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古籍

汪元标所涉之籍

《金精廖公秘授地学心法正传画策扒砂经》,其由宋虔州金精山人廖禹着,豫章栗坞伯才甫彭大雄集,明新安星源孟隆甫江之栋辑,古歙承景甫汪元标校,季常甫吴公遂阅,收有大量地穴之图,收于故宫丛刊之中。 《佐元直指圖解》旧题刘基撰,汪元标订,江之栋辑。世有《佐元直指赋》一篇,传为基所著。天启丁卯,之栋因演为图式而纂注之,元标则为刊刻以行者也。其书以相地为主,于山运、卦位、星官、吊潜之说略具,八卷以下详选择之要。末附上官山行吉凶,间采六壬遁甲游鲁奇仪之说,视术家游谈不根者,尚为简当。 评:洪武年间并无壬午岁,故此书定伪。 《刻仰止子参定正传地理统一全书》十二卷首一卷,明余象斗辑。明崇祯元年(1628)余应虬、余应科刻本。十六册。半页十一行二十八字,四周单边,白口,单鱼尾。框高22.4厘米,宽13.4厘米。首一卷题“三台山人仰止余象斗编著”。前有崇祯元年汪元标序、崇祯元年祁彪佳序、天启七年(1627)胡明佐序、崇祯元年钱继登序、天启七年释大舣序、崇祯元年朱守键序、余象斗自序。凡例十九则。又首一卷题“嘉善钱继登龙门父、赵田袁俨若思父参阅;同安胡明佐良甫父、武水朱廷旦尔兼父较订;西一余象斗仰止父著述;书林侄应虬犹龙父、樵川男应科君翰父绣梓” 其它《警语类抄》无涉于术数,故不提之。 评:余象斗为一书商,然所辑之书,其多私意拼凑删改,炫人耳目,其所刊评林本《水浒》便已混乱不堪,又其更喜胆大抄袭,既涉术数,不可尽信。

为什么要研究神经网络?

   有人问我,你为什么突然有兴趣研究这个了,其实答案很简单也很无奈,市面上现在没有合适的可以识别古籍毛笔字尤其是繁体的软件。太多的法本需要整理成电子文档来保存,在下一直的志愿就是以后能建立一个道教图书馆,里面放上各门各派的法本,任天下道友随意观看。    但要建立这个,需要有一个良好的识别软件,能够对古籍的文字进行提取,并且对于那些字库中不存在的讳字及符文,能够自动转换成图片,这个无论是adobe acrobat pro,ABBYY_FineReader,或是汉王 PDF OCR,中文的识别还是偏重于规则的汉字上,而在设计时也是通过内部的一定变形来进行泛化,用来识别毛笔字,尤其对于那些竖排的无标点手写古籍来说,只能说是惨不忍睹。   既然没有人做这个事,就只能自己来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