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锡伦一脉的风水特点(下)

近年来,随着自媒体的兴起,关于风水一学,开始出现了网络风水一派,开如愚昧化倾向,其法多是拿些已知的发达城市夸夸其谈,青龙白虎朱雀玄武一顿胡乱牵强,并配合些故事,或云阴谋斩龙脉,或云风水之大战,以夺人之眼球。

此类先射箭再后安靶子,其实并无法可依,如依其实践起来,皆百无一验,若是仅当作饭后闲谈娱乐尚可。

实际却并非如此,有人依此一边胡编乱造,一边收费开课教授,或收以重金给人看风水,不但误人子弟不说,亦不能为人造福,更有甚者,更夹杂臆说,将风水拖入迷信泥潭。

风水之道,岂是此类黄口小儿所能知,若是真是有心了解何为风水者,不若研读一下真正的古代著名风水师的论述,从中揣摩。

天下各州府縣城池。其規劃布置創建修補必有人爲之,经营尽善,然后可以发之山川之靈秀,振庠序之英聲。致都邑之繁華,增戶口之富庶。其識甚精其學甚博。而非後世膚淺末學之士所能窺其奥者也,嘗致陽宅秘旨云。陽宅內六事。如門戶井灶房牀之類,則以坐山論。外六事。如橋梁寺塔亭樓之類。則以龍局論。茲我高州城池。其山水龍局與廣州府城同,故其創建營造皆依倣廣州而非漫爲營建者也。

阳宅内外六事,内外事主要是门户井灶房之类,这些要用坐山来论,而对于户外的,则需要以龙局来论,这里明确指出了内外六事的不同理气方法关键。

廣州之龍。自白雲山艮方而來。由觀音山左艮方入首。其順德之水皆會於坤方。爲艮龍坤局,其規划盡善,故能發龙之秀。而甲第词林出矣。

这是说广州的来龙情况,值得说明的是,广东各县,都建有一座乃至十来座的“风水塔”,这些塔各有不同的作用,除充当正常的景观职能外,一个重要的作用就是固“地脉”。

广州城东南郊珠江边的赤岗、琶洲二塔和珠江出海口处番禺莲花山上的莲花塔,先后建立于明万历二十五年至四十七年之间。象征一艘帆船的三帆,预示着风调雨顺,万事如意。前两塔为所谓“越之东门”,莲花塔则起“束海口”的作用,兼具导航之功。

其东西山坡有一块天然狮形岩石,所以又称”狮子塔”,水路进入广州见到的第一座塔,又有“省会华表”之称,此塔建于明代万历年间,当时南海监生庞端业等人冒认税山,招商开采,伤了“地脉”,所以番禺当地举人李惟凤等告官封禁,在山上建此塔以镇。

广州最著名的旺文运的,是荔枝湾文塔,约400年历史,其建造未有记载,里面供奉的是文曲星,但据说清代的时候,先后曾有三位考生到此拜祭后上京赶考中魁,成为了状元,所以名气大盛。

荔枝湾的文塔坐南朝北,为六角两层楼阁式砖塔,攒尖顶,高约13.6米,宝顶为高达2米的陶塑葫芦,似文笔插入云霄,首层门头和二层楼窗顶分别嵌有”南轴”和”云津阁”楷书大字的石刻。

另外就是广东开平马山文塔,为1751年到任的知县叶重秀所建,1843年到任的县令张帮泰再次加建。自建塔以后开平十来年内出了十余位举人,加建期间又有人中进士。于是张帮泰将文塔改名开元塔,并定下了规矩:不出状元塔底不开门,不过直到科举制度结束,开平仍无状元,所以进塔只能通过四楼塔门。至于为什么没有出状元这是后话,这里暂且 不表。

广东还有一些塔是用于镇邪的,不过与其说是镇邪,其实功能上更多是为了镇水。如潮州韩江上的凤凰塔,与凤凰遥遥相望,由明万历十三年(1585)知府郭子章倡建。塔高46.8米,基围46米,七层八面,石砖结构。塔内有旋梯可登上塔顶。塔门“凤凰塔”三字及对联“玉柱擎天凤起丹山标七级,金轮着地龙蟠赤海镇三阳”均为郭子章手笔。

现今广州城与作者写文时,有了巨大的改变,不过根据此段描述,很容易勾勒出当时广州城的情况.

广州城自艮龙而来,而坤方有水口之星,但龙水相距颇远,故而又修两塔,一用延续龙气,一用迎接水气,彼此相望。

夫高城之龙。從上官湾艮方而來。從北門艮方入首。兩橋之水。歷於坤方。亦爲艮龙坤局。故建大塔於两門外坤方。建福菴於南桥岭上,坤方建上帝樓於北門城外艮方,一以迎龙,一以收水。旧者文明門不開於正北,而開於东北艮方,艮以坤爲貪狼。使此塔爲貪狼吉曜也。開小两門於乾方。乾於坤爲武曲。開大西門於兌方兌於坤爲巨門也。南門不開,于正南而開於西南坤方。復向西南。使此塔爲左輔之吉曜也。城門有五,而西南以塔爲吉曜。三吉全矣。此其龍局建塔開門,一與廣州相同,此以龍局論。而非以坐向论也。

所以,城市最重要分析根据,是以龙局水城为主,不离坎离媾精之道,弥纶六气之法。

又考陽宅秘旨云。坎方寺塔在生方。主發科秀。此雖坐山綸。然論紫白飛星之生旺退煞。而非论坐宫之贪巨武也。王淳浦先生云。塔在坤申方。主兄弟同科發秀。皆自紫白飛星论也。

今有杨孝廉者是,謂此塔在於破軍方。故科名不振。議欲毁之。盖以坎宅坐山論。而未達前人紫白飛星论法。而徒执坐宫之貪巨武也。夫坎以坤爲破军。雖三尺童子。亦知之矣。岂以名人如張邦伊公。而竞不知。又謂建塔之後。科甲仕宦。不及前人,此不考时代長短之言。如追蠡之见也。

这里批评了杨孝廉对塔位的错误分析,并说了具体的理由。

考前明一代。歷數凡二百七十有七尔。而此塔經營。始於萬歷初年。落成於填歷九年。後之歷數。仅得六十三年 年。不及前之歷數四分之一。而欲以後之六十年之科名。與前之二百餘年之科名,較其多寡。岂非追蠡之见,而不知其年數之提短战。然而塔成之後。六十年間。亦科名不绝。
化州有姚公岳祥,中萬暦丁丑進上。點翰林。官至御史。
石城有萵魁公。中天啓乙丑進士。官至中书。龍公大維 中崇正辛未進士。官至太僕少卿。吳川冇吳公晶泰中崇正戊辰進士。官至淮南運使。
电白有黎公曰昇中康熙庚戌進士。官至郞中。
石城有黎公正。中雍正甲辰进士。官至员外郞。
茂名有梁公聯德。中雍正丁未進士。宮至知縣
黃公如拭中乾隆戊辰進士,官至監丞。
李公雎係中乾降辛未進士,未用。
信宜李公宜相。中乾降甲戌進士。官至知縣。
吳川林公闌階。中乾隆丁丑進士。官至知縣。
陳公宗聖。中乾降辛丑進士。官至教授。

何有於明哉。此其理甚浅,载之易经虽童蒙之士亦知之。何诸公竟不知耶。

戴公认为,当时所处的情况,发文人不如明朝那么多,是因为比较的两者时长并不一样,如果用六十年的时间跨度与两百年数量相比,得出的结论自然也是错误的,并且进一步例举了目前已经中举的情况,表明的目前文庙实际上也是起到作用的。

況以九星論今下元七赤運,逆點此水。爲三碧死水。不特不可以發科名。且可以促科名之寿。故交嘉庆甲子以後。進十陳宗聖。死於丁卯。信君德如,梁君国成。皆尔不及三旬而卒。吳川林君鳴玉。林君懋如,皆不及四旬而卒。吳川李君元淋,石城文君在中。皆不及五旬而卒,若不急塡此池。固無望其出進士。恐鄕举諸公。皆不永年耳。

七运三碧在离(三符风云涌注:此中大有玄机,若是以七入中顺飞,离方当为四数,惟七运入中逆飞,离方为三数,此不合世俗常见三元九星飞法,亦不合如玄空六法之论),即禄存在学宫前照,虽发了文人,但是所发的人的寿命也不长。

所以戴锡伦建议,需要急将文庙前的池塘填上,不然不但没有机会出进士,更会导致现在这些已经参加过乡举的人,寿命不长。

文廟自有式樣。非徒起一二座。剦一半門。建一灵星门,遂謂之文廟也。廣府及南番文庙常深入觀視其規划佈置,盡皆合法。無怪其科甲鼎盛也。元髓經云。木入坎宮。凤池身贵,此二語乃修文庙秘要。木爲貪烺。木入坎宮。以震巽二方皆要高聳也。

廣府文朝。南番文廟。其殿宇周密灵星門皆密的,故聚氣。一吉也。有頭門二門大成殿牌經閣共四座,中間於方廊外巽方開小門,旁开震門而已。穿宮之尊經閣。爲贪狼木星。所谓木入坎宮,二吉也。广府文庙,巽方有高大御碑亭。南番文廟巽方有尖秀文笔,三吉也。

震巽二方一带建老師衙。置明倫堂高及大成殿槐楝,四吉也。皆谓木入坎宮,凤池身贵也。其大成殿四簷,以及頭二門。皆有鸟革翚飞,軒軒而起。五吉也。

灵星门,也叫棂星门,元朝的刘壎谈过《隐居通议·学宫灵星门制》:“州县学宫旧制,外门曰灵星 。”

通常建在泮池和影壁、泮池和圣门或者是泮池和戟门中间,灵星实际上指的就是角宿的天田星,又名天镇星。

根据《史记·孝武本纪》中记载:“上乃下诏曰:‘天旱,意乾封乎?其令天下尊祠灵星焉。’”,由此而大兴。

并根据《后汉书·祭祀志下》所说:“汉兴八年,有言周兴而邑立后稷之祀,於是高帝令天下立灵星祠 。言祠后稷而谓之灵星者,以后稷又配食星也。”

后稷是大禹的三公之一,也被视作是农业之神,在《史记·周本纪》中记载了后稷的传奇经历:周后稷,名弃。其母有邰氏女,曰姜原。姜原为帝喾元妃。姜原出野,见巨人迹,心忻然说,欲践之,践之而身动如孕者。居期而生子,以为不祥,弃之隘巷,马牛过者皆辟不践;徙置之林中,适会山林多人,迁之;而弃渠中冰上,飞鸟以其翼覆荐之。姜原以为神,遂收养长之。初欲弃之,因名曰弃。自商以来祀之。”

后稷有三大奇迹经历,一是弃于隘巷,马牛会纷纷绕开而不践踏他,而弃于山林里,结果山林里人太多,扔不了,最后扔到结了冰的水渠里,结果竟有飞鸟用飞到他身上来保护他,所以姜原觉得很神奇,便将他抚养,因为曾经扔弃过三次,所以取名为弃。

后稷擅长种植技术,在长大后负责四处教人种植,这让农业得到了极大的发展,在传说中,种植大米与粟的技术就是他发明的。

因为如此大的功绩,后世就祭祀后稷,认为是农业之神,所以与天田星有关,故而,古人认为“天镇星主得士之庆,其精下为灵星之神”,

那么农业之神为什么会与学宫的文运发生关系?又怎么会成为孔庙学宫的核心?

这就跟稷下学宫有关了,这个名词现在应该大部分人都知道,不过大部分人恐怕 是从王者荣耀知道的^_^

稷下学宫是齐国田午所创办战国时期高等学府,容纳了当时“诸子百家”中的几乎各个学派,其中主要的包括的有道、儒、法、名、兵、农、阴阳、轻重诸家。

里面的著名的学者如孟子(孟轲)、淳于髡、邹子(邹衍)、田骈、慎子(慎到)、申子(申不害)、接子、季真、涓子(环渊)、彭蒙、尹文子(尹文)、田巴、儿说、鲁连子(鲁仲连)、驺子(驺奭)、荀子(荀况)等。

虽然稷下学宫是道家一脉的荀子所主持,但是他没有流派偏见,凡到稷下学宫的文人学者,无论其学术派别、思想观点、政治倾向,以及国别、年龄、资历等如何,都可以自由发表自己的学术见解,从而使稷下学宫成为当时各学派荟萃的中心,可以说是千古文运汇聚之地。

稷下学宫为什么有如此强大的包容性,因为齐国被田氏所替代后,田氏尊奉黄老之学,第三代国君齐桓公田午,而田氏家族尊奉黄老之学,黄老之学本就包容并济。

其时诸子百家,凡是有能人者,都认为自己的思想源于黄老,齐国自然也在其中得到了巨大的好,因为奉行黄老之道,已成为战国七雄最强大的国家。

只是到了战国晚期,齐愍王穷兵黩武,失去黄老之旨,所以稷下学宫人才纷纷离去,从此齐国开始衰落。

到了后世,汉代时,丞相曹参又兴黄老之术,然后打造了强大的汉朝,于是有了文景之治,而文景之治可以说中国历史上最精彩的治国手段之一。

因为要描述文景之治的话,通常研究感兴趣的是,它究竟是怎么“治”的,采用了哪些精妙的政策,制造了哪些规矩用于约束百姓,但实际上文景之治核心却是让人意外之极,比如减轻税务,比如取消酷刑等等,几乎是以放任自然为核心。

所以司马谈对道家一个非常精彩的总结:““道家无为,又曰无不为。其实易行,其辞难知。其术以虚无为本,以因循为用。无成势,无常形,故能究万物之情。不为物先,不为物后,故能为万物主。”

当然文景之治后期的衰落,还是因为拼命加强赋税,豪强横抢土地,以至于最终崩溃,违背了道家之旨。

所以这个事其实很简单,稷下学宫与灵星相结合起来,就形成了后世祭祀灵星作为文运认识的根源,其中与道家有很深的关系,并且几乎天下学宫,出人才的汇聚之地,无一不是遵照风水理论修建。

毕竟道与儒其实就是中华古老文明所发展出来的两面。

吾都文廟。殿宇疎落。遒星門又疎,內氣不聚,一弊也。且二座。無頭門。二弊也。穿宮不合貪琅。無木入坎宮,三弊也。巽方無文筆,四弊也。明倫堂不接大成殿,而建于東北艮方。震方又空缺無屋,皆無木入坎宮,五弊也。

这里是论述高州文庙的问题所在。

風水之說。三代以上。未知闻也。至漢。黄石公將天干以戊己镇中央,中空十五。虚以應四方,用八干四维,配十二支。而爲二十四節氣,自有精义,而風水之說遂昭尥。然如四經洪範。宗庙八宅。納甲翻卦。禽星。遊魂归魂。淨阴淨陽。大小元空。伪造三卦。僞造挨星。兼禄兼刃大长生。三匝貪狼。司馬頭陀。進神退神。大神小神。紅鸾御五線及黄泉八殺,雙山三合之類,又莫不般般捏造,为说纷纭不胜枚举。世之學地理名,乃各執其所學,分門別戶。互相龌龊,此忤逆地理之所由來也。

虽然前面的分析使用了游年分析,但是实际上戴公本人核心并不赞同这一套东西,(三符风云涌注) 从辨证大五行图诀以及戴公一脉传承下来的内容来说,其实并不一致。

所以这里也提及并加以了批评,并认为这些流派众多,已经失去了原本的地理之旨。那么正确的应该是什么?

总之不外大易先天后天,挨星精义,九星氣运,八卦陰陽。卦神变化。而河洛之理備焉。吉凶悔吝。因何形應。生旺剋洩。視何五行。而九星元運之用,行乎其中。我高城龙局之善自不待言。

离开了易卦的先后天,挨星的精义,九星的气运,八卦的阴阳,卦神的变化,便偏离了其根本。

所爲疑者四面星峰或指为吉峰方,或指爲凶位。曾無定論。卽如西峰之塔竖树坤方。諸公有议欲毁之。有議勿毁之。然則毁之己乎。

若以大易八卦之理,楊公氣运之義論之,夫高城府學位在坎卦。坎以坤爲生氣之方,以其以土金金生水故也。

且四方五行坤申爲長生之位,生方高耸則寿元百算。生齿日繁跻于仁寿之域。以吾所闻,卽以八卦之理。氣运之義通相合而不相左。

则建塔此方。未有不合。而亦無盼於文风。更以形局观之。此塔亦爲水口要地,有此塔,则此方不至於低陷,又有筆架並峙。形象華表,何忌?

由于高州学府在坎卦,而西峰之塔在坤方,本互为生气,并且坤申为水的长生之位,同时,因为水口在坤方,这个塔可以作为水口星,还能让其处不低陷,能够而学府带来好处,所戴公认为,坤申方的塔是不需要去掉的。

總以破軍開元星法推究,不免於洩氣。不能大旺财財源。高城属內。大富之家甚少。然亦不盡此塔之咎也,蓋亦不得水故也。

如果使用破军开元星法来进行推导的话,这个位置确实是会导致泄气,不利于财源,这也是高州城里大富之家很少的原因,但是高州大富之家少,也并不是只是这个塔的问题,而是因为高州城不得水的原因。

至云論翰苑不及于前时,仁宦不显于今日,或有以得运未得运为话头,不知我巳由周而来,及秦至汉,沿属越籍迨马援开羌至唐,始立高凉,此时筑土为城,衣冠仍其固陋,文风犹未能开,交宋元继明洪武三十年本巳域池,改砚砖石,斯文明大启,至国朝庶士,深沐圣化,木或樸作人,而文学彬彬,道同风一,人文蔚起,未可云远逊于元明,然较诸唐朝以前,则学士文明,大相径庭矣。以大气运考之,自宋至今,我高城实得天地之正气,大气动也,至于文人之兴,李公断之,予不复赘。
又云巽建文笔,可以显科甲,显仕路,非不可知,巽为文笔之司,府学坐癸,巽门催官在癸,而高城近龙,系于午丁,最喜巳方卓越,或乙辰峥嵘,则为贵应耳,若云艮龙,此亦龙之行度云尔,我高城岂独艮龙哉,至于乾方造塔,不过执赖布衣催官篇,欲其高耸之说耳,此又何补于文风。
地理之道,尝究心十余年,未得其妙,倘得高人一语,足知其不为谬耳。

——————-大清嘉庆二十四年己卯现任高州府正堂戴锡伦。

戴公在此处虽然自谦,但也是可以看到实绩的,自从1819年戴公将高州学宫的风水改造之后,于道光三年(1823年),高州了出了一位状元林召棠。

更有趣的是林召棠的经历,他曾经于嘉庆二十四年(1819年)、道光元年(1821年),先后两次参加会试均落第,而在道光三年(1823年)第三次参加会试,才被取中二十八名,后在殿试中了状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