而从,自然发贵且速。若夫点穴之妙,着穴场星辰,左厚右薄,予初视之,以为右八尺穴为更正,而赖公紧挨厚边定穴,殊为不解。及细玩之,毕竟厚之气旺而暖也,此又穴气更紧于用砂也。后龙分落处,歪入壬方,发后必绝,亦不暇顾矣! 三符注:此谓赖用丑兼癸山,未兼丁向,而弃癸丁之正向,盖用丑兼癸,案山则居于丁未,以壬龙而合爻而吉也。

二十四山起星

酉亥壬贪狼在山寻,艮甲乙巨门从此见 巳午未禄字从此会,乾癸丑武曲从此走 巽丙申文曲并廉贞,庚戌辛破军在内存 子卯寅辅星从此寻,辰丁坤弼星在此分 辛亥壬一坎水逢生,丑寅卯二坤水内绕 巽丙申三震在水中,庚戌子四巽水之源 乙巳午六乾水之归,酉乾癸七兑水逢贵 艮申辰八艮水逢生,丁未申九离水内存 此乃二十四山起星之纲。

再论连城派风水之诀

荆楚派玄空之派,即赵连城之连城诀,其法分天地之卦,即王邀达《地理辩证揭隐》之说。 其法以通根诀为主,顺逆至本宫之对宫,若壬山即取辰四数加于4,逆数即顺行,数得3数在离,故壬之天卦为3数。 又有算数,若以一入中,则二居乾,五居离,八居震,八取地而得甲,五取天在离得午,二取人在乾而得亥,故甲午亥皆为一数,此天卦也。 顺逆之求,可以入中而捷算,此为洛书顺逆飞之妙理也。 盖因其数周游不离18349276,壬子癸所通之辰巽巳,皆在四数,其它仿此,不过皆顺数四宫,逆数则六,在四六之变。 然山水之变,阳顺阴逆亦不离于四六,故取于二五八数,即得天卦数,若依地卦,一入中逆飞可矣。 故玄空顺逆之所飞,不离河图顺逆之挨数矣。

观《地理人子须知》所涉之水法

如主山不定之说,盖有以向首论消水者,以坐下论纳水者,以来龙论合水者,以落头论放水者,此主山之不定也。 有以支干分大、中、小神,而谓小神宜流入中神,中神宜流入大神,而大神不宜流入中小神之支干方者 三符注:谓小神入中神,中神入大神,中神入小神,小神入大神可者,惟不可以大神入中小之神者。此为司马头佗之法,以乙辛丁癸、辰戌丑未为小神位,甲庚丙壬、子午卯酉中神位,乾坤艮巽、寅申巳亥大神位。 有以大神、小神但要合禄马贵人,而先用支神,次及干维者; 三符注:此以司马头佗水法之上,再加禄马贵人之说,更又以先用支后用干者,以取其终以干结而不受流年之刑冲克害也。 有三折内不用支神,而三折外不拘者;有专用干维,而全不用支神者。 三符注:仍是依前法,放水三折则支神俱不用之,以免刑害克冲,或无论三折内外,俱只有干。此即地理之云,放水只用天干之说,惟其又必符于小中大神之说。 有取贪、巨、武三吉,而不论支干神者。 三符注:若管局九星或辅星之法,专取贪巨武为吉者。 此支干取舍之不同也。有以克出为吉,克入为凶者;有以克入为吉,克出为凶者;有以生入为吉,生出为凶者。此生克出入之不同也。 三符注:此谓如小玄空之法,依小玄空五行为主,论其生入克出之说。 有以净阳净阴论水者,有以真阴真阳论水者,有以叶七阴阳论水者。此阴阳所属之不同也。 三符注:净阳净阴,真阴真阳者盖属常见,言叶七为杨公之徒,故其论。 有以正五行论水者,有以洪范五行论水者,有以玄空五行论水者,有以八卦五行论水者。此五行取用之不同也。 三符注:此中五行,与前例相合,五行者,正五行有之,洪范五行有之,玄空五行有之,八卦五行有之。然五行之取用不同,则生旺墓处亦不同。 有以宿度论水者,其度数之所属五行,或金或木,《天机素书》与《丛珠瀛海》及依梁关属各不一,此宿度吉凶之不同也。 三符注:宿度论者,天星改移,此最难定,诸家不同各为自秘,然实与上述同等。 有以来要生旺,去要休囚论水者,其生旺之说,或以三合起长生,或以坐山起长生,或以正五行起,或以玄空五行起。此生旺休囚之不同也。 三符注:依同前论。 有以倒左倒右,宜流来宜流去论水者,而倒左倒右于理无根。论之先迹,多不相合。此左右来去之难信也。 三符注:此倒左倒右之说,论之易惑,盖论之一反,吉凶则反,则例无所评之据也。 有以九星贪、巨、禄、文、廉、武、破、辅、弼论数,谓之三匝贪狼,弦起弦杀,中起中杀,而以贪、巨、武为三吉者。 三符注:以坤壬乙诀起贪狼,依二十四山而围三匝,故谓三匝贪狼。 有六神水法,以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勾陈、螣蛇论水者,取青龙配木,白虎配金之类。 三符注:或指于天将诀,若于梅花诀,取太玄之数配以乾坤艮巽为九八七六,即算之坤壬乙为火局,余皆以此局相算,排十二天将即十二长生换为九星。 有以太阴、太阳、金、水、天财、紫炁、天罡、燥火、扫荡、孤曜九星论水,而分四凶五吉者,此五星九星之不同也。 三符注:此为雷霆课局之论也。 有以步数论白星为吉而合水法者,或云一步管三年,或云一年关三步,此步数白星之不同也。 三符注:即用尺白之法,论之以步数,若取宅之纵高也。 有以禄马贵人论水者,其起禄马贵人之法,或以本山起,或以向首起,或以亡命起,此禄马贵人之不同也。 三符注:即以坐山、向首、亡命起禄马贵人,山向易惑,亡命难证。 有以子午正针论水者,有以壬子丙午缝针论水者,有以子癸午丁铜盘针论水者,此土圭罗经之不同也。 三符注:即天地人盘之别 复有紫微、单于、梅花,与夫青囊、斗杓、魁星、四门朝宗、天父地母等法,种种多门。 三符注:紫微是一诀,单于又一诀,梅花更一诀,依天地父母卦之论,即辅星之法也, 各持一见,信此则失彼,从甲则违乙,茫无定据,岂理也哉!噫!是皆臆度阴阳,络笼祸福,而无真传灼见者也。 三符按:常谓《五星歌》有云:已上水法彻玄微,九星卦例尽者非,纯阴纯阳真惑世,紫微八卦訪其伪,单于梅花非正论,天星宗庙胡可知。又云:九星水法无凭据。 然此非也,必是后人所托之谤文,盖因梅花诀自认为乃杨公之法,必后出,更有九星水法,亦自承得杨公之法,同是后出,岂可得杨公之评? 此类明清攻诘之文托名先贤,惑于世人久矣,风水诸家,皆有可取之处 ,亦有不足之处,惟务广闻博见,辨其理致,验其实例,总结其说,汇之为宗,方是正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