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数学

答知乎问:五行为什么是五个?

为什么是五个?这里删减复杂的数学证明的过程,以免让人不敢看下去,有兴趣者可自行推演。 现在设有个集合G: 如果对其中的元素进行两两比较,我们要建立一个模型来表达它们的差异关系,会发生什么情况? 事物要进行比较,两两比较必然是有差异的,如果我们以这样的规则: A与B不同,A与B相同,要表达这个集合的特点,会出现什么问题? 凡与a相同的,归为一类,凡与a不同的,归为一类,如果将相同认为是1,不同认为0,则会构成类似这样的样例集合。 T = {0,1,1,0,0,1,1,….} 但如果这样,设a=1,b=2,c=3,则以a与abc比较,b与abc比较,c与abc比较: 可得: 显然,对于来说,b与c是相同的,这个显然是不对的,因为中并不认同b与c是相同的。 那么现在来改变一下规则:如果B大于A为0,否则为1,来表达集合特点,仍用原例: 描述成一个矩阵,即: 那么这样就完全可以表达了,即使是无穷多个元素也是可以表达得出。 然而,这里面虽然用的是二分法,但是隐含了一个相等的表达,而相等在这里面是没有表达出来的。所以如果采用三个分类,如果设A与B,相等为0,大于为1,小于为-1,形成的实际上像这样的矩阵: 通常在描述阴阳时,可以看到描述通常是基于阳或其于阴来进行,以便于表达阴阳的不同时刻的状态。比如:冬至一阳生,而阳气渐升,升至夏至,而一阴生,阴气渐长,而阳气渐退,从十二辟卦中这种比较明显,要看明白它的关系,你的注意力得放到阳或阴上,于是便出现了参照点。 这个是一个静态的模型,然而我们知道自然界实际上并不是静态的,是相互转化与变化的,一个事物可以作用到另一个事物来影响另一个事物。 这种关系如果不进行表达的,仅仅使用阴阳便足够了,但是如果要表达这种关系,显然只是用静态的阴阳的理念是不行的,这个关系表达必须要进行扩展。 假设其中的元素相互间是有互动关系的,而作用关系的结果,可以用函数来表达,前面的教训我们知道,仅仅设定为A能影响B或是A不能影响B,是会产生逻辑矛盾的,必然需要更具体的描述才可以。 首先我们知道要模拟现实世界是:X与Y的影响,那么可以写作. X,Y,为所代入的变量。 当F(x,y)>0时,我们认为Y能生X。 当F(x,y)<0时,我们认为X能生Y。 当F(x,y)=1时,我们认为X等于Y。 如果直接是用乘法的话,它是满足交换律的,然而现实世界描述事物,是有先后顺序的,因为我给你一拳,并不代表你给我一拳,所以这样的表达式是不对的,因为它不能反映与主作与被动的动态关系。 嗯,不对为什么还列公式,因为好看啊,知乎上的答案不都是乱列公式乱贴图,于是才有人看么? 那么A作用于B与B作用于A是不相同的,所以这里元素之间两两之间,如果以A为关注点,A的变化有五类被影响的方式: A使B增长 ==》 A生B A使B减弱 ==》 A克B A被B增长 ==》 B生A A被B减弱 ==》 B克A A与B不变 ==》 AB和 因为它们之间有序的,所以问题转换成了这样: 构造一张双向图,图的结点之间的关系可以表达出A与B的作用关系,在这张图上,任何一个结点,都能表达于受其它结点的影响,同时影响的传递必须是能够循环的,这样才能表达动态平衡,而且这个图要足够的简洁。 因为是A与B之间是五组关系,这实际上是一个排列组合的关系,这五组关系,总共需要多少点来组合? A与B两两组合,很轻易就得能到答案:,故x = 25,即25个结点。 25个结点,可以分布成一张5×5的图,然而最少用多少种分类可以表达这25个结点之间的关系? 这里举例一个比5X5更大的图好说明问题。 将 节点中关系分布出来后,以对角线上的aa,bb,cc,dd,ee等作为图的结点,那么现在已知要表达最少五组关系需要25个节点,那么最少要几种分类可 以表示25个元素,这个问题实际上变成了这样的描述:以任意一个结点与其它结点进行连接,最少可以用几个不同的矩形可以全部包括,显然这个矩形就是分别是 aa到bb,aa到cc,aa到dd,aa到ee不同的矩形,即4个矩形。 … 阅读全文 答知乎问:五行为什么是五个?

公式之外的意义重不重要?

  在很久以前,就开始产生了迷惑,对于一些事情很糊涂,而糊涂之后也没有想过反省,于是也就继续胡涂了下去,竟不想这反而会成为一个巨大的障碍。   最早的时候,是从一些数学问题开始的:如果用方程式去解答明明很容易,为什么还要创造那么多奇怪的思维方式,直接用方程的思维方式不是更好?   《孙子算经》:今有雉兔同笼,上有三十五头,下有九十四足,问雉兔各几何?   这是现在小学生都会解的题目了,答案是比较简单的。   一种思维方式是这样的:三十五头是总数,那么假设全是鸡的话,应该只有七十个脚,而多出来二十四只脚,肯定是兔子们的,而前面都数了两只,所以后面这里的二十四只除以二就是十二只就是兔子数了。   如果是改成方程它是这样的:x + y =35 , 2x+4y=94   如果联合解,2*(35-y)+4*y = 94  => 2*35-2y+4y=94 =>  2y = 94 – 2*35        实际上这样就是上面的数学意义所在,但是如果使用方程式的话,可以少一个思维转换的过程,而方程式的每一步都可以演化出来一个现实意义,但其中有可解的,有晦涩的。   那么就产生了一个问题,是伴随其中思考的每一步的意义重要,还是核心只用数学计算更加重要?   灯泡厂生产灯泡的工人,按得分的多少给工资。每生产一个合格品记4分,每生产一个不合格品不仅不记分,还要扣除15分。某工人生产了1000只灯泡,共得3525分,问其中有多少个灯泡不合格?   正向就是4分,负向就是15分,这题解法是一样的,1000个灯泡假如都是正的,就是4000分,但显然比3525多了475分,因为前面都算了4分,所以这里相当于要倒扣19分,所以475除以19等于25个不合格。   但这道题其实可以无视内涵,直接列方程,4x-15y=3425    x+y = 1000,然后简单就可以求出x,y,于是就直接得到结果,也就是说,方程的解法相当于把壳打开来了,而这样就能得到直接的答案。   现实于是就显得十分冰冷了---它们根本不在乎你外面怎么包装,只要内在的结构满足了一定的特性,它就属于该结构,就可以采用固定的方式得到结果,而在于公式之外的任何其它的包装,都是没有意义的。   这说明现实的客观性,你无论怎么试想去幻想它们遵照你的想法都是没有用的,它们不会依你所愿,同时按照墨菲定律来说,坏事总是会发生的,这也就是说,它们总是不会依你所愿的。   而要让一切变得可控,就必须要自己去做点什么,但做点什么是否违反了无为之道?有点脑子的人,都是绝然不会相信世面上的那些无为的解释的。   《道德经》中说:“道常无名,朴.虽小,天下莫能臣.候王若能守之,万物将自宾.天地相合,以降甘露,民莫之令而自均.”   万物自宾,天地相合,降之甘露,而不需要去要求民众,他们就会自发的公平相处。然而这一切的前提是,“能守之”。既然是“守”可又是无为?开篇已然说了:“此两者同出而异名”,所以有为无为,其实都是同出,不在有为,不在无为,而在有无之同出之处。   故而文始真经说:“圣人御物以心,摄心以性,则心同造化,五行亦不可拘。”   然而又不能因有无而以为有同于无,因为它们还是不同的,相同的只是同出,所以有云:“勿以圣人力行不怠,则曰道以勤成;勿以圣人坚守不易,则曰道以执得。圣人力行,犹之发矢,因彼而行,我不自行。圣人坚守,犹之握矢,因彼而守,我不自守。”,世人总是以圣人为榜样,但是有时候只是学了圣人皮毛而没有学到内在,圣人行事,如常人搭弓则射箭,常人是主动拉箭去射,而圣人拉弓却是因彼而应,并非由自己主动去做。   若是依此来解,再回首看历史上很多案例,会发生一个有趣的事,很多易术上的断例,有些看似有详细的解析,但是此处这种说法,彼处另种说法,前前后后却是没有一个完整而系统的说法,这说明在其背后必然还有一套推算逻辑,而这套逻辑才是真正重要的部分,其它的都是在这些核心逻辑之外所演绎出来的种种演绎。   所谓“万变不离其宗,便是此义。”,如同掌握一个方程之后,便可以千变万化挪移运算符号,而第一步都可以构造出一个“可解释”的现实意义出来,但这种现实意义其实是不重要的,最重要的仍然是其核心的结果,其它都不过是在确定的结果的基础上各种增加装饰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