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门遁甲之天门地户谈

奇门遁甲之中,有天门地户之说,入式歌云:“天乙会合女阴私”。所谓天乙会合女阴私之事,要在三奇临六仪,与三奇吉门合太冲、小吉、从魁天三门,加除、危、定、开地四户,是谓福食、远行、出入皆吉。 又《奇门秘笈大全》“抽军避寇”中云:贼势平凌我未强,抽军回避看天罡,系孟直须从右隐,仲季还宜向左藏,从魁小吉太冲地,天上加临为好方,大吉、神后、紫房、华盖,能藏万物,即行无害。 凡奇门典籍中释三门四户者,俱云“三门者;太冲、小吉、从魁也。四户者;除、危、定、开也。凡急难时,不及择奇门,以月将、月建加正时。视三将四建之下,为天门、地户,乘其方去,百恶不能害。” 更《六壬大全》中说:“贼势凭凌我未强注曰:若途中逢贼,他强我弱,抽军回避看天罡以月将加时,看天罡落在何字上,以避其强猛。系孟直须从右隐辰为天罡,如加寅申巳亥之孟神,从右道隐而避之,吉,仲季回军向左藏子卯午酉为四仲,辰戌丑未为四季,天罡加此八神之一位者,向左藏之无咎。从魁小吉太冲地酉为从魁,未为小吉,卯为太冲。此三神者,为天之三门,再为除定开危,是天门地户庇护,天上加临逃难方。以月将加时,看天盘卯酉未三字落在何方,向之可以避难也。如遇旺方,不可驻,春不宜东,余仿此。” 大体以卯酉未为天三门,然据《千金诀》中断法,门户可用于断生男女,又或可以断宅中门户,故颇有不合。 更据《六壬秘本》天门地户,天门地户,乘神符而涉杜门。玉女扶身,作禹步而乘黄黑。论亡匿之人,若遇此,即可通于鬼神也。天门地户,经云:“六合为天门,太阴为地户。逃亡当令六合临日,太阴临辰而出,为天门地户,不可克逃人年上神也。”六合太阴者,天道也,亡人乘之,乃万全。若有九天九地,必万里安。 又一注:“九天九地各有上下,春寅为九天上,申为九天下;夏午为九天上,子为九天下。秋申为九天上,寅为九天下。冬子为九天上,午为九天下。太阴临九地下,六合临九天上,临杜门而出,逃亡人必免其祸也。杜乃八门中之一门也。此门可以逃遁。八门者,休生伤杜景死惊开。出休门,遇贵人得财。出生门,遇官吉。出伤门,见血光逢盗。出杜门,利隐遁逃匿。出景门,破财,八十里吉。出死门,主死丧哭泣之事。出惊门,遇斗讼惊恐。出开门,逢酒食提挈。 假令十月寅将,壬辰日戌时,占得小吉临卯为用,此为门户动摇,为因诉讼文字交加,雀乘小吉与日为鬼,事有不宁,逃亡也。中见登明,将得天空,必因欺诈而起。甲申旬,以午未为孤,下临孤而必逃匿,终不能获。未见太冲,将得太阴,下临日上辰上见传送,将得六合,此为天门。壬辰日,秋冬日在七宫,太阴临生门,逃必善终也。 另按《雷霆阴符》载:雷称巽宫者,甲中有巳。甲子遁至己上得巳,巳是巽,壬中有丁巽也,壬中有丁巽也。丙中有辛,巽也。庚中有乙,巽也,盖以逢龙则化,用前一位也。更按遁则甲子中己为地户,癸为天门,甲戌旬中,辛为地户,乙为天门,甲申庚中,癸为地户,丁为天门,甲午旬中己为天门,癸为地户,余仿此。又奇门中云:丁己癸三干临六合宫,宜逃亡;临太阴宫,宜伏藏;临九地,宜屯守,斯所用丁己癸者,甲子旬中,丁得卯,己得巳,癸得亥故。 在《通神集》中去:“天乙神光引路,六丁玉女来扶,青龙飞腾万里,天门地户俱到。占逃亡是亡者之福佑矣。” 按《十二局天门地户返闭立成图》           子日丑日寅日卯日辰日巳日午日未日申日酉日戌日亥日 天门 丙 丙 丙 庚 庚 庚 壬 壬 壬 甲 甲 甲 地户 乙 乙 庚 丁 丁 壬 辛 辛 甲 癸 癸 丙 玉女 庚 辛 干 壬 癸 艮 甲 乙 巽 丙 丁 坤 其理为用三德之方,其用皆按出天门入地户,乘玉女而去,实用天地合德。          

《道法心传》(三)

原文: 余一介愚蒙,滥参道法,曾遇至人传授,颇知法中一二。尝思祖师之言,法行先天一炁,将用自己元神,可谓直指玄微,开明后学。奈何学者识见浅肤,自悟不及,却留心於运想之中,以为玄妙。殊不知忘本而逐末,舍真而求妄也。余始亦未明此理,博访明师所传纸上之文。或用啼字咽下於丹田,以嘲字而提出,想金光,行先天一炁。或存心火贤水,交姤於元海之中,结成婴儿,以为自己元神。余则不然,多下苦志,幸遇真师,传授雷霆一窍,说破这些道理,使余如醉方醒,前学皆妄。后又得月鼎莫先生使者一法,历说先天之妙。乃曰:道言天地之间,其犹橐钥乎,虚而不屈,动而愈出。只这些子,便是造化枢机。崇者,犹我腹也。钥者,犹我口鼻也。虚而不屈者,乃中黄先天混元之祖炁也。释氏曰慧日宝灯摩尼珠,儒家号曰浩然之气,禅宗号日安身立命处,修真之士号曰金丹,其实一也。又曰神室丹谷,又曰天地之根、万炁之宗、太极之带。其所浩浩渺渺,恍恍惚惚,无内无外,无着无所,亦无四围。动而不屈者,弃鼓则钥自呜也。愚昨奉度师铁壁先生邹君传授口诀:拒塞天河,掀翻斗柄,取水沧溟,掇动九州,将乾补坤,以离塞坎,开眼仰视为否,闭目府观为泰。多不知捷径路头,皆为先圣玄机,强立异端者,岂不谬乎? 余平生参尽雷法,未有若月鼎莫君先生之说如此之明也。使余朝夕思慕先生之学,不复再见,唯悒怏耳。先生在世,学者纷纷,多不得其传,盖谓不知道之故也。余今老矣,欲留秘诀於人间,无个知音可语,故作数图,名之曰道法精微。用留於世,倘遇达人,必当具眼。   三符风云涌注: 俺吧,其实挺笨的,所以各种各样道法都去学过,只是曾经遇到过至人教了点东西,所以才能知道法中的一点皮毛。 俺不禁想起来祖师说的,施法呢,就用先天一炁,御将呢,就用自己的元神。 这真的直指玄微、开明后学啊。但是,真是木有办法啊,现在学法的人们,见识真的太肤浅了,所以根本不去好好领悟,然而呢,就是整日只留心在各种存想的方法中,并且还认为这样非常玄妙。 却不知道这样是舍本逐末啊,舍真求妄啊。 不过说起来,其实俺吧,早些时候,也不懂这些道理。所以就去四处去寻找明师拜访学习,然而传给俺的纸上之文呢,都是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比如吧,有教用“啼‘字咽下到丹田里,再用“嘲”字提起来,然后就幻想金光一片,行先天一气。又或者啊,存想心中的火与肾中水,相互进行交媾在元海之中,然后吧,又变成婴儿,然后认为这个婴儿,就是自己的元神。 俺杂觉得就不对劲呢?怎么都像是扯犊子?所以继续狠下苦心,继续四处求学,终于遇到真师,传授给俺“雷霆一窍”的关窍。 当真师说破了这些道理后,俺才突然恍然大悟,这种感觉啊,就跟喝多了的人突然清醒过来一样。 如此,才真正明白之前所学的确实是不靠谱的啊。后来,俺又机缘巧合,得到莫月鼎先生的招使者的法,这个法里,都是在说先天的玄妙啊。 “天地之间,其犹橐龠乎,虚而不屈,动而愈出。”这就是造化的枢机。橐呢,就如同俺的肚子,龠呢就如同俺的口鼻。虚而不屈呢,就是中黄先天混元之祖炁啊。释迦牟尼管它叫宝灯摩尼珠,儒家管它叫浩然正气,禅宗管它叫安身立命处,修真的人呢管它叫金丹,其实都是一回事啊。而神室丹谷,其实就是天地之根,万炁之宗,太极之带呀。这里浩浩浩渺渺,恍恍惚惚,无内无外,无着无所,亦无四围。动而不屈,只要不鼓那么钥就自呜了。 还有邹铁壁先生给传授的口诀,是这样说的:拒塞天河,掀翻斗柄,取水沧溟,掇动九州,将乾补坤,以离塞坎,开眼仰视为否,闭目府观为泰。世人都不知道捷径路头是先圣的玄机之处,而跑去另外强立异端,太荒谬啦。 俺这辈子参尽各种雷法,从没有见过像莫月鼎先生说得那么清楚明白的。这让俺天天都想着能更多地学习先生的学问,只是可惜再也见不到了。先生在世的时候啊,有很多学的人,然而都没有得到先生的传承,其实就是因为“不知道”啊。 俺现在年龄大了,所以打算留点秘诀留在人间,因为没有知音啊,所以就干脆作一些图,取了个名叫“道法精微”,留传给后世吧,如果有明白四达的人看到的话,必然也会加以重视的。

《道法心传》(二)

原文   夫五雷者,本阴阳二炁之所生,五行之所成,阴节炁而降升,应斗柄之运转。有生有旺,有收有藏。自冬至复卦一阳生,临卦二阳生,泰卦三阳生,大壮四阳生。当此时也,节炁春分,巽风鼓动,地潮郁蒸,前弦之后,雷乃发声。夬卦五阳生,乾卦六阳数足,神炁必合,必待震动,以施号令。若非水火激剥,则不能发,故阳极则阴生。自夏至娠卦一阴生,遁卦二阴生,否卦三阴生,姤卦四阴生。当此时也,节炁秋分,金风肃煞,万木飘零,后弦之前,雷乃收声。剥卦五阴生,坤卦六阴数足,皈根复命,保炁养神。阴极则阳生,周而复始,生生化化之道,未尝间断。行雷之士,须是洞晓阴阳,深达造化,明天地动静之机,识风雷炁候之变,知风雷雨是何物也。因何而生,为何而起,起於何方,应於何月日时,动何部之雷,则有狂风骤雨轰天霹雳之威。然起必有伏,伏必有起,起伏之理,谁之使然?余尝记伊川先生问邵尧夫曰;今年雷风甚处起?只此一句,括造化之妙,可精思熟味。若知此一窍通则万窍皆通,一神动而万神皆动。东南巽方,非召雷之所,用之则徒弄精神耳。但此一窍,无象无形,无前无后,无长无短,无阔狭之可量,无东西南北之可别,正在乎天地交界之中,阴阳混合之处。虽鬼神妙用,亦莫能窥。惜乎后学之人,不明此理,却认臭尸肉孔,留心於丹田之中,着意於两肾之间。或运炁於脐下,或目视於泥丸,胡思乱想,便为明了。与余说一窍,不亦远乎。故前有言云:风云雷雨藏乎一,法这个孔窍多不识,激剥遍天龙阵乱,煞风煞雨轰霹雳。人能观天之道,执天之行,自知之矣。如是阴阳不调,炁候失节。或阳盛阴衰,遂成亢旱。或阴盛阳衰,变成水泌。要在行雷之事,调燮阴阳而和畅,斡族造化以流通。踏翻斗柄,召雷雨以救焦枯;拨转天关,起风霆而扫阴翳。但今之学者纷纷,多不得明师传授,往往道听途说,窃学漏法。不寻心中之至宝,但求纸上之玄文。谈玄说妙,夸己非他。言清行浊,不顾天条,以致三官鼓笔,五帝列言,身谢之后,魂堕酆都,受诸苦趣。嗟乎,行法如此之难也。可不畏哉,可不畏哉。后学之士,切宜勉之。至元甲午上元日,松江后学雷霆散吏景阳王惟一述。 三符风云涌注: 五雷这个玩意呢,其实本来就是阴阳二气产生的,然后由于五行的相互作用,使得气有了升降,并且呢,在这个过程中,斗柄的运转与它总是同步的。 所以么,有生的,有旺的,有收的,有藏的。 当冬至开始,复卦的一阳始生了,然后到了临卦的二阳生,泰卦的三阳生,大阳的四阳生,此时就到了春分了。 东南风此时鼓动啊,地上的水蒸发得也更厉害啦,在这个月十五之前第一声春雷就发出来了啦。 然后又到了夬卦五阳生了,乾卦的六阳数足了,此时神炁必然是相合的,只需要等待条件满足就能震动,所以在此时可以施以号令呀,哪什么是号令呢,告诉你,如果没有水火进行激剥的话,它就发不出来,那你明白了么? 此时就到了夏至,夏至是姤卦一阴生,然后遁卦二阴生,否卦三阴生,观卦四阴生。在这个时候呢,节气到了秋分,秋天属金,其风肃杀,所以万木飘零,到了十五以后啊,雷便收声了。 又到了剥卦五阴生了,坤卦六阴足了,此时便是归根复命,保炁养神。尔后阴极又阳生,周而复始,循环不已,这便是生生化化之道,从不间断。 想要行使雷法人们啊,你们必须先要洞晓阴阳,深刻地明白造化,并且搞清楚天地动静之机,识清风雷气候的变化。 必须要知道风、雷、雨,它们到底是什么?它们是如何产生的?是为什么而起的?又会在什么方位上出现?会在哪年哪月哪日哪时出现?动的又是哪一部的雷? 而漫天狂风骤雨轰天霹雳之威的时候,既然此处起,必然有彼处伏,彼处起,也必然有此处伏,那么这个起伏的道理,是什么呢?它们是什么导致的呢? 俺啊,还记得伊川先生曾经问邵尧夫说:今年的风雷何处起? 不要小看这句话啊,就这一句话,就已经包含了无穷风雷之妙,一定要好好地去感悟一下。 如果能将这个关窍想明白了,那么就一窍通万窍通,一神动而万神动啦。 至于世俗常说的东南方,那可不是什么召雷的地方,如果非要相信这个的话,结果只能是浪费精神。 这一个关窍呢,它是无象也无形的,并且啊,它无前也无后,无长也无短,没有什么宽阔与狭窄的分别,更没有什么东南西北。 它正好在天地的交界之中,又是阴阳的混合之处。即使是有着鬼神妙用,同样也是窥视不到其中的妙理的。 只可惜后来学习的人啊,只盯着自己的肉身下功夫,留心在丹田之中,或者是着意于双肾之间,或者是往脐下运气,或者是用眼视泥丸,整天啊胡思乱想,还以为自己修的是对的。 然而这跟真正的那个关窍,差了十万八千里啊!!! 所以,在前面就说了:“风云雷雨,藏乎一法,这个孔窍多不识,激剥遍天龙阵乱,煞风煞雨轰霹雳。” 人呢,如果能观天之道,执天之行,那么就都会明白了。 如果是阴阳不调,气节失候的时候,那么就可能导致阳盛阴衰,结果就是干旱,又或者变成阴盛阳衰,于是就成为大水灾。 所以么,才要行使雷法,调和阴阳,让它和畅,斟酌造化让它流通,踏翻斗柄,召来雷雨治理干旱,拨转天关,运起风与雷霆而扫除阴翳。 只是今日学者啊,往往没有明师传授,都是旁学巧窃一些法门,却不往自己的心中去寻找至宝,都试图在纸上试图找到真法。 然后整天呢,就只知道是谈玄说妙,天天各种夸耀自己,虽然说得好听,然而实际行为上却是不堪入目,以至于被三官大帝的检校,被五帝列言,等到有一天去世了之后,也只能魂堕入丰都,然后受尽苦难。 唉,行法那么难,你们怎么就不怕呢?怎么能不怕呢?! 后学的人啊,一定要时时谨记勉励自己啊。 至元甲午上元日,松江后学雷霆散吏景阳王惟一述。

《道法心传》(一)

原文: 余自幼酷好行道法,不惜劳苦,拜师传授,不知其几人矣。世问玄关一窍,玄牝之要。但即两肾中间,脐下一寸三分,以为玄关,明堂六合,丹田口鼻,以为玄牝。世问五行生克,水火激剥之妙。乃日:书金木土水火,交错於井字之中,以为生克;缎砖符投於水中,作评驭之声,以为激剥。余思此说,恐未造玄。是以用心三十余年,观风云聚散,气候之变通,默会其心,喜不自知。宿生多幸,又遇至人,一言之下,即证无疑。盖天地之动静,日月之运行,四时之成序,万物之发生,皆出乎太极流行之妙。圣人莫能形容,强名曰神。其神非青非白,非红非黑,非火非水,非方非圆,亘古亘今,在乎人心,清静则存,秽浊则亡。故精住则气住,气住则神住。三者既住,则道法备。散而为风云,聚而有雷霆,出则为将吏,纳则为金丹。惜乎后之学者,滥游於邪径,昏迷於欲海,断丧本真,却认纸上之文,以为秘宝。可谓舍真求妄,骑牛而寻牛。所以萨真人曰:一点灵光便是符,时人错认墨和朱。精神不散元阳定,万怪千妖一扫除。虚靖天师曰:神若出,便收来,神返身中气自回,如此朝朝还暮暮,自然赤子产真胎。何况人人有分,皆可为也。岂可自弃,甘心赴为九泉之下,探可叹哉。余故作心传,以明后学。如先达之士试览之,心点头也。至元甲午上元日,松江后学雷霆散吏景阳王惟一述。 三符风云涌译: 俺呢,打小就特别喜欢道法,所以不怕苦哇不怕累,四处拜师找人学习,已经都记不清有多少了。 世上的人都说,玄牝的关键是这样的:在两肾的中间,并且脐下的一寸三分处就是玄关,还有啊,明堂六合丹田口鼻一起,就叫玄牝。 世上的人又说,五行水火激剥的奥妙,就是用笔写上金木水火土这五个字,交错在井字上,说这个就叫生克了。还有呢,作成一块砖符往水里扔,这样就说是评驭之声了。 俺思来想去,觉得这些玩意都是扯犊子。 所以俺干脆自己花了三十多年时间,专门就揣摩风云聚散,气候的变通,渐渐地有些明白了,后来突然明悟了,非常高兴。 加上估计俺祖先积了大德了,竟然遇到了高人,然后跟其交流了下,果然俺悟到的东西得到了佐证。 天地的动静,日月的运行,四时的有序,万物的发生,其实是因为太极的流行之妙啊! 这是连圣人都难以描述的,所以就只好称它“神”,这个“神”,不是青的,也不是白,更不是红的或是黑的,它不是火也不是水,更不是方的,也不是圆的,从古至今,其实都在人心呀。 当清静的时候啊,它就出现了,当秽浊的的时候,它就消失了,所以才说,精住了气才能住,气住了神才能住,精气神三者都聚在一起,道法的基本条件就有了喔。 所以就能散而为风云,聚而有雷霆,出则为将吏,纳则为金丹了。 可惜啊,后来的这些学道的人,总是追求歪门邪道,整天沉迷于欲海之中,这样失去了本真,老盯着纸上的东西,以为是秘宝。 这真是真东西不要,专门往假的挑啊,尽搞骑牛找牛的事。 所以萨真人说了::一点灵光便是符,时人错认墨和朱。精神不散元阳定,万怪千妖一扫除。 而虚靖天师则说:神若出,便收来,神返身中气自回,如此朝朝还暮暮,自然赤子产真胎。 这些都是人人能够做到的,你们怎么竟然能自暴自弃,就那么甘心死了去九泉之下呢?真是可叹啊。 俺就是因为这些,所以写了心传,用来让后学明白。如果有先达之士,看看必然也会赞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