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地球海洋运动看生气

地球在自转的同时,围绕着太阳进行公转,海洋与陆地受热,空气产生了摩荡,然后产生了风,海洋在受到自转力影响的同时,受到太阳及月亮星体的影响,产生了潮汐,加上受到风吹的影响,加上海洋密度的不同,形成了海洋运动。

然而一切的运动总要抓住一个根源,所谓”朱雀发源生旺气”, 显而易见的,整个地球最炎热的是赤道地区,那么自然要从这里开始入手。

我们所立足的地球,从赤道为基础,产生了赤道洋流,从东往西进行运动,而在赤道的两侧,受到季节的影响,却又形成了逆向的流动,构成了从西往东的赤道逆流(术语称呼为逆流)。

但是由于赤道两侧有信风的影响,在赤道两侧的表面上的洋流,却是与潜流是相反的,上面的海洋构成了上层是从东往西流,下层是从西往东流的现象,所以如果只看赤道的表面的洋流的它,运动成为了这样。

从西往东的赤道逆流,如果按照中国传统的定义来看,因为赤道逆流是不受风的影响,它是统一的,可以视作阳爻,而相反方向的可以视作阴爻,很显然可以得得到一个坎卦,同样的,海洋赤道下方的潜流的运动,那么由于赤道两侧逆流都是同向,所以显然可以得到一个乾卦。

其实这是基本规律之一,比如说广东江门新会县有一孔庙,即古代学宫,其坐癸向丁兼子午,巽巳有高塔为文昌,东面乙卯方修有一个小文阁作为荐元,右肩亥乾方位造有一尊经阁,东方卯位为先天离卦,与向上相呼应,先天之乾位在南方,与后天乾位相响应,于是后天之乾与先天之乾位通气,而先天之乾位与后天之离又通气,后天之离在先天之离位再呼应,而本身乾位为六,坐山坎为一,构成一六共宗,巽方之塔,又构成四六合十,从而构成了乾入坎,所以新会县才会大发人才。这是有数据佐证的,自唐宋以来,新会共出文武进士236人、文武举人1453人,即便是现代,新中国成立以来,两院的院士中,新会籍的也有15人之多。

所以天地之间的规律总是相应的,当然有人不会明白这个逻辑在哪里,不过贫道并不关心,所以现在来看一下世界洋流图。

由于上图采用的上南下北,左西右东,并不符合我们一般的术数习惯,所以可以将其进行颠倒一下。

按上南下北来说,太平洋横跨赤道,在太平洋以北,洋流做逆时针运动,而在太平滚以南,洋流则构成顺时针。

所以以北半球来说,北赤道的受信风影响的这个暖流,由东往西形成顺时针洋流圈,而这个洋流圈在中国的东南方,而东南方对应于巽卦,应于辰巳之位,也是天门地户之所在。

贫道一直强调,中国古代文化其实都是一体的,虽然在学术上有分家分派,但是本质的目 都是往着求道的方向进行的,这其中一个反映,便是风水与丹道的相通之处。

《玉清金笥青华秘文金宝内炼丹诀》中有云:

庆云开尽现鸿蒙,仿佛空中见祖宗。风定七星还在水,依稀残韵上飘空。

这是丹道中的诗句,但如果能明悟,风水的核心其实也掌握个七七八八了,当然掌握了核心,实际上也才真正刚刚迈入了堪舆之道的门槛。

这好比人人都懂牛顿力学定律,在宏观世界下可以近似视作确凿的规则,然而有人能利用它创造高楼大厦,有人却只能纸上涂鸦,还有的人,从来就不知道它究竟应该怎么使用。

所以,只是刚学到了那些久经验证的基础的定理公式,而不会应用,也是无用的。

地球上的任何一个洋流圈都很重要,它相当于天然的运输热量的空调系统,在北纬20度以内的低纬度洋流圈中,它通过海水的运动能够将大量的热量进行运输,占全球的74%,而从北纬30度到35度之间,从赤道运向北方的热量也能达到全球的34%。

对于中国来说,如果太平洋的洋流圈出现问题,就会导致中国的气候发生巨大的变化,其中一个典型就是厄尔尼诺现象。

每当东南部的夏季风减弱,就会使得夏季的降雨带偏南,然后导致南方暴雨成灾。

而如果再继续往北,便到了中国的东面,此时又发生了转换,形成了自东向西的逆时针的洋流。

而这个交换点,称为北太平洋暖流,介于北纬35~42°间,中国的古代中心在西安城(长安),经纬在33.42度~34.45度之间,所以相当于在中国的正东的位置,也就是卯位上。

这个位置非常特殊,因为再往北气候将会变得寒冷,在外隔着一个日本岛,来自北方的千岛寒流自北往南运动,而从赤道暖流发一支出来的与其发生相汇,道家的学问的中,阴阳如果一旦合融,便会出现生气。

而这个位置相对于中国,在东北方位上,正好是生门位置,也是世界世界第一大渔场。

从现实来说,世界上凡是寒流与暖流交汇的地方,都是生物繁衍最为兴旺之地,而此处的阴阳交汇,导致了浮游生物丰富,鱼群密集,为世界第一大渔场,也就是日本的北海道渔场。

由于北海道渔场的海水从未受到过污染,浮游生物非常多,所以大量的鱼群在这里聚集,其年捕鱼量是排在世界渔场的首位,盛产鲑鱼、狭鳕、太平洋鲱鱼、远东拟沙丁鱼、秋刀鱼。

同样的地球上洋流分布的阴阳交汇处,都是海洋生物聚集最多的地方,而有几个近岸的都成为了世界级的大渔场。

但是不幸的是,世界四大渔场中的纽芬兰渔场,因为人为的生态破坏,已经毁灭了。

纽芬兰渔场,得益于北冰洋的下来往南的拉布拉多寒流,在南北纬40°附近与与墨西哥湾的往北的暖洋交汇.

从20世纪五六十年代开始,大规模机械捕捉,一艘船一小时可以捕捉200吨鱼,很多渔民凭此发家致富。

在大量的捕捉下,20世纪90年代,鳕鱼数量剧烈下降,只有20年前的2%,达到了历史最低点,1992年,加拿大政府被迫下达了纽芬兰渔场的禁渔令,进行限额捞,试图恢复海洋生态。

然而在长达十年的漫长时间里,原本盛产的鳕鱼并没有增多,在2003年还出现了神秘事件,海中多达135吨的鳕鱼突然暴死,飘浮在海面到处都是。

更奇异的是存活鳕鱼们开始发生了基因突变,生长与繁殖方式也发生了变化,形体变小,品质降低,加拿大不得不关闭了渔场,世界四大之一的渔场,从此世上消失,已经关闭了的纽芬兰渔场位于加拿大的东南部,处于杜门的位置。

如果要说特殊一点的,那么就是秘鲁渔场,它的原理与其它三大渔场不同,它并非是直接的洋流冷暖交汇构成,而是一种更有趣的方式。

由于来自东南方的信风,从南美大陆吹向太平滚,将温暖的上层海水从西方往东方带动,下层的寒冷海水(秘鲁寒流)便会向上涌,同样构成了另一种阴阳交会的模式。

换句话说,其它的阴阳相汇是在同一平面发生的话,秘鲁寒流与温暖的海水则是上下相遇,所以可以相象得到,如果在这一带海域潜水的话,海面仍然是温暖的,但是下潜的话就会遇到冰凉刺骨的寒流。

被秘鲁寒流影响到的,加拉帕戈斯群岛,在冷暖交汇处有着丰厚的海生物,生机澎湃,难以尽用文字描述,BBC在2007年播出的三集的纪录片《Galapagos Islands》,对它有充分的呈现。

近年的全球极端气候频发,极有可能与纽芬兰渔场的生态破坏有关,虽然目前厄尔尼诺都直接指向秘鲁洋流的影响,而事实上各洋流之间是彼此有密切关系的。

这就好比陆地上进行大量伐树毁林,所带来一系列连锁的生态及气候灾难,当然,西方绝对会否认这个问题 。

同样的地球上的气候也是会像“穿越”了空间一样起到联系,比如在厄尔尼诺出现时,日本列岛及我国东北地区夏季发生持续低温,有的年份会使我国大部分地区的降水有偏少的趋势。

这反映的地球表层环境的整体性,即一个圈层的变化会导致其他圈层的变化,一个地区的变化会引起其他地区的变化,局部的变化也会引致半球甚至全球环境的变化,换句话说,地球上的气候有奇妙的同步性。

所以一个地方的生态被破坏,常常也会引起意外的连锁反应,作为道士来说,大概是所有宗教里不愿意见到这种情况的。

因为道教的修炼与天地自然密切息息相关,并不是独立于人身之外,这种“自然”兼顾了天地万物和人类的各种现实及潜在因素,是对优化的事物状态或者趋势的一种界定,《庄子》的“天地与我并生,而万物与我为一”,多样性的万物存在着统一性、互相关联性,万物的地位也是平等的,并且事物各自存在固有价值或内在价值,绝对没有价值的自然物是不存在的,自然事物的成毁过程也存在价值。

道学研究专家、汉学家苗建时(James Miller)教授在2017年在哥伦比亚大学出版社出版了《China’s Green Religion:Daoism and the Quest for a Sustainable Future》中提到:

道教,为中国的本土宗,能从根源上为解决当代生态危机提供了美学、伦理、政治、精神等方面的洞见,并且有助于中国及世界构建繁荣的、可持续的生态文明。

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理由就是,在道教看来,人体与世界之间交互流动,可以看作是一个基于阴阳盛衰交替而形成的复杂系统,它是一个动态的循环过程,就好像水穿行在山川之间,而这个气也运转于人体与自然之间,所以身体的流动生命活力和所处环境的流动生命活力是紧紧相连的。

2 thoughts on “从地球海洋运动看生气”

  1. 道长您好,关于南半球看风水方法是否与北半球一致之说,在您之前澳洲之行的文章中给出了肯定答案。但是在这篇文章中根据南半球的信风、洋流方向都与北半球不一致的情况,使用北半球方法是否影响风水的结果?
    毕竟南半球易经协会之类的组织给出的理论是南半球的罗盘卦位应该使用与北半球镜像的方法修改,东西不变,南北兑换。请教道长有何高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