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杂谈

随谈结煞

网上早些年,有文章是这样说的,大概是说天师府的老道士说结煞要用三种煞,即天罡煞、涌泉煞、肘后煞。 然后结煞一说,顿时就热火了起来,整个网上都在试图探知什么是结煞,然而全都一头雾水。 于是,为了标榜自己是懂结煞的。 有人涂个大墨团,加写几个字讳字,说是叫结煞。 有人把最后敕符的过程,说叫结煞。 有人把毛笔倒过来在符上点,说是叫结煞。 有人写自己的花字,涂在大黑团上,说是叫结煞。 有人用目光或舌书讳字在符上,说是叫结煞。 更有甚者,道藏里翻了这个煞那个煞的,然后得意地说,这个叫结煞。 上面说的这些,普遍见于各大网络,还有各类符咒网站或各类淘宝符咒店铺。 人之愚昧,何至于斯。 不过反过来想,这也许又是一件好事,知道其中秘密的人,自然是越少越好。

对电子烟危害影响的调查与研究

电子烟现代出现为一种新兴的时髦方式,本来由国人发明,后来海外进行改进,推出了很多烟油,不少传统烟草公司也纷纷转做电子烟。 在海外,电子烟并不单纯作为替代烟草的物品,而是作为一种“玩蒸气”的概念,由于游离于在传统烟草之外,故而很多禁烟的地方并未禁止电子烟,所以满足了一部分离不开烟草人士的需要。 大体烟油来源有三个地方,一个是欧美,特点是将传统香料加入,口感层次复杂,一个是印尼马来等地,主要以水果味为主,一个是国内。国内的烟油特点是单一味道做得较重,有不少模仿国外的烟油,有几可乱真者,也有模仿不到位者,更有做出自己的品牌风格者。 电子烟的烟油虽有0mg尼古丁烟油,然而大部分烟民所使用的还是以6mg,9mg,12mg等较多。 以6mg为例,6mg指每毫升中含有6mg的尼古丁,而通常一瓶烟油在30ml左右,而一支电子烟的雾化器,通常容量是5ml。 曾经一天一包烟的烟民们,在使用雾化器吸取烟油时,通常一天消耗烟油约5ml左右,即30mg尼古丁。 传统卷烟以玉溪为例,所含烟碱为每支烟1mg,20支烟即20毫克。根据国外用吸烟机模拟测试,电子烟与卷烟所吸,被吸收的尼古丁的比例约在5:8. 那么一包烟等于多少毫升的6mg烟油,这里可以计算得出:x*0.5 = 20*0.8 按此可以推出:x = 20/0.5*0.8 = 40*0.8 = 32 mg 故而,统含有1.0毫克烟碱一支的香烟,约等于6mg的电子烟5ml烟油。 然而实际上,电子烟在使用中,雾化器有清洗等问题,手难免沾到烟油,而烟油中尼古丁是可以被皮肤吸收的,所以实际摄入尼古丁量,要大于每日一包烟的尼古丁含量。 传统烟草,最大的危害在于焦油、重金属、致癌的酚类化合物、一氧化碳等,一般认为有害成分高达2000多种,对人群的危害相对是很大的。 电子烟通常的宣传是健康安全,然而从相关的研究上可以看出,电子烟相对传统烟草要危害少一些,但产生的危害风险却不低。 第一个危害风险是:电子烟烟油大量使用了丙二醇,然而这种物质对人体有多大的负面作用暂未可知。 虽然已经有实验表明,将实验动物置于丙二醇的环境中,未发现有明显的影响。然而这却无法完全证明丙二醇就是无害的,因为丙二醇本身属于低毒性物质,如果对老鼠进行注射,会直接导致毙命。 第二个危害风险是:烟油的香精隐患较多,香精无论是否进口,是天生还是化工制备,重点在于是否遵守了安全要求中的比例。 因为烟油香精比例用量多不公开,无论是国外还是国内的烟油,都有可能出现厂商了为迎合消费者的口感阈值,添加超出安全要求的香精。 还有一个隐患是,很多香精是小作坊生产,里面杂质较多,大多对人体有害,如果商家会节省成本采用了这类香精,则会对人健康产生妨害。 最还有一个隐患,一般烟油中的带有奶油味或坚果味的,多是有丁二酮,曾经有报告指出而丁二酮吸入到肺部可能引起“爆米花肺”疾病,不过,在传统烟草中一样包含有此物质,并且其含量比烟油要高上几十倍。 除了风险之外,比较确定的危害也是存在的,有相关论文指出,在用电子烟与传统烟草进行对细胞毒性的测试时,发现电子烟比传统烟草的毒性要少50%,而电子烟烟油的细胞毒性直接与尼古丁含量多少有关。 总的来说,在不考虑丙二醇的影响下,电子烟相对比传统烟草要对人体危害目前看起来要相对小得多,然而却不能说电子烟就是健康的,只能说它没有传统香烟那么糟糕罢了。 如果目的是戒烟,比较良好地使用电子烟及烟油的建议是: 1、偶尔可以尝试一下带奶油及坚果味的烟油,但不宜多。 2、香草味可以偶尔尝试,因为它的细胞毒性较其它口味更明显。 2、在口味能忍受的前提下,尽量选用尼古丁含量更低的油,一天一包烟的老烟民,建议着手使用6mg的烟油,而不是12mg。 3、烟油大多本身就已经很香了,如果可能,最好不吸入肺中,仅仅像品尝雪茄一样口中含过尝味后便吐出,能减少对肺部伤害的风险。 4、当习惯了不吸入肺部后,立即更换为1mg或0mg的烟油。 5、如果有条件直接使用成品雾化器,能不去玩DIY雾化器,尽量不要去玩,否则容易上瘾,会因为反复尝试自己的成果,而导致吸取更多的烟油。 6、多喝水,一来是缓解烟油中的丙二醇导致的口渴,二来可以加速尼古丁的代谢。 7、不够熟悉的情况下不要去玩杆状物,如机械杆,其有一定的危险性,诸如电池上反正负极,会导致爆炸等。 8、没有真正能与传统烟草或一模一样口味的烟油,所以不要在这方面的寻找上浪费时间与金钱。吸各类烟油如同你时时在尝各类饮料一样,只是里面多带了尼古丁,所以能够满足需要。    

李世石那下赢AlphaGo的神之一手

在前面3月10号的文章中,便说了AlphaGo在局部范围内寻找到的最优解,可能在另一个角度上错的,并且因为任何系统都是一定有BUG的,所以如果走出来怪棋,则系统自己就会完蛋了。 在3月13号的李世石对战AlphaGo中,便出现了这样的现象,第78手被称为“神之一手”,得到各方赞扬,甚至被提高到“与这场人机大战一样载入史册”,然而据职业高手研究,这手棋其实不成立的。 这就是之前文中所说的“怪棋”了,有人评论说这一步是属于“骗棋”,实际上并不是这样。 在真正的下棋对弈中,人类对弈一样会出现“出昏招”的现象,而AlphaGo出现这样的现象很正常。 详细的解释,其实在10号的文章里贫道已经说得很清楚: “AlphaGo目前所提取的围棋规则及下法,仍然是从棋谱学习,并进行自我不断演算,然而无论如何演算,它是不可能覆盖所有的可能,只是在一个局部范围内 寻找到了最优解。而这个局部范围的求解结果,极有可能在另一个角度上是错的,如果有足够多的局例对AlphaGo的下棋特点进行分析,那么人战胜 AlphaGo并不难,在一些微妙的识别上,人工智能算法会很难处理” “任何系统都一定是有BUG的。记得以前玩过下象棋的智能系统,如果是按步就班的下,难度还是很高的,然而如果走些明显很不合理的怪棋,往往系统自己就完蛋了,它们也会走一些莫名其妙的棋。像AlphaGo必然也存在这样的问题,只是体现在哪里并不清楚。” 所以有些人认为什么谷歌AlphaGo故意放水之类说法,这是因为不明白其原理。 然而这个又给了我们什么启示? 这个世界很宏大,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知识体系结构,然而由于任何人都无法尽知一切,所以每个人必然存在知识上的盲点。 比如爱因斯坦当年否定过量子力学,这说明再权威或知识丰富的人,也不可避免会出现这样的现象。 在通常的情况下,这些盲点不会带来太大的影响,然而在特殊的情况下,有可能会扼杀一门新学科的诞生,也有可能导致个人生命财产安全受到损害。 所以在传统文化中,才会教导每个人说,每时刻都要如履薄冰一样小心谨慎。 然而,这样会不会“活得太累”? 很多人会困惑,如果参考孔子说过的话,这个问题其实很简单:”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 而道家是这样说的:”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这两者相互参通,问题也就解决了。      

谷歌人工智能AlphaGo围棋下九段棋手代表什么?

这两天一个热闹的讨论,就是谷歌公司推出的人工智能,名叫AlphaGo,与韩国九段棋手李世石下围棋,于3月9日及今天10日连胜两局。 自从当年IBM的深蓝在国际象棋上下胜了国际象棋的世界冠军后,围棋因为运算量庞大,一直认为在是计算机难以挑战的领域。 然而自从深度神经网络技术出现后, 人工智能领域得到了巨大的发展,大众普遍会发现近几年,无论是手写输入还是语音识别都有了巨大的提升。 深度神经网络的主要提升在于,它大大提高了对深层逻辑的提取,通过海量的数据训练,可以让其不断将更复杂的逻辑规则进行识别并抽象并提取出来,然后这个抽象的结果作为一种数据结构保存下来,可以用于辨别事物。 对于类似AlphaGo这样的系统,原理上是相通的,然而真正让其得到最大提高的部分在于,它可以自己与自己进行下棋,然后不断总结更优结果,于是便能不断进行优化。 在过去的神经网络系统中,面临一个问题就是,在识别数据的时候,很容易出现识别到一半,整个网络分布就散了,于是就识别不下去了,这方面要细说就要谈到深度学习方面了,这里先不谈这个。 简单来说,AlphaGo它在围棋上取得的成就,已经超过大部分棋手了,这意味着在围棋领域,专业的九段高手也有面前败下阵来的。 有很多人说,围棋以后也没有可玩的了,因为在机器面前,人已经无还手之力了,这个说法显然是不对的。因为围棋的解集是很大的,能够构成的围棋局盘是一个天文数字,AlphaGo目前所提取的围棋规则及下法,仍然是从棋谱学习,并进行自我不断演算,然而无论如何演算,它是不可能覆盖所有的可能,只是在一个局部范围内寻找到了最优解。而这个局部范围的求解结果,极有可能在另一个角度上是错的,如果有足够多的局例对AlphaGo的下棋特点进行分析,那么人战胜AlphaGo并不难,在一些微妙的识别上,人工智能算法会很难处理。 举例来说,如果是在字符识别上,如果你把一个“2”写得模糊一些,那么对机器识别来说,它可能是“2”,也可能是“乙”,还有可能一个扭曲的“S”,亦或是其它的什么。如果有上下文的情况下,产生了会导致误导的模糊逻辑,那么要它识别出来就会很困难了。虽然理论上机器也可以联系上下文进行处理,然而现实中却不那么容易,比如机器学习中,提供的数据通常需要要规范的格式,如果是杂乱需要整理的内容,学习在对新内容的学习上会搞得一片混乱。 任何系统都一定是有BUG的。记得以前玩过下象棋的智能系统,如果是按步就班的下,难度还是很高的,然而如果走些明显很不合理的怪棋,往往系统自己就完蛋了,它们也会走一些莫名其妙的棋。像AlphaGo必然也存在这样的问题,只是体现在哪里并不清楚。 另外,既然AlphaGo能够自我进行下棋博弈进行优化,那么就说明,人工智能在自己与自己下的时候,总有一方胜一方负,如果没有的话,便不可能进行优化了。 换而言之,战胜目前状态的AlphaGo解法是一定存在的,然而这些如何应用在下棋上,又如何才能战胜,只能等棋手们去思考了。 说到人工智能,AlphaGo的局限性在于,它目前实现的智能程度确实很高,然而却是体现在仅仅下棋这个方面,如果比喻的话,AlphaGo实际上就相当于一个刻苦学习的白痴,然而因为他实在太刻苦了,所以在某一个方面掌握得就能非常精深,然而在其它方面,就完全不行了。 什么都能识别都并加以学习的人工智能,是通用人工智能,目前这样的系统还没有出现,AlphaGo同样称不上这方面好的开始,因为它的表现是在某一个专精方面的深入,而不是其它方面。当然这个也是很有意义的,利用计算机这样的工具,可以让我们更好的学习研究一些深入的知识。 如果虚心一些,那么AlphaGo这种系统的数据训练方式,对我们现实的启迪是什么?它意味着如果一个人先天不是太糟糕的情况下,后天的刻苦努力最起码可以让人在某一领域获取成就。

从“藏传佛教活佛查询系统”随便说说

佛教界出了个“藏传佛教活佛查询系统”,很有积极意义,这个系统出来,可以有效的避免假冒的情况。 不过各大媒体及佛教自己用“活佛”这个词来宣传,按定义来说“活佛”这个词本来就是概念有问题的。 大部分人以为,在藏传佛教中,“活佛”通常是被称呼为“仁波切”,其地位相当于汉传佛教中的“佛爷”的称呼。 但有一个问题,在藏语里,“仁波切”是泛指有价值的事物,并不单独是在宗教里使用,对于普通人也是可以称之为“仁波切”的,只要他有学识,有足够的威望。 如果正确的翻译“仁波切”一词,不是翻译成活佛,而是应该是“大师”,“法师”,“珍宝”的含义。         但不要以为这里是共同的,称为“仁波切”等同于大师,即使是西藏宗教氛围如此浓重的地方,也不认为一般宗教内的仁波切是等同于非宗教里称呼的仁波切的,打个比方,比如国内公认季羡林大师级的,那么这种放到藏语里才称得上仁波切,但是一般的风水先生也可以称为风水大师,同是大师的称呼,却不是一个等级一个含义,便是这个道理了。 所以实际上,泛滥了以后,随便叫什么人做“仁波切”都是一样的,正如中国古代一般管很有学识的人叫“先生”,作为一种尊称,然而后来随便个人都能称“先生”了。 所以严格意义上, 民间戏谑说“北京朝阳区有三十万仁波切”,倒也可以强扯为不是假冒,只能说是自称的很多。 但正是因为大部分人不明白了这个,所以纷纷不少混圈子的,脖子上挂几串东西,手上再挂几串东西,然后就自称是仁波切了,然后一个忽悠一个,忽悠来忽悠去,乱象一片。 而佛教推出来的这个“藏传佛教活佛系统”倒是非常不错,可以肃清一下乱象,毕竟真正意义上藏教佛教里的“仁波切”,也并不是很容易的。 在宗教内, 因为此类大多在藏传佛教内,被认为是转生者,称为“加瓦仁波切”,这种情况下仁波切的名号是属于天生就带来的。 然后首先要从小就在如佛学院之类的地方读经学习,一直到大,然后还要参加考试,最后获取到堪布的头衔才来,起码也要二三十岁了。 换而言之,这就像在卖大学文凭一样,就那么轻轻松松被文艺青年或冒充文艺青年的混混们把这个名头弄坏了,也是件很烦人的事。 从上所述,“活佛”这个称呼是有问题的,因为而在宗教定义上转生者未必是佛。 为什么这样说?因为这种转生,中间有含糊的地方。 藏传佛教里认为确实是某位前世修行很厉害的转生到今世,这个姑且不进行否定,即使是认为是真的存在,其实也是极少数。     然而藏传佛教中的转生者,更多是实际上跟真正意义上的“转生”没有多大联系的居多。 一种情况是,一个流派中需要一个领导人,于是就不得不弄个出来,放在那个位置上进行培养,表示就是某某转生,这样显得名正言顺。 而另外渲染的转世者间的相似性,如相貌相似,其实是因为本来就是近亲或是父子。 这种情况也是认为是宗教意义上转生的一种。 这个不仅仅是一般的仁波切,包括班禅也是这样的,直到清朝乾隆年间之前,藏传佛教的转世灵童之争,各流派间你争我斗,跟皇子夺嫡的激烈程度差不多,谁扶植了自己流派的上台了,那么这个上台的就被认为是班禅转世。 后来到了清朝才开始有所改善。 乾隆皇帝写了《喇嘛碑》里说:“然转生之呼必勒罕出于一族,是乃为私。佛岂有私?故不可不禁。 兹予制一金瓶送往西藏,于凡转世之呼必勒罕,众所举数人,各书其名置瓶中,掣签以定,虽不能尽去其弊,较之从前一人之授意者,或略公矣”。 简单来说就是,佛怎么会有私心,只跑去那里转生,所以就干脆做了一个金瓶,送到西藏去,要推举的话,就直接扔瓶里去,然后抽签是谁就是算,虽然不能完全解决问题,总是比以前只由一个人来授意,要靠谱得多。 同时《喇嘛碑》中也指出来了:”皆以兄弟叔侄姻娅递相传袭,似此掌教之大喇嘛呼必勒罕,皆出一家,亲族几与封爵世职无异。“这也很好地解释为什么转世者大多会有相貌相似的原因,因为  本来就是近亲或直系亲属。 如果明白了这些,也就会明白,实际上所谓的转世,其实一直是在被人为控制下的。 所以现今有些不了解人,质疑“活佛”资格必须是由宗教部门管理审核批准,是没有道理,是因为它更多意义上类似一种称号,不过因为有了宗教的历史原因所以变得复杂。 可以预见,这种系统的上线,将会进一步正规化发展会有一定的积极作用,这个是其它宗教应该借鉴与学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