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改变命运的一些东西

  在人生的路途中,总不可避免会面临遇到无可奈何的事情。
  
  对于这类情况,你往往会听到一些故弄玄虚的说人,要顺其自然,要顺势而为,因为道法自然,所以不用去管它,得过且过好了。
 
  有人真的信了,于是自有了一种采菊东篱下的陶醉感,熏熏然而不可自拔,久而久之,竟是自觉乐得逍遥,突然间或遇不可抵御的灾难,或是意外之间突然患上绝症,于是才发现原来现实如此残酷,之前的自我悠然不过是自我欺骗的梦幻罢了。

  也有觉得不服气的,凡事一定要究个根底的,于是出现了强烈的强迫症症状,不断去试图用错误的思维方式去得到一个想要得到的答案,当然这个是不可能的,所以最终仍然是不免于失败。

  于是有人感叹说,命运不可违也--因为无论怎么做都是不对的。
 
  真的无论怎么做都不对吗?其实只是做错了罢了。每个人都不可能保证自己的世界观与真实世界是相契合的,因为真的足够契合的话,那是需要天人合一了,而常人做不到这点,就说明这种契合力量很小的。
 
  既然这种力量很小,必然的要去影响到现实世界是很困难的,就像吸引力法则那类运用心灵的能力一样,是一种良好的内风水改良方式,确实能收到一些效果,但更多情况下,其实它们无法起到无限大的作用。比如你设立的目标是在金融上超过巴菲特,大多数情况下就只能是一种不切实际的幻想了。

  但这种力量其实是有弹性的,如果你非要以物质性的比喻来看待它,它就真的被束缚了,若是考虑它其实是不是物质性的存在,于是便能理解,它是其大无外,其小无内的,这就意味着,其实它的力量大小,还是可以按一定的规则来进行变化的。

  曾经遇到一个有趣的事,是一个癌症患者,医院说他只有几个月的命了,他来期望探求有没有能多下去的办法,看八字也是无水的,然后遇到燥土之运,流年上搭配又是极凶,看也是活不久的。当时问他患病如何,他说疼痛的时候难忍,那时候真想死,但是不痛的时候,终究还是想活下去。当时所学甚浅,也实在没有什么好办法,于是便问他,是痛不欲生之中活着,还是快乐之中去世比较好,他说如果能快乐的去世当然更好了。因为之前看病他已所剩无几,于是就给他出了个主意,去北极圈看极光,去深刻地把极光记忆下来,多拍些照片放在家里,以后每当疼痛时,就去拼命去想象极光,这样挺不过的那天,也能在至少在心灵上优雅地离去。等他离世那天,再让其家人联系,到时给他做个超度好了,其它时候就别联系我了。

  过了很久,都没有人联系,偶想起此事还觉得奇怪,想来或是他的家人不愿意联系吧,这种事也没什么好说的。过了几年多,一日突然接到电话,是他的家人打来的,说他昏迷不醒了,颇觉得意外,后来仔细问询才知,他那次去看完极光回来,然后身体虽未见变强,但也未见变差,大多数时候与常人无异,他家人问过他,他每次一疼时就努力去幻想极光,久久的,竟是慢慢的觉得不那么疼痛了,这次昏迷不是因为他原来的病,而是因为出了车祸,他家人考虑到他的身体情况,估计这一关很难挺过,所以才联系了。

  当时听到,便觉得,想来这次车祸也是不会造成多大问题的,后来果然没多久就醒了,当然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车祸住院时检查身体,肿瘤已经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后来那人一直还好好活着,除时有些许奇怪疼痛外,已经没有其它问题了。

  过了数年,读到一篇国外的文章,发现这样的案例并不是只有一例,在国外也有不少人遇到有身患绝症去看极光,然后不药而愈合的案例,虽然这类案例不多,并不具有统计意义,不过终究是存在的,并不是偶然的巧合。有学者做了一些探讨,认为这是因为在目睹巨大震憾的场景后,心脏分泌的荷尔蒙分泌激素导致。

  这里就产生了一个巧妙的事情:单纯的想象是不可能改变癌症的,实际上乐观的、想活下去的人很多,但不总能如意。然而这种能对癌症产生影响的因素,实际上还是有物质上的原因的,但是这种原因,又是要由心理上的感受来进行引发,最后又转了回来,心理上的主观作用对癌症是确定有用的--只是方式是否正确决定了影响有多大。

  所以,一个人的命,能不能改,这个是很难下断言的,但这世上的事,总是没有百分之百的定律,当你认为可以改变时,你会发现绝大部分人的命运不会发生丝毫动摇,而当你认为不可改变时,总有出现一些反例来教育你。

  其中的关键因素是,试图去改变的人,是否能够把一种单纯的意愿化为客观的现实影响?

  这个世界中真实的情况是,大部分人叫着如何如何通过积德行善改变命运,喊着要如何多努力去抗争,也就是光喊喊而已,并不会付出实践,这样的人起码占了人群中的80%,这些才是那些不可改变的现实,所以世上虽然有奇迹,但也不太可能发生在这些人身上。

  很多人会迷失于一种错误的矛盾的逻辑:命运如果是可变的,那为什么可计算,命运如果是不可变的,那么怎么可能可以改。

  这里把“可计算”与“可改”放到了对立面,本身就是一种逻辑错误,这世间的万物是动态平衡的,无时无刻不在发生着变化,然而在这些变化之中,又有相对状态稳定而不会变化的,如分子总是运动的,但一双筷子你把它放在那里,分子无论如何运动,放上十年八年,只要没发霉,你一样可以拿来夹菜,它仍然还是筷子。

  一般而言,推算一个人命运就好比认出了一双木头筷子,而筷子要摆脱掉它自己是筷子的命运,是很困难的,因为无论内部再怎么运用,整体上它还是根筷子,最多运动快一些的能量更高一些,会让筷子更热一些罢了。

  那如果筷子不想做筷子,有什么办法?一种是运动到了极快,让筷子自己终于燃了起来,于是就变成了焦炭,这样筷子就改变了自己,但这个前提需要巨大的能量。

  在印度的原始宗教里,修行基本上就是这样的概念,不要指望修行本身能够改变多少,因为这需要极其强大的能量,更多的是通过刻苦修行,或者繁复的祭祀,能够引起梵天或湿婆的关注,于是给予能量,然后可以顺利投生更好的种姓或六道中去,或者修炼得更好,最终能够梵我合一而成就。

  而后来产生的佛教里,指导的是要明悟禅那,筷子其实只是一种因缘和合的产物,这个筷子本身它是不存在的,它筷子这个名字也是人强加上去的,所以是筷子而非筷子,而非非筷子,故而放弃对筷子的认识,不拿筷子当筷子,故而无筷子,领悟苦集灭道,自然筷子也就不是筷子了,然而这种情况下谓之涅槃。

  而在道家的思维里则不是这样的,筷子就是筷子,既然是木头筷子,就把它变成其它东西好了,从内向外修持,使得内部发生真实的物质变化,最后变成了一双金筷子,然后金筷子再变成一个先天的气,于是用这个气可以任意变化成其它的东西。所以道家的修炼更关注内在细微的东西,同时是能够确实产生真实影响的东西,并不会凭空仅仅建立在心灵之上。

  自然不同的思维方式会导致不同的思考结果,所以印度式有很多问题解决不了,所以会重业力影响,而传统道家因为可以解决问题,则不需要关心业力这种东西。

  一个好的思维方式,能够解决更多的问题,举例来说,比如看到远处有两座山,它们之间隔得有湖泊,有山岗,有乱石,现在要测算它们之间的距离。

  如果是印度式思维,在看到这个时,会告诉你,这两座山间的阻碍实在太多了,这是不可能测得了的,即使去测也会阻碍重重,难以精确,而这一些的原因是因为业力,所以这里才那么多阻碍,还是早早放弃得好。

  如果是道家术算的思维,直接测第一座山到自己这里有多远,再看第二座山到与自己能构成直角的距离是多远,然后用勾股定理一算就能得到结果了。

  关于道家的术算,很多人会不太清楚,随便举个例子来说,当年李淳风弄了《麟德历》后,跟唐太宗说,要日食了不吉利啊。唐太宗一听就火了,反问要是不日食杂办?李淳风直接说,要是不日食你弄死我。唐太宗就说,好好,那你回家跟你老婆告别吧。
  
  然后日食发生了,不差丝毫。这个其实还不是最有意思的,最有意思的是李淳风使用的插值法计算,比牛顿早了一千年。

  道家五术在后世归纳为山医卜命相,但个人以为,这种归纳其实是不全面的,因为道家里还包括很多学问,周易也不完全是占卜用的东西,它也被用来作为一种阐释用的理论工具,还有道家的数学成就也是极高的,这些体现在术数里面尤其明显,如果只是单纯定在命卜之术上,显然大大缩小了道家的学术范畴。

  毕竟各种术,它们都是用来证道用的。

  以占卜为例,因为事物是可以推占的,所以必然也有相应的改变方法,占卜只是建立一个模型,然后看这个模型是否吻合现实,如果吻合并解读正确,就可以根据这样的解读来进行反推,从而人为改变相关的影响因素,使得整体向自己需要的结果上进行转变。

  这一切的基础在于,可探知并可建立模型去模拟,然后并可以在这种模拟的基础上找到问题的症结,从而解决掉。

  明白了这个原理,就会明白,其实占卜并不神奇,在占卜基础上准确的判断与决策,可以影响事情的发展方向,同样也不神奇,占卜之事,不过利用这个世间一种客观规律罢了,此间并无涉于鬼神之说。

  所以未来本来就是混沌的,如果考虑一个极坐标,在这个坐标上随机分布着很多吉与凶的节点,如果把命理解成一个分段矢量变化的结构话,则运就是这个方向的距离,共同构成一个命运的图案,它们共同表达着发展的变化,很多时候虽然不能扭转方向,但是只要控制好矢量上的落值点,一样可以达到趋吉避凶的目的。

《谈谈改变命运的一些东西》有6个想法

  1. 想请教一下道长,改变命运的方法有哪些?
    根据生辰八字改名字对改变命运有多大的帮助?
    道家否认“神通不敌业力”这个说法吗?

        1. 谢谢三符道长。
          再想请教一下道长,如果运气一直比较差,是可以根据生辰八字改名字来改变命运吗?还是需要请灵符?还是要做法事来改善?

      1. 谢谢三符道长。
        再想请教一下道长,如果运气一直比较差,是可以根据生辰八字改名字来改变命运吗?还是需要请灵符?还是要做法事来改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