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参考

河北女孩左手英语右手汉字 堪比小龙女

左右手同时写不一样的汉字,甚至左手写英语与右手写汉字同时进行,河北省邯郸市一位23岁的女孩能运用如此令人瞠目结舌的“分心术”,“一心二用”堪比武侠小说里的小龙女。 记者近日在邯郸市见到了这位名叫陈思远的女孩。据她介绍,自己不是刻意练习出来的这项技能,而是自然形成的:“上高中时,有一次为了突击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我下意识地想到用两只手同时写作业,结果真成功了。同学们都觉得稀奇,纷纷学这一招,但没有一个人学成。” 在一张摊开的白纸上,陈思远现场向记者展示了她的绝活。记者让她同时写“邯郸”两个字,只见她左右手各握一支笔,左手写“邯”,右手写“郸”,同时起笔,同时落笔。 “我还能一只手写汉字,一只手写英文。”陈思远说。记者随机让她写“水杯”,她左手握笔写出“CUP”(中文“水杯”的意思)英文词汇,同时右手握笔写出“水杯”两个汉字。接下来记者又给她点出了好几个不同的词汇,陈思远都能同时一手写英文、一手写汉字。 陈思远的父亲陈三国对女儿这项技能颇为自豪。他说:“我一直喜欢读武侠小说,只有武侠小说里的小龙女、郭靖等虚构人物有这种‘一心二用’的本领。现实生活中我查了很多资料,目前还没有找到类似的人。” 在陈思远的家里,记者看到各种各样的外语辞典,有俄文、西文、韩文、阿文等十余种,陈思远告诉记者她非常喜欢背外语辞典,而且记忆力也比较强。“我现在能清楚记得一岁时我爷爷办公室里的场景,家具布局、水壶颜色等,不过仅限于几件事而已。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记住这些事情。”

科学家发现可预测死亡时间的基因

腾讯科学讯(过客/编译)基因“开关”决定了我们身体的很多特征,包括头发颜色、血型等等,而且对于某些疾病非常敏感。现在研究人员认为他们已经发现了一种能够决定更加怪异事情的基因:一个人可能离世的时间。在发表于2012年11月《神经学年鉴》杂志的一项研究中,研究人体生物钟(也称作生理节律)的科学家们声称发现了基因变体,不仅能够确定你能否成为一个早起的人,而且也能够以令人不安的精确度预测出你可能去世的时间。 这是一种控制人体生理节律的基因,或许是当人接近死亡的时候,身体会还原到一种更加自然的生理节律 根据哈佛医学院公布的一份声明,这种基因可能存在三种核苷酸组合(四种核苷酸构建了DNA模块):腺嘌呤与腺嘌呤组合(A-A)、腺嘌呤与鸟嘌呤组合(A-G)、鸟嘌呤与鸟嘌呤组合(G-G)。Clifford Saper博士在声明中写道:“这种特别的基因类型几乎影响每个人的睡觉和觉醒模式。而且它拥有一种相当深远的效果,拥有A-A基因类型的人们比那些拥有G-G基因类型的人们要早起大约1个小时,而A-G类型的人醒来的时间几乎正好就在中间。” 此外,研究人员已经发现1200名参与实验的老年人中有一些人的去世时间与这些核苷酸序列所准确预测的时间相差只有几个小时。具有A-A和A-G基因类型的病人在上午11点之前去世,而拥有G-G组合的人趋向于下午6点左右去世。Saper说道:“因此真的有一种基因预测你去世的时间。不是日期,而是一天中的时刻。”据《大西洋月刊》报告,研究人员相信他们的结果或许是当死亡接近的时候人体会还原到一种更加自然的生理节律感应阶段,而不是生活习惯所产生的循环。

科学家在人体内发现“道德分子”

腾讯科学讯(过客/编译)在一个被称作最后通牒游戏的试验中,两个人中有一个被给予了100美元,并且他必须描述如何与第二个人来分这些钱。如果第二个人不满意这种分配,那么她能够拒绝,但是随后钱就会消失,而没人得到任何钱。神经经济学家保罗-扎克和同事们已经对这项试验进行了各种各样的改变,在一个试验中他们事先在一些参与者鼻子上喷洒了催产素,而且发现这些参与者提供给别人的金钱份额提高了80%。 大脑中的化学物质催产素能够决定一个人的慷慨度和自私度 扎克的研究表明催产素在促进社会行为方面扮演着基本的角色,这种化学物质最出名的就是在分娩和哺乳期期间产生的一种激素。催产素也被用作一种神经传递素或者脑细胞间的信使。扎克说道:“他们全都把自己放在第一位而且属于不适合于社会性生存的生物。催产素特别能够提升人们的同情心,而且当这种化学物质在某些人体内遭受抑制的时候,他们就变得更加倾向于自私的行为。” 但是这种方法并非对每个人都奏效。扎克借助一位年轻的加拿大女性斯蒂芬妮的案例做了说明,她是真人秀“飞黄腾达”中一名真实的竞争者,她把自己称作是贪婪女神。扎克为斯蒂芬妮播放了一段描述一个死于癌症的两岁男孩的视频。不出所料的是,这段视频引起了强烈的反应,扎克发现它引起了观看者的催产素水平的平均提高了47%。然而斯蒂芬妮的催产素水平只提高了9%。 扎克对读者说道:“她并不具备同情的生理机能。”荷尔蒙睾丸素抑制催产素,但是扎克发现,当斯蒂芬妮拥有显著的低水平睾酮时,她却拥有异乎寻常的高水平二氢睾酮(DHT)。他推断DHT阻塞了她体内的催产素。扎克和同事们发现被给予睾酮的男性在进行最后通牒游戏时慷慨度比其他人低27%。但是尽管存在这种反社会性的影响,睾酮确实帮助维持了社会秩序。扎卡发现,事实上拥有高水平睾酮的人们倾向于惩罚那些被看做不合作和贪婪的人,甚至会耗费他们自己的资源来这样做。 斯蒂芬妮的个人史也提供了一条线索,在斯蒂芬妮的案例中,她的父亲是一名毒贩,当她年轻的时候就成为一名无家可归的瘾君子。扎克在他的书中写到,在她念完中学之前,她的父母都死于艾滋。根据他在三对三彩球游戏时的观察,他猜测她的贪婪只是集中于金钱上,在其它的情况下她能够表现出合作的行为。其它的研究也探索了这种化学信使的复杂效果,催产素也已经被冠以“情毒”的名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