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随意杂谈

量子计算与四象(一)

一般的比特位只有0与1两种状态,而量子比特却能有更多的状态,但它同样有0与1的两种情况,通常记录为 |1> 或 |0>这两种态,如果使用矩阵的表示话,它们分别是: 1|0⟩+0|1⟩ 表示为0的叠加态,即阴的叠加态,相当于1概率的阴态与0概率的阳态进行叠加,构成的10态,即为少阴态 0|0⟩+1|1⟩ 表示为1的叠加态,即阳的叠加态,相当于0概率的阴态与1概念的阳态进行叠加,构成的01态,即为少阳态 如果是0与1的混合叠加态,则表达为:   最终得到的是0还是1,作为是量子测量后的结果,而在量子位被测量前,它处于混合态,而系数的平方才是阴态与阳态的分别的概率,这就表达出了50%的机率是阴,以及有50%的机率为阳。 理论上只要符合两个平方概率加起来的值为1,那么这个公式就能成立,所以也不一定就是阴与阳的准确概率,换而言之,它们的系数只要各自平方后,加起来的概率为1方便可以了。 实际上,采用如这种值在用圆进行表达时,便会有特别的位置—-它们正好在八个方位,如同对应八卦一样。  

随笔一篇

本文首发于《道家阴符文化》 2019-08-13 台风刚过,如果从气旋上看,这股凉风本自西伯利亚过来,经过了唐山,然后被大连的台风边缘甩出,穿过了沧州,从济南而来。 所以从山东到江苏的一带天气一下变得不那么炎热了,由于风的作用,所以也看不到雾霾。 每每一抬头,便能看到的蓝天白云,又伴随着凉凉的风吹来脸,身上也是爽爽的,很是惬意。 这大体便是说的神清气爽,经过极热极寒的交替之后,阳气又复升,在一个恰好的尺度上,形成了这样的天气。 人在这种时候,总是最有活力的。 当外部天气并不令人满意的时候,尤其是在大旱的地方,天气总是让人烦燥 。 可以想象一下,站在干裂的土地上,天上无一丝的云彩,而火热太阳肆意把热量灌满在大地上,人也不免昏沉,伴随四周的树上的知了拼命的叫嚷,更是让人不得安宁。 虽然古语有说心静自然凉,其实体会过的都知道,无论心静不静,终究还是那么热,只是静了更加耐得住而已。 不过道法之中,却有其诀,静心凝神,存思寒冬之冰窖,可肃身中热气。 这是有道理的,当人在努力想象模拟冰窖的环境时,如果达到一定的逼真度,会促进人体的甲状腺素、肾上腺素等分泌增加,从而促进和加速蛋白质、脂肪、碳水化合物大类热源营养素的分解,以增加机体的御寒能力,结果会加速人体的散热。 有人或者会问,加速散热后,周围气温应该上升,不是感觉会更热了吗,当然不对的,身体散热虽然会带来轻微温度上升,但实际上在热的时候,仍然低于周围的气温。 这样做,要起效果,需要一定时间的投入,而人总不可能总是活在想象中,所以也得寻求点更现实的法子。 如果经常浏览古代民居的遗迹(比如经常窜北京的胡同),会发现巷道里总是很窄,有些狭窄到两人对面通过都不得不让让身子。 然而这样的巷道还很狭长,有的人会有疑问,为什么要修那么窄? 实际上,窄长的巷道,在有些地方被称为蛇巷,因为它狭长而弯弯曲曲,像蛇一样。 蛇是冷血动物,温度总是不高,更何况北方玄武又有龟蛇之象,这种巷道也被认为也有降温的作用。 事实上这也是有效的,所以每到大热天,总有很多人会坐到巷子里乘凉。 这在建筑学里也是成立的,这种窄而狭长的巷道,也被称为冷巷,它的特征往往除了狭窄,还有一个特征就是内部很少受太阳直射,这仍然是合玄武的象的。 所以每当风吹到巷子中,由于巷子的横截面积小,所以风在这里会加速,气压于是降低,于是便会将周围的建筑的热量带走。 这个道理很简单,只要试试用嘴吹,怎么样才能吹出来热气,怎么样才能吹出来冷气,也就都明白了。 所以,平日常说前朱雀后玄武,这是依将四象作为相对方位而言的,但是如果比类取象,实际上宅子四周都会玄武出现。 明白了这个道理,所以如果遇到那些江湖上的伪风水师,不妨问问玄武在何方,如果只会说前朱雀后玄武的话,还是多掂量下的好。 这篇文章中,说了些东西,有智之人自然能看得明白,懂行的人自然也能会同于心,至于后学之士,多读道藏后,再来看此文,便知其有豁然之处。 言不尽意,止。

疫情小论

庚子年纳音壁上土,但因丁年风木气失守,故而台风偏多,又寒冻较甚,故成木疫, 三年而发,故初因太阳寒水而施布,即冬至后有疫,戊寅己卯,值木而盛,惟入庚辰,金伐其木即止。若西方美利坚者,至此方始入春,故疫情爆发猛烈,又因时延所故,其疫难停,故必盛两月,若按阳历之论, 其入5月之中旬以至6月,始能控制。此天行时疫,然亦有人事相杂,故不尽参于节侯,如吾国以举国之力对抗,虽稍残尾气,亦为大捷,庚辰之月,尽之消矣,然如欧美,未有此决力,多随波逐流,其疫之盛,非入午月而难消。今日忽而,遂记之。

道教人自己的道教史:正一风雨录(一)

一、清初地下反抗组织结社兴起 自满人入关,大明覆灭,清朝建国后,大量的反清复明的志士纷纷转入地下活动,一时间好不热闹。 清政府毕竟要管理这天下,而天下,占据最多的人群便是读书人与农民。 控制天下读书人的最好办法,自然就是给他们一条荣升的路子,所以清政府早就有了计策,在天聪三年便早早开了科举制度,大力尊奉孔子,给天下的士子能有一个出路。 读书人们一看,虽是换了个朝代,然而自己学的孔孟之道,却依然能卖个好价钱,于是就忙着努力读书去了。 对于农民来说,则大力鼓励开垦荒地,要获取土地很简单,地是由谁来开的,便归属于谁,既然有如此好事,大量的农民也纷纷跑去开垦荒地去了。 读书人忙着考功名,农民忙着开垦荒地,这计策不得不说很是管用,剩下有些本来打算反清复明的,也垂头丧气了,看破了世事,依托于宗教。 不过清政府刚建立,却是没什么管理经验,顺治年幼,而摄政王多尔衮的管理下,满族的贵族没安稳两年,就开始了圈地,汉人的土地不但大量圈占,后来更发展到连房屋也在圈占之列。 史载“圈田所到,田主登时逐出,室中所有,皆其有也。妻孥丑者携去,欲留者不敢携。其佃户无生者,反依之以耕种焉”。 直到顺治四年,多尔衮才发布条例,“永行禁止”圈地,实际上是一直到顺治八年,零星的圈地仍然在进行。 农民们本来忙着开垦土地,现在开便会被抢,更也无处说理,自然是要闹的,加上扬州十日与嘉定十屠本来就有仇恨也没过几年,自然是要反抗的。 正好终究还是有堆不服气的,整天惦记着反清复明的志士们,大概是想到了建立大明的朱元璋便是借着明教打家劫舍起家的。 于是乎,借着各种新编宗教的名义,拉着失去土地的农民们传教,一时间出纷纷出现了大量的宗教社团,先先后后,什么这个教那个门,如白莲教、黄天教、闻香教、先天教、罗教等等,都发展兴旺了起来。 这些地下宗教有个好处,就是不用讲太多的道理,反正大部分农民文化也不高,所以不需要什么复杂的义理,只要随便弄点神迹出来,再鼓吹一番便好. 众所周知的,传销这门技术,最初就是从基督教传教方式里挖掘出来的,再加个佛教净土方便法门,只管念万能的南无阿弥陀佛的大杀器,有广泛的信仰。 把天国门票彻底往低了卖,不怕他们不乖乖信服。 所以净土的方便法门与洗脑神学一融合,就成了香悖悖,各地教主们跑去纷纷去搞多教合一。 其实说来有趣,这些地下宗教,其实最初成立的时候,大多是在明朝末年,最初的打算,大概是惦记的是发展起来,怎么推翻大明自己做主人。 满人一入关,天下立时换了个主,不过,这是不打紧的,正好四处宣传,拉着大家反清复明。 这些在清朝的统治者看来都是邪教,毕竟有那么一撮人整天在那里思寻怎么推翻大清政府,虽然看起来成不了什么气候,但终究是不安定团结的因素。 尽管民间地下组织热热闹闹,但实际上但作为正教的道教来说,传承几千年,无论是正一还是全真,早早便习惯了天下风云变换,世间的朝代更替,也不放在心上,闭门自己修自己的。 然而清政府却不这么想,总不可能不管理起来,毕竟自己是外族,虽然要试图天下满汉一家,但这也不是说说就能办到的事。 总有一些人是顽固,无论你怎么说,怎么做,都是要在其中找事的,所以也不得不采取些手段来进行捆绑,这样才能彻底巩固统治,做到天下一统。 汉人的宗教,佛教倒是好说,都是出家的和尚,住在庙里,俗话说,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盯死了庙,你和尚总是没处跑去。 加上佛教本身又有“不依国主,则法事不立”的传统,总是会与统治者打得比较热乎,尤其佛教的逆来顺受的教义也有利于弱化大众的骨头,所以佛教不是特别需要操心的事。 而且,早在入关前,清太宗皇太极时就设置了僧录司,与藏地喇嘛们就有接触交往,书信频繁,与佛教毕竟有渊源。 让他们的头痛的则是道教,尤其是正一道,本身组织松散,对他们来说,正一道的法位制度与其说是组织管理,倒不如说更像是一个荣誉颁发机构。 龙虎山天师府总是会对各地推荐而来的大法师们,进行考核认证后,然后授予相应的称号,至于法师们授完箓后,便回去各地,如非要事,恐怕这辈子都不会再去几次龙虎山。 但终究是能管总比不管好,所以他们也打算通过延续历朝历代的方法,通过加官进爵,授些虚衔给道教正一的天师,起码在龙虎山那里有各地法师的名单,这样也方便管理。 而且,给正一的天师封个称号,反正是他是拒绝不了的,这必然也会引起民间地下宗教们的不满,这样就能把正一的与地下宗教隔离开了,然后再多让正一的表面上表态宣扬下忠君爱国的东西,不但能对百姓产生些影响力,还能转移下民间地下社团的注意力。 顺治帝就是这样打算的。 二、明末皇宫闹鬼与罗天大醮 谈到这里,便要说说前话了,话说,早在明朝覆灭前,崇祯十三年(公元的1640年)的时候,明朝崇祯皇帝便邀请过张应京入京,正好遇到皇太子重病,于是张应京便给皇子行法治疗,结果自然是效果不错,于是大加赏赐了一番。 在崇祯十六年(1643年)八月开始,也许是压力太大了,皇宫大概是疯了不少人,官员、太监以及宫女们之间相互传言经常看到奇怪的影子飘过,一时间议论纷纷,都说紫禁城里闹鬼了。 其实紫禁城哪里容易闹鬼,且不论风水大格局摆在那里,皇城里也不乏三清像、雷神殿等道观等在那里镇着,真有什么鬼也不敢那么闹腾,那这是怎么回事? 实际上,从崇祯十三年,“瘟疫传染,人死八九”,一直到崇祯十六年(1643年)夏秋间发生的腺鼠疫至崇祯十七年(1644年)春天转化为肺鼠疫。 到了崇祯十六年八月的时候,邻近北京的天津爆发肺鼠疫更加夸张,史载“上天降灾,瘟疫流行,自八月至今(九月十五日),传染至盛。有一二日亡者,有朝染夕亡者,日每不下数百人,甚有全家全亡不留一人者,排门逐户,无一保全。” 根据崇祯十七年天津督理军务骆养性的说法,“昨年京师瘟疫大作,死亡枕藉,十室九空,甚至户丁尽绝,无人收敛者。” 所以,当初整个北京城中的人口死亡率大约为40%甚至更多,可谓是横尸遍野,十室九空,整个京城空荡荡的,宫里的人说不怕是不可能的,万一哪天要是传染到宫内,估计结果就是被集中圈起来被烧死,这种情况下,诞生各种流言非常正常。 崇祯皇帝大概一直觉得自己个很努力的皇帝的,三十岁头发都忙白了就是证明,所以他百思不得其解,国家遇到那么频繁的灾难,难道真的是自己德行有亏,在治理上有什么问题? 天下有乱,必是有君主德行有亏,这个感应之说在历代的文化老夫子们的严厉训斥之下,无论你统治者信不信不重要,反正你不能不信。 这里有一个历史背景,那就是明朝末期,正好遇到小冰河期,连受七十二年天灾,朝廷整天忙于不是这里救灾便是那里救灾,加在朝政大权也都落在大臣们手里,皇帝无论想干点什么事,都处处受到掣肘。 灾多自然人死亡的就多,死亡的人一多,自然瘟疫也容易蔓延,所以通常大灾之后,都会出现瘟疫。 可能是考虑到治瘟疫这种事,还是道教天师的比较擅长,同年十二月,崇祯果断宣五十二代天师张应京入朝觐见。 实际上,这个时候李自成把全国已经打得差不多了,基本上已经准备要入侵京城了,天下大势早已经分明,张应京其实是可以不去的,不过他还是去了。 崇祯十七年二月,崇祯皇帝恳请张应京主持罗天大醮,这次大醮,选了道士及僧人各三百人共同进行,历时四十九天,其间每隔三天,崇祯都会来醮坛上请求说,世上有任何罪孽,都请加到他一个人身上。 罗天大醮结束后,崇祯皇帝仍心中仍有一丝希望,问张应京情况,张应京回复说“上天已经派北方的圣君下人间斩除妖魔”,后崇祯皇帝又问国运如何,张应京大概是不忍说实话,只好回复说:国家绵延长久,万子万孙。 崇祯皇帝大概听了很高兴,但是终究是不明白问国运的套路,早在隋朝时,萧吉便早早的有过先例了,当问及国运时,萧吉回答的是“卜年二千,卜世二百。”,实际上“二千”,可拆为“二丿十”,合观即为“三十”二字;“世二百”,《隋书》谓“三十二运”,《北史》、《通志》谓“取世二运”,《通鉴》引为“取世二传”,因“世”可拆为“卅”,“二百”也可拆为“三十二”。 这里说的北方的圣君,其实是北方的满人入关,而万子万孙,万字其实指的是在万历这个时代就结束了。 后京城被破,崇祯十七年三月十八日,崇祯皇帝不但亲自持剑砍杀妻妾、女儿,幼女昭仁公主致死,还将长女长平公主断臂重伤,一生贤德的周皇后也在坤宁宫自缢,于十九日凌晨,天将曙明,崇祯揩御笔太监王承恩离开紫禁城,登上皇家禁苑煤山,在一株老槐树下自缢身亡,时年33岁。 大概有些不明究里的人认为这样是不是太残忍,李自成虽然说是农民起义,但实际上谈不上什么受压迫而揭竿而起的正义行为,本也不讲什么操守。 在入京的后七八天,便开始了烧杀抢掠,奸淫妇女,如果皇家的人女眷落在他的手里,后果自是不必多说。 同年四月,也被称为顺治元年,多尔衮率八旗军与明总兵吴三桂合兵,在山海关内外会战李自成,李自成战败,退出北京。 前面说到张应京的回答,有的人认为这是后人牵强附会,这大概只有张应京自己才知道了。 三、天师献符被拒 … 阅读全文 道教人自己的道教史:正一风雨录(一)

真随机数之略思

今大以Mersenne Twister以作PRNG,大多以梅林旋转演之算。此算法乃基于有限二元场上之矩阵线性递归,且该算法更有状态位反射及回火之合理正形 (TGFSR(R)),即扭曲广义反馈移位寄存器是也,论其法之本,大体以递归之法,反复算之以输,此法可在623维之中,满足精确之32位K分布。 然依余之需求,视之颇有弊端,只因所谓随机性一事,其认见未必符于天地自然之道,盖古之术算,既有纲纪、亦有大定,且有皇极之数,此类数等,已然从天地之纷杂间,析得定数之所在,又加以变数相算,始可定确,盖伪随机之算法,只求之乱,却失其常,此常者,本在天地之间矣。 故余等若用此算,反倒使其乱,本术算之法,其欲于浊中求清以显明,若先搅之为浑,再依浑为算,岂不难乎,更此随机之算,若依随机而生随机,反复而叠,若超之623维之外,又必失其本。 又观其以用以神经网络之算,虽初权以随机相布,然算之每次皆有不同,颇不稳定,盖只可生之一随机序列以作固定之数,再用则同之,如此反复方可。 以余之见,世间万物皆有其周期,但此天地已然成,故若言之尽为随机之或然,则难有此天地,依量子之学,言生五百多亿之宇宙,方产一吾等所在之天地,其辞虽理备,但亦不过预设前提,以先天无定,故后天无所依凭,只可依随机而生,概率相推,方得此大数。 又至于微者,确有未可知之可定,即测不准之古怪,虽微者之茫然,于宏观仍其有定,此于现实可审,如拾筷夹菜,未见此筷随机忽变它物是也。 即宏观之有定,必有大势之相趋,此所趋者,必于天地之有所定,既有所定,故宇宙之道,虽有其浑沦未具之形处,亦有其大定之趋处,吾等研讨,必寻其定处,如此方是其法。 若依量子之学,如始观一物,虽未知波函数坍缩于何处,然观之众物,则必有其方,故世间有大数之理,有正态之分布,又有二向之分布,更有泊松之分布,不然何来吾等稳定之宇宙。 又按此理,虽今日随机之算数,反从分布之法以逆推,故能足各类已知分布之需,然其所缺者,可有未知之分布,今人未知?若是有之,则此不合于自然也。

人工智能写诗其实并不理解它的含义

打开电脑时,翻到以前写的AI写诗的代码,网上的案例是唐诗的,而贫道搜集的多是道藏中的诗词,虽大多写出来的并不令人满意,但偶有让人觉得有趣的。 但终究还是让人感觉非常失望的,本来研究时是想明白它是怎么理解语义,结果却发现不过只是概率连续的结果。 它的原理非常简单,是通过LSTM,预测的是下一个时序时最有可能出现的符号是什么,换句话说,它并不在意背后是诗词,还是英文单词整体的含义。 转换成一个视角来看,实际上仍然还是在计算词向量之间的关系,然后根据这个关系在周围寻找出相近的字,最后打出来诗词或是单词。 这显然缺乏真正“智能”意义上的理论,而只是一种模拟,准确的说,它这种方式更像一种高级的鹦鹉—-并没有真正理解到文本的含义,而仅仅是根据概率来计算应该出现什么符号。 当然它也有其有趣之处,假如想象得更极端一些,那么一个AI对于一个进行足够量的模拟学习后,便有可能出现完全符合这个人风格特征的应对模式,那么包括这个人的思维决策,行为特征也会变得可预测了。如果用于对犯罪的预测,那么它便会如同《少数派报告》中描述的未来一样。

东瀛鹿儿岛(7):岛津家族的风水

下午,大家前往仙岩园,也就是岛津家族曾经的居住地,在历史上萨摩藩实际上一直掌握在岛津家族手里。 岛津家族在日本历史上很是强大,并且一直在日本历史中扮演着重要角色,更重要的是,岛津家族一直自称是秦皇后人,所以对中国文化也非常偏爱,仙岩园的名字,据说是来自于中国江西的仙岩。 江西的仙岩,又被称为”仙人城“,因为唐代诗人顾况写过一首诗。 楼台彩翠远分明 闻说仙家在此城 欲上仙城无路上 水边花里有人声 虽然介绍说仙岩园便是依照仙岩而修,但是江西仙岩,是一整座山峰拔地而起,然后经过三道山门,攀720级台阶及上山顶,顶上是兜率宫,中间地形以雄狮回头为界峰,南有群山形成百凤朝阳,北有七座山峰构成北斗七星。 说实话,怎么看都觉得日本鹿儿岛仙岩园跟江西仙岩,没有半点关系。 到了仙岩园,来自台湾的王女士接待了大家,由于知晓这是一个修行团,并在四处研修风水,所以仙岩园的CEO也出来与大家交谈。 王女士提出,能否一路讲下关于仙岩园的风水描述,以便他们做下记录,贫道欣然同意。 一路上,王女士一边讲解各处的情况,大家一边用罗盘四处测量数据,然而从入门到院中,都感觉甚是遗憾。 因为据描述,自明治维新后,很多仙严园原有的建筑被拆掉了,后来又有过多次改动,他们也不清楚原来具体是什么模样。 这样测出来的数据自然是不靠谱的,所以只能继续前走,最后走到了岛津氏曾经居住过的屋子前,却意外正好遇到了樱岛火山喷发。 听闻樱岛火山并不是经常喷发的,有时一两周也不喷一次,此次喷发正好被我们在一个很棒的视角观看到,运气不错。 按王女士的说法,平日岛津氏住所的内部是不开放的,这是因为我们来,所以特地打开了门,让大家能够一起参观一下。 岛津历代家主的住处,在户外有一个阳八卦,在户内天井有池子中有一个阴八卦,如同太极鱼的阴阳两点覆盖整个宅子。 仙岩园的CEO拿了平面图给我们看,根据图上的标注来看,大部分地方已经拆毁,来明治维新后,将绝大部分财产都上交,大多数建筑也是在那之后被拆毁,难以知全古貌。 不得不说,在一路上,仙岩园CEO一路用着小本子很仔细的记录着谈到的内容,由衷地佩服日本人的严谨,当然什么该讲,什么不该讲,贫道还是懂得把握分寸的。 岛津家族曾经大力推动并支持明治维新,明治维新三杰中的大久保利通、西乡隆盛两人都在萨摩藩诞生,成为与德川幕府作战的核心势力。 1868年明治天皇建立新政府后,岛津家转变路线,改为追求科教兴国。1877年,岛津源藏成功地放飞了载人氢气球,1896年伦琴博士发现X射线之后仅仅过了几个月,第二代岛津源藏与京都大学的村冈教授一起成功地拍摄了X光片。1909年又开发出医疗用X光机。正是由于这些功绩,1930年第二代岛津源藏被正式选为日本的十大发明家,直到1951年去世,他共取得了178多件发明。 但在此之后,岛津氏便平平静静了,直至2002年,在岛津制作所工作的田中耕一荣,获得了诺贝尔化学奖,也给岛津氏带了荣誉。 但走科研路线,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并不适合岛津家族,因为岛津家的居所,是癸兼子,樱岛火山在巽方青龙位上,右方白虎雄壮有力,与后面提及的鹤岭神社一样,分明是出武将的格局。 门口很明显有一棵笔直的大树也在巽位上,这个主发女强人,这也正应了历史上岛津家出的一个笃姬(岛津敬子),因为政治联姻嫁给了德川家定,在明治维新前的斗争中,笃姬一直在与西乡隆盛等进行周旋,促成了江户和平开城。 现在这棵树中间早已被白蚁蛀空,而且树倒的方面朝着岛津家旧住宅,当地工作人员现在只能将它暂且架起,并打算把它锯掉,只留下三分之二的部分。 有象必有其应,这个显然可以出一些事实,现在的岛津氏在日本国内必然在某方面承受着巨大压力。 转到仙岩园的后方,遇到一个小神社,是一个猫神社,是供奉猫的,非常有趣,有不少人在这里祈愿。

东瀛鹿儿岛(1):雾岛神宫的风水

白露节前,台风才扫过日本南部,天气也受到了影响,伴随着风雨,本来天气不好,或许伴随的会是一场不太美好的旅途,但是同行的大家都很是乐观,并且说贵人出行,必有风雨相伴。 这倒并非大家是自我陶醉,早在此行之前,有位正在东京的读书的学生也来参加了此行,并跑去日本供奉观音的浅草寺求了个签,当时的签词是这样写的。 月相满则露白,正是白露时节,追鹿,则是到鹿儿岛去,映山溪,正好符合采气,而贵人乘远箭,自然是乘飞机了,“好事如相宜”,更是不需要什么疑问,结局会是好的。 既然慈航大真人早早如此开示了,所以大家自然毫不担心。 想来上次腾冲之行也是,连绵下足月余的雨,然而当大家一到腾冲时,便开始逐渐放晴了,让大家在最恰当的时机拍摄到了最美丽的风景,同时也正因为有了雨,所以有了平日不常见的如同仙境般的风光。 更何况,一切有赖祖师护佑,更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当鹿儿岛机场降落后,才知计划是直接去雾岛神宫,说实话,对于这个安排,贫道不但感到非常的意外,并且极其的不满意。 又不是安排来纯粹旅游的,大家一没学风水,二没学采气,直接去雾岛神宫做什么? 但如果当时直接叫改变行程,又容易引起后面安排的混乱。 正巧的是,乘坐巴士时,突然遇到下大雨,所以行程只能变化,大家便先去酒店,下午改由贫道大家上课,讲解风水的核心技术。 日本酒店一般空间都很狭窄,但是由于我们在原则上在鹿儿岛挑选的都是顶级的酒店,所以第一天入住酒店的房间颇大,可以安排大家直接在房间中讲课,方便了不少。 所谓真传一句话,假传万卷书,实际上讲核心是很快的,更巧的是,刚一讲述完,雨却是停了。 一看下午还有充裕的时间,于是大家带上了罗盘,又前往雾岛神宫,正好实践所学的内容。 这大概是祖师的冥冥之中给予的安排。 雾岛神宫是日本传说中的天孙降临之处,这里实际上是后来修建的,最早修建在高千穗峡和火常峰之间,但是因为火山导致毁坏,所以后来在1484年,在岛津忠昌的命令下重建在此处,后来也经多次焚毁,最终在1715年,由岛津吉贵建立成现在的样貌。 因为在日本的传说中,日本天皇是天孙的后人,所以这里是一个重要的奉祀之所,天皇每隔几年都要来此处祭祀,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雾岛神宫可以算是日本天皇家族的祠堂。 大家集体带着罗盘在日本天皇家祠堂测数据,这大概是全球有史以来第一次。 到神宫前,首先遇到的是招灵木。 这个招灵木很是有名,听闻在1元日元的背后图案便是它,古代日本常将招灵木用于神事活动。 因为招灵木通常笔直通天,如同在召唤神灵一般,也被认为是神灵在世间的寄托对象,这种对树木的信仰,与原始宗教的萨满信仰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像在一些地方的萨满传法的仪式中,也会在用布在大树上打上结,另一头连到帐篷中,然后通过一定的仪式召唤,夜晚神灵就会赐予力量,住在帐篷中的人便会得到通灵的力量。 而在日本的习俗神事活动,通常会持着招灵木跳舞,这也与原始宗教中所说的的“以歌舞降神,祝能以言辞悦神”颇为相通。 与想象中不同的是,神宫并不是很大一个封闭式宫殿,大多地方是露天的,而核心祭坛放在则直接放在面前供游人参拜。 日本的神社都是这样的,只是与天皇有关的神社叫作神宫,大多都是露天的面局,是不大的一个地方。 由于游人众多,所以很难找到比较好的拍摄角度,只能给整体拍一张了。 在雾岛神宫门口用罗盘测量时,一些当地的日本人也很好奇,过来观看大家在做什么。 雾岛神宫是申向兼了一点庚,在丁方有个水池,相当于一个出水口,水质很是清澈。 这里是给游人游的洗手、漱口的地方,按日本人的礼节,无论是在拜神宫还是神社前,都需要先净手,净口,净心,这个很有可能是来自于中国道教的影响。 在丁方更远处,便是雾岛神宫最为出名的神树,上面有一个天然形成的一个人形,看起来像是穿着长袍向着神宫朝拜的样子,被当地人视为神迹。 如果站在神宫门口看,树有一半处在是丁位,恰好处于没有被水池挡住的视觉范围内,形成了这个人形,这个位置,恰好合乎挨星风水的数据计算,与神宫形成的正好的相合位置处。 其实早在来鹿儿岛前,便听闻过这棵树,当时便推测它是否应该在 恰好的风水合玄窍的点上,这次前来,果然得到了验证。

三符谈道家(一):人与天

《文子·自然》中说:“往古来今谓之宙,四方上下谓之宇”,宇宙即代表的时空,这个词念起来总是不如天地那么顺口的,所以古人在描述宇宙时,更喜欢使用”天地”来指代,并且常常在讲述“天地”时,又在单纯地讲述宇宙,而是在讲述对天地万物的理解,也就是系统论。 现代科学发现,一个孤立的系统,它的熵值永远是不断增大的,这是最基本的热力学第二定律,也是这个宇宙中目前已知范围中,无处不在的普遍规则。 假如这个宇宙是孤立的话,那么由于系统的熵值总是增大的,所以总是会越来越混乱的,最后整个宇宙会热寂。 如果悲观一些便可以认为这个世界不免会毁灭,而像印度的教派从古婆门教到佛教,面临这个越来越混乱的世界,采取的方式的都是逃避,所以会反复强调五恶浊世,会强调末法时期,会强调这个世界最终不免于灭亡,而人唯一能做的,只能是修行。 在现实高压的种姓制度下,印度人现实世界中没有任何翻身的机会,所以在思想上不免充满了绝望的色彩,然后又在这现实的绝望之中,试图求取转变的契机,既然面对无法挽回的最终灭亡,便转为求取精神上的解脱。 而这样下功夫,就必然随心,所以当年“本来无一物”的六祖慧能,忽然闻说“因无所住而随其心”方才得到了开悟。 中国传统的文化的思想与印度的是不同的,中国人看到的更是在混乱之中产生的有序:这个世界原本便是混乱的,但是混乱之中渐渐会产生秩序,而这种秩序产生后,又会维持原有的系统进行不断变化。 这源于中国最古老的天地观念,认为一切本起源于混沌,然后太极分判而阴阳生,便有了天地,天清而升,地浊而降,于是天地便分开了来。 从人类社会也可以看出这样的特点,原始人类本来个体之间本身是有利益冲突的,然而团体的力量总是比个人强大,整体上合作获取到的平均收益,在最终的计算下,总比个人获益更多。 于是便有一些人愿意聚集在了一起,也乐于照顾团体中的老人小孩,慢慢地这样成了部族,开始有了规矩,又慢慢成为了国家,有了律法。 这根本原因不是因为人之善,说来最终还是因为天有那一念之慈留下的生机,因为这样才能够促进生物界的团体的合作,然后才能让各类物种一方面能够保持多样性以适应环境,无论环境如此变化,总有能适应生存下来的进行繁衍生息与发展。 而这种认识,自中国上古知识便传承下来,并且指出来这种有序本身就是天道的反映,比如当世界在起源以后,开始也同样是混乱而无序的,然而最终还是构成的巨大的天体,像日月星辰的这些运动仍然有规律可循的。 既然天上的星星的运动都是有规律的,地上的河流地形分布也是有规律的,那么人类社会也必然是应该有规律的,并且最后一定会发展结果,一定是与天地规律相应的。 所以,无论开始是多么混乱的,最终发展总是会有序的。 如果从现今的系统论的角度来说,这就意味着中国传统文化中,认为这个世界本质是一个开放的系统,所以它最终总会形成动态的平衡。 如果说印度的修行思想是在孤立系统中的视角,那么中国的修行思想是开放系统中的视角。 于是印度人的修行,喜欢讲究说一切要从内求,因为印度人认为自己是可以彻底脱离这个世界。 中国人则认为,光是从内求也是不够的,必须要内外兼修,因为对于这个世界,最多只能从容地逃避,而无法彻底的脱离。 境界再高,也得上厕所。 人世之所以会混乱,是因为失了道,无道便无法治世,在儒家的理念里,这个世界尽管是混乱的,并且有可能越来越混乱,但是完全可以通过校仿天地的方法来消除这些混乱。 因为这个世界已经通过日月星辰的亘古长存,向人们宣告了什么才是秩序,所以天地的运行规律,便是这世上最终极的秩序。 于是春德而秋刑,赏罚应春秋,当人间与天地完全相应的时候,人世自然也就协调了。 不独儒家,在春秋战国时期,诸子百家都在干这样的事,百家虽然说是百家,其实也可以说是一家。 因为他们的核心理念都几乎是一致的,只要寻求到“道”,那么就能够完成治世,所以诸子百家都在谈一个道字,所不同的只是在谈论自己认识的道是什么。 奇妙的是,尽管诸子百家百般争议各执一说,然而在这个过程中,又渐渐开始出现了融合,这本身又是一个从混乱发展到有序的过程。 秦国是在春秋战国之后,第一个完成了中国历史上大统一的国家,所以当时的丞相吕不韦觉得有必要把春秋战国的各家学术都总结一下,于是主持编制了《吕氏春秋》,为了尝试将名、法、墨、农、兵、阴阳家的思想融汇一炉,最终发现道家学说能够成功包容一切。 《吕氏春秋》所反映的思想,可以说是上古道家代表之一,既赞同儒家说的仁义孝悌之道;其它对农家也持贵用的态度;并对于兵家,认为真正的大慈悲,不是不兵,而是“战则胜,守则固,天将救之,以慈卫之。”,凡兵者必是义兵,而不是只搞霸权;更重要的是也同意法家的重要性和变法的必要性,因为没有法,那么人世还是会乱的,对于这个它举例说,如果家里没根棍子,子女不听话,就没法纠正,而人行盗贼之事,就没办进行处罚。但是对韩非子中的法家中涉及阴谋权术的不赞同,并且也很敏锐地指出了不赞同过于严厉的刑罚,认为这是衰世之术。 当初商鞅变法之后,秦国走上了强盛之路,如同一把凶猛的利剑,而春秋战国正是周室末落的衰世,虎狼之秦这把利剑狠狠斩向了六国,然而当这把利剑斩完了六国之后再无对手,于是便开始了自我毁灭的道路。 其实按《吕氏春秋》认识,也正是现代法学观念,法是必要的,但是必须要认真衡量其中的度,同时也应该审时度势,不断进步与变化。 始皇帝作为第一个皇帝,自然是没有治理庞大的帝国经验的,所以并没有听取吕不韦的建议,仍然采用法家而严治天下的极权主义,进行极端地统治之后,结果数十年大秦便灭亡了。 这在现代很好理解,因为秦始皇时代的极权,举国上下只有一人一言之事。可以说秦始皇得到巨大的权力的同时,并没有充足的经验如何应对这种权力。 这种动一发而牵全身,帝王随意的一个行为,有可能带来很好的发展,也有可能带来灾难性的后果,这其实是件很危险的事,因为有时候,失败只需要一个理由就够了。 所以始皇作为唯一的霸主,甚至无法容忍自己的儿子,于是当他突然暴毙后,急忙登位的秦二世并不能唯一的权力中心,天下自然也就大乱了。 到了后世,这个历史经验被吸取了,汉朝初期采用道家黄老之术,休养生息得到了巨大发展,而儒家礼义被用来限制王权,天下通过仁义礼乐作为根本的限制,由此消除权力过度集中而产生的不良影响。 然而到了宋代,儒家的发展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转折,这便是理学的出现,本来理学老老实实做学问是没有问题的,但是理学的学问中推导的一些的东西,混淆了理与人世的关系,这便导致了很大的问题,这也就是我们所诟病的儒家强迫症。 像朱熹便认为,人的性分两种,一种叫天地之性,一种叫气质之性,天地之性便是理,它是先验而超出人类欲望与感情的,而人类的欲望与感情等,属于气质之性。 更进一步,他根据性的不同,分别出来两种心,一种叫“道心”,一种叫“人心”,追求和实行天理上来讲就叫做“道心”,只是满足于欲望的便叫作“人心”。 显然道心与人心是天然有冲突的,那么如何调和它们呢?朱熹认为,那就是“存天理,灭人欲”,使得“人心”去服从于“道心”。 朱熹天性与人性的对立,指出了人与这个世界终究本质上是矛盾的,这听起来是挺好的,然而一个“灭”字,而执着于一端,这便成了灾难。 朱熹一面以大儒身份批驳着道家与佛家,以维护儒家的正统,但是另一方面也在用着道人身份暗中研究着道家思想。 所以他的这个解读,也更像是试图对《阴符经》的这句话:“天性,人也,人心,机也。”这一句所作做的诠释。 然而从道家来看,朱熹的解读并不是正确的,因为在道家的观念里,天性的根本便是人,而人之心是极为重要的,在《阴符经》中说“天发杀机,移星易宿,地发杀机,龙蛇起陆,人发杀机,天地反覆。“ 这说明什么问题?人才是最重要的,人是可以导致天翻地覆,心便是这一切的关键所在,这在宋代儒家理学试图建立的理念中,是无法容忍的。 这便出现了一个很大的分水岭,道家认为无法使用规矩来强行约束所有的人,而儒家则认为所有的人一切行为都必须屈从于约束,这才符合天理。 如果“存天理,去人欲”当作一种理想,还可以视作良好的修身养性的方式的话,但是后世却进一步因为儒家强迫症,变成了“灭人欲”,便成为了一种变态的禁锢。 一个最典型的例子,最初的理学创立者程颐,他的后代们,只要女子也是从来不用裹脚的,但是到了明清,女子裹脚之却风行天下。 如果儒家的思想最初的思想只是”使其有序化“理想化实践,到朱熹的理学之后,便演变成为“使其禁锢化”。 这未必是朱熹的原意,因为朱子的本意,是试图让儒者消除自身不良的欲望,一切以天理为据,从而不断提炼而升华达到成为圣人境界。 然而统治者必须要运用法家的力量,所以不可能使用纯粹的儒家,协调之下,形成了外儒而内法的平衡。 平衡是微妙的,也是帝王之术的关键所在,但是平衡却不是终极之道,因为有平衡,自然就有失衡。 打破一种平衡,比建立一种平衡要容易得多,当儒家的理学成为了法家的依据时,这就成为了灾难,统治者在尝试禁锢一切的时候,初期很容易尝试到巨大的好处,然而极端的法家毕竟是衰世之术,人心的力量,在禁锢之下的反弹分崩离析,便成为了历代败亡的根源。 当无视于人性的时候,往往就会迎接来毁灭,这不仅在国家与社会,细化到人类个体上也是这样的。 比方说,人类男与女之间是有情感的,并且这种情感往往会超越物质,这也是所有的文学作品所称赞的部分。 但是从生理角度来上,可以认为人在情感中的愉悦体验,实际上是人体激素的分泌带来的,换句话说,人的感觉由激素所支配,所以是被物质所支配的。 于是,便能得出来一个反人类的结论:情感是没有意义的。 … 阅读全文 三符谈道家(一):人与天

汪元标所涉之籍

《金精廖公秘授地学心法正传画策扒砂经》,其由宋虔州金精山人廖禹着,豫章栗坞伯才甫彭大雄集,明新安星源孟隆甫江之栋辑,古歙承景甫汪元标校,季常甫吴公遂阅,收有大量地穴之图,收于故宫丛刊之中。 《佐元直指圖解》旧题刘基撰,汪元标订,江之栋辑。世有《佐元直指赋》一篇,传为基所著。天启丁卯,之栋因演为图式而纂注之,元标则为刊刻以行者也。其书以相地为主,于山运、卦位、星官、吊潜之说略具,八卷以下详选择之要。末附上官山行吉凶,间采六壬遁甲游鲁奇仪之说,视术家游谈不根者,尚为简当。 评:洪武年间并无壬午岁,故此书定伪。 《刻仰止子参定正传地理统一全书》十二卷首一卷,明余象斗辑。明崇祯元年(1628)余应虬、余应科刻本。十六册。半页十一行二十八字,四周单边,白口,单鱼尾。框高22.4厘米,宽13.4厘米。首一卷题“三台山人仰止余象斗编著”。前有崇祯元年汪元标序、崇祯元年祁彪佳序、天启七年(1627)胡明佐序、崇祯元年钱继登序、天启七年释大舣序、崇祯元年朱守键序、余象斗自序。凡例十九则。又首一卷题“嘉善钱继登龙门父、赵田袁俨若思父参阅;同安胡明佐良甫父、武水朱廷旦尔兼父较订;西一余象斗仰止父著述;书林侄应虬犹龙父、樵川男应科君翰父绣梓” 其它《警语类抄》无涉于术数,故不提之。 评:余象斗为一书商,然所辑之书,其多私意拼凑删改,炫人耳目,其所刊评林本《水浒》便已混乱不堪,又其更喜胆大抄袭,既涉术数,不可尽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