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随意杂谈

对中国来说,没有宗教信仰意味着什么?

看了下你的问题,你写那么多想表达的问题,实际上应该弄清楚的是,缺乏宗教气氛的中国,对于西方意味着什么。 中西方文化有一个巨大的分支点,大概从周朝的时候就奠定下来了,中国有据可查的,起码能追溯到周室以后,都是以人为中心,而巫流全部被打入了底端。 西方不一样,在漫长的发展过程中,包括在中世纪以前,整个西方都是以巫为主流,只不过换了一个更好听的名词,叫“先知”,所以你会看到在西方文化中很崇拜先知的预言,强调“启示”之类的概念,广泛存在于各国神话之中。 当西方发展为基督教宗教这类一神教时,实际上社会发展的在信仰上的一种投影的反映,对于当初欧洲诸国以各地为国王专权的主背景体系下,基督教在某种意义上实际上充当了类似“联合统一帝国”精神体的概念,它能够跨越欧洲的小国家,让不同地方的人产生共鸣。 而这种概念又进一步发展,后来还产生了专门的神学体系,神学体系的认知,则替代了对精神生活的解释,所以西方形成了一种西方特点的认知逻辑: 有信仰的一定是信教的。 因为他们的文化概念里,只有信教与反信教的这两种对立面的存在,实际上是混乱了信仰与信教之间的关系。 举例来说,来看看英文里表达虔诚的信仰是一个什么样的单词:godliness,从god的前缀就显然可以看这是具有基督教意味的。 而在日常使用类似“信仰”的概念时,如基督教信仰叫“The Christian Faith”,然而faith这个词又在日常用语中代表”信任”。 如在西方常能见到类似这样的语句,“We’ve lost faith in the government’s promises.”,代表“我们不再相信政府的承诺”。 这是概念混淆的原因之一,语言的特点,会影响人的认知逻辑,这直接导致了,大多数西方人将“中国人没有信仰”顺理成章地理解成”lost faith”,于是便会觉得“中国人是不守信的”,并进一步将其关联到了是因为“不信教”上面去。 当然,这并不是说西方没有明白人,只是宗教徒太多,导致这种误解在大众中很难诠释得清楚。 至于宗教信仰在中国,按现代社会研究来看,信仰与心灵寄托是人类的客观需要,个体可能是可以无宗教化的,但是在大数据情况下,必然有一定量的人群,会选择一种观念来相信,无论它是飞天面条还是上帝,有形象或没形象的。 对于这部分信仰人群来说形式并不重要,重要是这种精神上的东西必须要有一个宣泄的渠道。如果没有合理的渠道来引导,并使得它与人的现实生活相应的话,就会产生很多问题。 这种力量并不会平白无故消失,而是会发展成为另一种形式出现,典型就是虽然中国号称“世界第一无神论”大国,然而这种”无神论”概念,实际上被从小教育灌输而得,灌输的结果,便是会失去了对于思想病毒的免疫力。 思想病毒,包括于不限于位传销、邪教、连锁诈骗等。 比如说传销与连锁诈骗,这两个影响范围,遍布全国各地,远远超过一般人的想象,不少人被洗脑,很多城市中传销兴旺,近年来屡禁不绝,西方虽然也有,除了由于法律相对周全与监督机构主动性极强以外,精神生活充足也是一个原因。 在国内还有更多的问题,比如许多老年人的判断能力不强(你老了也一样),很容易就被人哄骗,尤其留守老人更是严重,精神生活的缺乏,只要随便来个业务员甜言蜜语亲热得不行,然后就会心甘情愿把自己多年省吃俭用的存款拿出来给人骗光。 另外就是滋生一些伪无神论教的教徒,比如网上常见的人群中,有四处显摆表示自己什么也不信,似乎这样所以就能显得高人一等。大凡谈到逻辑时,就会拿出喷火龙之类的故事自娱自乐,然而这些都是缺乏逻辑说服力的,一旦被指出,又会提出海尔波普的证伪说,假如再深入指出波普学说中实际上是很愚蠢的,将数学与逻辑都排除在外了,那么对方逻辑论述这个背景也不成立的话,这类人丑陋面貌往往就会展现出来,开始对你进行人身攻击并且各种谩骂。这个时候有没有道理已经不重要了,实际上这也是演变成了一种偏执,这种演变本身与那些信了邪教的人,并没有本质区别,因为这类行为宣扬的理念,对社会并没有任何积极作用。 客观来说。中国并不需要大面积的信教人群,如果中国仅仅只有道教佛教还好,然而事实上并非如此。 因为从世界范围的经验来说,所有的宗教同时发展,最后发展最广的一定是那些更有侵略性的宗教,而这些得益者往往会变成极端组织,比如IS。 中国要发展宗教,国家政策应该向道教佛教更多倾斜一些,多加扶持那些对传统文化有积极影响的一面,其它方面就应该学当年康熙那样:合乎中华传统礼仪的则允许传教,不愿意遵守那么就请滚蛋。 重视宗教事务,并进行宗教立法,凡是入教的,必然要遵守更多的规定,并且这些规定不仅仅是规定,更是应该要像古代一样,进一步变成宗教自身的法律,并设立监管机构,比如发现出家的僧人发现吃肉就应该直接抓去坐牢,不然腐败之风难以遏止。 对于中国人来说,没有宗教信仰,并不意味着没有信仰,将信仰与宗教混为一谈,这是西方人的毛病。 中国在以前弱的时候,因为通商与学习的需要,只能被动接受这种概念。随着中国不断发展,人民也在整体素质不断地提高,没必要再按着西方强加的概念的再往自己身上套,这应该要由中国人自己说了算。 老的宗教研究理论认为,一神论是宗教发展的高级形式,其实这主要是作为基督徒的黑格尔的迂腐认识,因为在现实中,泛神论未必就比一神论落后,如果说一神论类似于帝王制度,那么现代泛神论便类似联邦制度。 这些可以从西方近年正在不断发展新宗教流派得到佐证,更多高学历的人,对新兴宗教更感兴趣,比如采用泛神论,增强宗教的包容性,强调宗教实践与体验,不强制传教等,多元化是未来的宗教大趋势。

西游记与丹道联系的争议

《西游记》的作者是有争议的,一般说是长春真人邱处机所作,一说民国学者考证支持说是吴承恩所作,其中充满了丹道思想。 全真邱祖是山东人,《西游记》中多各地方言,不限一个地区,多是经多人之手,然后汇集编成,所以此书未必是长春真人所作,后世多是搞混淆了,至于说是吴承恩所作,完全是鲁迅与胡适之流的一家之说,以其有江苏方言来论的论点也并不成立。 但有一点可以确认,《西游记》里的丹法流派,其中诗词体系等,万历年间所作的《性命圭旨》之类体系是一样的,与全真的丹道功法有很大关联。 《西游记》全书都隐约射出浓厚的丹道文化内涵出来,既充满了玄妙,又不失为大众通俗,这是《西游记》确实可以称为一部奇书的地方。 只是需要注意的是,当时社会上其实有很多丹道经书,是公开印刷四处发行的,并非是珍藏秘而不宣的内容,而四处学习丹道或进行深入了解的人也有不少。 而《西游记》里的诗句或是对丹道的认知,只需要是一个知晓丹道体系的人,既不需要精通,也并不需要搞得很明白,同样可以写得出来满足《西游记》中所需的内容。 所以,《西游记》中涉及丹道相关的东西,如果作为参考或借鉴是可以的,但不要指望有深入的内容,更不说是修炼指导了。 举个具体的例子来说,比如说金箍棒,描述上符合水中金,但是金箍棒是孙悟空龙宫去借(抢)来的,这里可以将海底形象化,到了海底又去找武器,此处寻铅的过程,然后很多兵器送上来,便是不用铅的过程,符合”用铅当要寻真铅”,但更关键的“得了真铅亦弃捐”便没有体现出来,而是直接就得到了金箍棒,这里的跳过了关窍,如果将修炼关窍进行要小说化,那么也应该写孙悟空如何借助了日月得到金精,这些才是修炼中最为关键的内容,然而里面都是缺乏的。紧接着四海龙王送孙悟空金甲时,这里如果按修炼暗喻应该是用五龙捧圣的喻意才对,这里同样对应不上。 如果将《西游记》作为丹道修炼的东西来看,无疑是支离破碎的,但是作者本来也不是写丹经,而是左右引用丹道中的一些内容作为借喻成故事,写的是小说,所以在细节上本身是不完全符合修炼的。 实际的丹道修炼,不但每个隐语背后究竟说的是什么很重要,即使知道是在说什么,那么又如何才去修,这些才是关窍,而这些核心不会宣于笔墨。 基本的结构或是节次这种东西对初习的人是最重要的,然而对于真正实际操作远远不够,所以不要指望能够从中证悟到具体的修炼内容。 看《西游记》好比在电脑上玩极品飞车,而实际丹道修炼则如同在现实中开车,两者有天壤之别。

道教与巫的关系

有神巫自齊來處於鄭,命曰季咸,知人死生、存亡、禍福、壽夭,期以歲、月、旬、日,如神.鄭人見之,皆避而走.列子見之而心醉,而歸以告壺丘子,曰:「始吾以夫子之道為至矣,則又有至焉者矣.」壺子曰:「吾與汝無其文,未既其實,而固得道與?眾雌而無雄,而又奚卵焉?而以道與世抗,必信矣.夫故使人得而相汝.嘗試與來,以予示之.」明日,列子與之見壺子.出而謂列子曰:「譆!子之先生死矣,弗活矣,不可以旬數矣.吾見怪焉,見濕灰焉.」列子入,涕泣沾衿,以告壺子.壺子曰:「向吾示之以地文,罪乎不誫不止,是殆見吾杜德幾也.嘗又與來!」明日,又與之見壺子.出而謂列子曰:「幸矣,子之先生遇我也,有瘳矣.灰然有生矣,吾見杜權矣.」列子入告壺子.壺子曰:「向吾示之以天壤,名實不入,而機發於踵,此為杜權.是殆見吾善者幾也.嘗又與來!」明日,又與之見壺子.出而謂列子曰:「子之先生坐不齋,吾無得而相焉.試齋,將且復相之.」列子入告壺子.壺子曰:「向吾示之以太沖莫眹,是殆見吾衡氣幾也.鯢旋之潘為淵,止水之潘為淵,流水之潘為淵,濫水之潘為淵,沃水之潘為淵,氿水之潘為淵,雍水之潘為淵,汧水之潘為淵,肥水之潘為淵,是為九淵焉.嘗又與來!」明日,又與之見壺子.立未定,自失而走.壺子曰:「追之!」列子追之而不及,反以報壺子,曰:「已滅矣,已失矣,吾不及也.」壺子曰:「向吾示之以未始出吾宗.吾與之虛而猗移,不知其誰何,因以為茅靡,因以為波流,故逃也.」然後列子自以為未始學而歸,三年不出,為其妻爨,食狶如食人,於事無親,雕瑑復朴,塊然獨以其形立;紛然而封戎,壹以是終。 以上出于《列子》。 神巫虽能,于常人能知其细微,却于壶子处却不能,只因壶子有道。 考于上古,周室以来,巫已沦为末流,辅文王而立国者,太公尚与太公旦也。 太公尚即姜太公,太公旦即周公,又周室之所秘者,便是周易。 太公受封而传书于鲁,故而周易藏于鲁国,孔子观史而作春秋,后得周易而大喜以作易传(按郭店楚墓竹简论),后因孔子门人弟子而传遍天下。 易,范围天地而不过,曲成万物而不遗,天地万物无有不可推演而得之者。 巫之所能者,易皆能,巫之所不能者,易亦能。 故周室之后,以至春秋战国,再至两千余年史,巫者只在片断之间,既无流芳于百世者,亦无遗臭于万年者。 非不记焉,不足记也。 又言古今能人中外皆众,有几人为巫乎?盖巫者虽通灵,却不明其理,虽有可济世亦多之济一时,故上古医者本巫,巫者为医,后世医巫而相离,而医者盛行于天下。 巫者虽通灵之事,然自亦常迷,其所能者,多不出一时一地,然因其有所能,又常迷惑百姓。 如巫以招魂附体交通于亡者,所说人事常惊人耳目。 然所招之魂,可解物理题乎?可解数学题乎?若移一不通英文之巫于美国,必不能说英文。 故而所谓巫者所通者,虽听之有声,视之有图,见之有象,却不出己身之所识也。 至于《楚語》所云:古者民之精爽不攜二者,而又能齊肅中正,其知能上下比義,其聖能光遠宣朗,其明能光照之,其聰能聽徹之,如是則神明降之。在男曰覡,在女曰巫。 又《楚语》言:“及少皞之衰也,九黎乱德,民神杂糅,不可方物。夫人作享,家为巫史,无有要质。民匮于祀,而不知其福。烝享无度,民神同位。民渎齐盟,无有严威。神狎民则,不蠲其为。嘉生不降,无物以享。祸灾荐臻,莫尽其气。颛顼受之,乃命南正重司天以属神,命火正黎司地以属民,使复旧常,无相侵扰,是谓绝地天通。” “民神杂糅”,此处民神即是各地淫祀,百姓盲目拼命祭祀,却”而不知其福”,更加人神混杂,巫自名为神,以致”民神同位,无有威严”。 圣人因神设教,为教化众生故,然已离其旨,遂设重黎之官,加以管之。 楚地崇巫之风甚浓,屈原作《离骚》,以己为大巫融之后为荣。 观《郁离子》卷亦云: 楚俗尚鬼,鬼实弗神也,而其巫谋神之。乃阴构于邑侠,请以其利共。邑侠以其情通于国侠,故得悉闻有司之事与讼狱之胜负,验如响。有不用巫言,则事之已右者必左,已左者必右。  于是楚人之奉巫过于奉王令,宁违王禁而不敢违巫言。王闻之怒,命司马戮巫而焚其祠。国人大噪,相与为讹言。于是楚旱,民皆以咎王,群小巫并起为讙,遍国中皆称鬼。王与令尹谋尽杀巫,以问熊蛰父。熊蛰父曰:“是激也,未可。夫民愚而溺于祸福,彼方兴用鬼,而吾骤遏之,未竟其所望,而谓吾怫其情,必怨。夫怨起于微而积者也。十家之邑,一日不能户无事,而况楚国乎?有事莫不诿诸鬼,则莫不倚鬼以尤王,其奚以御之?不如因而亢之。小人能譸祸而不避亢,亢而后昭其许,则不户说而喻,然后明正其法,蔑敢违矣。”乃命群巫推一大巫以主鬼而复其祠,国有事亦请焉。而大选县公,平庶狱,宽征役,绝请谒,黜贪墨,国邑之侠皆屏迹。巫言多不中,民始懈。  会鄙有西师,王集其国老以祈巫,巫不得先闻而失其辞,王以诘国老,国老愕,弗能对。乃尸巫而爇鬼,无一人敢复言鬼。 楚地所信者,奉巫而不奉王令,此便是祸患之端。 巫识有限,凡己有所不者,便造欺誑之论,以惑百姓,故坏乱民风,最常见之法,便是造作鬼神,此是祸源。 数千年来,巫祸于民者,例如后世五通邪神之类,更有《宋史》所载各地骇人听闻,杀人祀鬼之乱,蛊毒之祸。 然此之外,自古以来,亦有好道之人,欲求天地之微妙,观天地之运转,察万物之情状,其中有巫者,亦有非巫者,萃其精华,因理而述,汇之所得,以成其学。 民结之而成社,会之而成团,聚之而成教,故世间之教,如道教、婆罗门教、佛教、拜火教,莫不由此而来。 又如西方宗教之崇先知,亦皆巫流。 今世谓巫为原始宗教,所谓原始,便是蒙昧,不知天意之贵生,故巫教常用祭祀杀害生灵,如非洲、墨西哥等巫术市场,见其售卖之物,便可一观。 故小有益者巫,大祸者亦巫,世间既非巫而不能成之事,巫有何益。 故道教初奉清约大道,凡遇邪巫必破,凡有邪鬼必斩,凡有邪神必镇,凡有邪坛必毁,凡有邪庙必以天雷相劈,以使”民不妄淫祀他鬼神,使神不饮食,师不受钱。不得淫盗治病疗疾,不得饮酒食肉。” 只是此道难行,儒家祭祀三牲,本违清约之道,更因五胡乱华,佛教趁势而入,于各地加立佛像,并言淫祀之神改为护法,于民仍可祭拜,只不供酒食而改奉金钱土地。 道教清约之道,相形而见拙,无财以建庙,加以正一法位,其数有限,难发展成势,扫六天故气之功未竟。 至宋后,方有改革,如虚靖天师所传丰岳之法,取民间祭祀之正神功德大者,立丰都之神将,封地祇之神明,以助民事。 故言道教之正统有巫者,其说谬矣。 海外港台东南亚之道教,多闾山传沿,坊间如民间茅山之流,非上清茅山正道,实本茆山之属,其本为巫。盖因闾巫受神霄法于天师,故归入道教传承别支,此类名为民间道教。 若能扫尽六天之故气,奉神以用清水,民不烧香以省其材,环保节约,岂不美哉。 惜乎人世难行也。

英国的风水的秘密-伦敦威斯敏斯特宫

英国的威斯敏斯特宫(Palace of Westminster),又称英国议会大厦,在1987年被联合国选为世界文化遗产,宫殿西南角和东北角各有一个高塔。 其位于泰晤士河畔,自1547年成为英国议会所在地,由于英国是君主立宪制,重大决策都是经过议会进行,所以这是影响英国整个国运的风水核心之地。 1580年10月16日,威廉·伯勒(William Borrough)在伦敦的利姆豪斯进行了观测,发现磁偏角D为东经11.3°,而著名数学家、格雷舍姆天文学教授、滑尺发明者埃德蒙·冈特(Edmund Gunter)发现磁偏角D仅为6.3°E。观测的确切日期(约1622年),到了1626年12月冈特去世后,亨利·盖利布兰德接替他成为格雷沙姆教授,他于1633年6月第一次在德普特福德重复冈特的观察结果,并于1634年6月12日再次在同一地点重复冈特的观察结果,公布的数据表明D为4°E。 根据贫道的计算,自1900年到2021以来,威斯敏斯特宫的磁偏角变化了高达16度,如果用罗盘来量的话,这代表从风水二十四山的角度来说,一百多年,已经彻底变化了一个坐山。 根据2021年的情况来看威斯敏斯特宫,与按真北的西方夹角为10度,目前处于辛兼酉的位置,而沿岸的位置为乙兼卯,由于这里关注的是对英国的影响,所以需要以水定向,因此威斯敏斯特宫的朝向是乙兼卯,很显然这是一个发富的格局。 虽然近年来很多说法都在说英国衰落了,但这个衰落是指当年英国作为“日不落帝国”而言,实际上英国的二战后的发展只是不够出色,但仍然是很强的,人均GDP在2020年依然4.03万,在国土面积上规模的国家中,排名在前列。 从1745年的建筑对比现在的模型来看,其主体建筑尤其是议会部分保护完好。 传统的风水术,讲究财、丁、贵三个方面,财显然讲的是财富,丁讲的是人口,贵则讲的是社会地位。 在传统农耕模式下风水术中,财的方面,关注是基础农业以及初级的商业贸易,大体是以积蓄越多越好,某种意义上是对的,但对于现代的时代变化来说,如果是只是单纯以积蓄的方式来计算便会出现问题了。 这是因为现代的经济活动经产生了很大的变化,例如对债务认识的合理化,甚至认为经济活动其实就是围绕债务的活动。 对个人或企业来说,金融可以作为一种工具,将未来可能赚到的钱先挪到现在来用,短时间内筹措到更多的资金,便 可以产生滚雪球效应,然后可以再借取更多的资金,带来更加丰厚的回报,这样在短时间内实现指数级的增长。 如果一开始就赚不了钱的话,自然也不可能在未来借到更多的钱,似乎还能自动避开风险,听起来是一个不错的模式。 然而,这一切都是假设未来是增长的可能下的,如果并不能增长获利,又会如何? 那当然最后会无法清偿,造成大量的损失,这便是风险。 然而风险可以进行转嫁,比如把保留优良资产打包,再把剩下风险资产进行打包,低价卖掉给愿意处理的人,这种行为还可以进行层层转包,形成链条。 在这个过程中,债务本身也成为了商品,这在过去是没有的,但很显然这是一串多米诺骨牌,现代债务危机根源也在于此。 尽管如此,这对于各类资本来仍然非常有诱惑力,毕竟指数级增长,意味着指数级获利回报。 如果单看贴身的水,水自丁来,且见一片高楼相护,为归元之水 流经威斯敏斯特宫后,转艮出寅而去,水出巨门,也是富庶之象。 在河对面寅方的漂亮的圆形建筑,这个建筑建于1997年,被称为“伦敦之眼”,也被称为千禧摩天轮。 由于2020年的疫情影响,全球除了中国,普遍由于民众及政府的综合原因防疫不力,受到了疫情的冲击影响,全球经济也大受影响的。 这样一个显然的一个金形建筑,处于一个比较尴尬的位置,它并不能起到水口星的完全正面的作用,它像是一个放入了慢性毒药的美味菜肴,会给英国看似繁荣的运转中不断地持续带来损害。 这个建筑对应的是英国金融业,一个属金的建筑在一个属木的地方,在看似繁荣的背后,实际上会给英国不断地带来损害,现在这里对应着八运,目前仍属于得运的时候,这个损害尚且可以接受,如果到了九运以后,英国的金融业的负面影响将会爆发出来。​ 不过由于整体大格局的协调,对整个英国来说,还不足以产生颠覆性的影响。 但从风水角度来看,英国的风水格局仍稳健,保持强相对良好的发展,若是参考贫道以前所写《英国伦敦的白金汉宫风水漫谈》,里面已经指出,白金汉宫同样是一个对英国整体有利的格局。 很显然,在这种格局下,即便是整个欧洲经济都崩溃了,至少英国也会是其中日子过得相对比较好的国家之一。

高维数据检索的一些算法库

对向量进行索引化是实际使用中的必然需求,按ann-benchmarks上的benchmark看,考察如下的算法库 Annoy FLANN scikit-learn: LSHForest, KDTree, BallTree PANNS NearPy KGraph NMSLIB (Non-Metric Space Library): SWGraph, HNSW, BallTree, MPLSH hnswlib (a part of nmslib project) RPForest FAISS DolphinnPy Datasketch PyNNDescent MRPT NGT: ONNG, PANNG SPTAG PUFFINN N2 ScaNN 综合比较来看,常见的annoy算法库是最为中规中矩的,并非是其中最优秀的,比较稳定的而优异的应当是NGT的PANNG算法,还有NMSLIB中的HNSW算法,尤其是NGT的PANNG算法,在Last.fm的50000次测试中表现仍然很优异,召回率很优秀,其它的各项测试中也比较稳健。 从Issue里看到有人指出,如果采用多核进程进行运算,很多结果会有不同,一个典型的是HNSW算法会出现大幅度的提升,hnsw还有一个ivf-hnsw的改进算法,可以用于在20G内存以下的机器上实现不错的结果。 根据这个测试,一些其它算法也在被推荐,例如纯C++的实现的NSG算法,不过已经两年没去跟进了,看作者的github主页上表现性能也相当优秀,并用淘宝的数据做了测试。 还有一个叫Product-Quantization-Tree算法的,虽然作者没有提供图表,但它是一个GPU实现的方案,可能会有不错的性能,但硬件依赖似乎有些过强了,毕竟现在GPU成本不低。 在ANN算法之外的,有个叫libnabo的算法库,声称要普遍比ANN算法更快20%以上,并且支持python。 在这些评测之外的,京东的vearch作为分布式向量搜索系统,按其自身说法,不仅性能优秀,重点是可以进行分布式搜索,提供了restful的请求接口,基本上属于开箱即用,可以直接拿来就行。 而在vearch之外的, Milvus也颇具名声,在GPU的支持下,甚至可以16G的PC上实现轻松的亿级搜索。 常用的Annoy虽然性能中规中矩,但它有一个非常大的优势就是内存占用最小,如果不是极为高频的数据请求,它可以在低内存的机器上表现良好。

随笔一篇

本文首发于《道家阴符文化》 2019-08-13 台风刚过,如果从气旋上看,这股凉风本自西伯利亚过来,经过了唐山,然后被大连的台风边缘甩出,穿过了沧州,从济南而来。 所以从山东到江苏的一带天气一下变得不那么炎热了,由于风的作用,所以也看不到雾霾。 每每一抬头,便能看到的蓝天白云,又伴随着凉凉的风吹来脸,身上也是爽爽的,很是惬意。 这大体便是说的神清气爽,经过极热极寒的交替之后,阳气又复升,在一个恰好的尺度上,形成了这样的天气。 人在这种时候,总是最有活力的。 当外部天气并不令人满意的时候,尤其是在大旱的地方,天气总是让人烦燥 。 可以想象一下,站在干裂的土地上,天上无一丝的云彩,而火热太阳肆意把热量灌满在大地上,人也不免昏沉,伴随四周的树上的知了拼命的叫嚷,更是让人不得安宁。 虽然古语有说心静自然凉,其实体会过的都知道,无论心静不静,终究还是那么热,只是静了更加耐得住而已。 不过道法之中,却有其诀,静心凝神,存思寒冬之冰窖,可肃身中热气。 这是有道理的,当人在努力想象模拟冰窖的环境时,如果达到一定的逼真度,会促进人体的甲状腺素、肾上腺素等分泌增加,从而促进和加速蛋白质、脂肪、碳水化合物大类热源营养素的分解,以增加机体的御寒能力,结果会加速人体的散热。 有人或者会问,加速散热后,周围气温应该上升,不是感觉会更热了吗,当然不对的,身体散热虽然会带来轻微温度上升,但实际上在热的时候,仍然低于周围的气温。 这样做,要起效果,需要一定时间的投入,而人总不可能总是活在想象中,所以也得寻求点更现实的法子。 如果经常浏览古代民居的遗迹(比如经常窜北京的胡同),会发现巷道里总是很窄,有些狭窄到两人对面通过都不得不让让身子。 然而这样的巷道还很狭长,有的人会有疑问,为什么要修那么窄? 实际上,窄长的巷道,在有些地方被称为蛇巷,因为它狭长而弯弯曲曲,像蛇一样。 蛇是冷血动物,温度总是不高,更何况北方玄武又有龟蛇之象,这种巷道也被认为也有降温的作用。 事实上这也是有效的,所以每到大热天,总有很多人会坐到巷子里乘凉。 这在建筑学里也是成立的,这种窄而狭长的巷道,也被称为冷巷,它的特征往往除了狭窄,还有一个特征就是内部很少受太阳直射,这仍然是合玄武的象的。 所以每当风吹到巷子中,由于巷子的横截面积小,所以风在这里会加速,气压于是降低,于是便会将周围的建筑的热量带走。 这个道理很简单,只要试试用嘴吹,怎么样才能吹出来热气,怎么样才能吹出来冷气,也就都明白了。 所以,平日常说前朱雀后玄武,这是依将四象作为相对方位而言的,但是如果比类取象,实际上宅子四周都会玄武出现。 明白了这个道理,所以如果遇到那些江湖上的伪风水师,不妨问问玄武在何方,如果只会说前朱雀后玄武的话,还是多掂量下的好。 这篇文章中,说了些东西,有智之人自然能看得明白,懂行的人自然也能会同于心,至于后学之士,多读道藏后,再来看此文,便知其有豁然之处。 言不尽意,止。

疫情小论

庚子年纳音壁上土,但因丁年风木气失守,故而台风偏多,又寒冻较甚,故成木疫, 三年而发,故初因太阳寒水而施布,即冬至后有疫,戊寅己卯,值木而盛,惟入庚辰,金伐其木即止。若西方美利坚者,至此方始入春,故疫情爆发猛烈,又因时延所故,其疫难停,故必盛两月,若按阳历之论, 其入5月之中旬以至6月,始能控制。此天行时疫,然亦有人事相杂,故不尽参于节侯,如吾国以举国之力对抗,虽稍残尾气,亦为大捷,庚辰之月,尽之消矣,然如欧美,未有此决力,多随波逐流,其疫之盛,非入午月而难消。今日忽而,遂记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