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符治急性肾衰竭一例

2011年之文,曾写于新浪博客,移归于此处。

十数年之前,贫道其时初修道法,时未圆满,仅得寸许之功。其时逢春节,回家与父母团圆,一日友人忽手机电话而来,言其母因上吐下泻而住院,连转数大型医院,皆纷纷查之 数日而不知其症结,后转入一小中医院,一主任医师见得报告大惊,说此为中毒,后经询问为鱼胆中毒之象,遂速送市中重点医。

入院之后,其母因耽误时日颇久,已肾功能受到损害,并已开始萎缩,无法排尿,只可依赖于透析过滤血中之毒素,已转为尿毒症之症状,按医生诊断之说,此生皆须靠透析维持生命。

血透费用高昂,其时绝大多数人根本无法长期使用,不少病患因无钱,实是回家等死的。

贫道其时不过初修道法,自是不敢说有何能耐相去救治,不过事已至此,自是无论有无有方法皆尝试了一下了,见其母亲,身上已做了插管手术,每日要定时几次去作透析。

反复分析之下,方想到,如尿毒症之类,皆属症状排便不通,而人体之毒素又皆由粪便排去,做透析便是肾之功能失去,用机器代替外肾罢了。古时不如现代细分,大多以症而诊断,尿毒之症,那如依表症,便是不通,那若以通便之符相治,不知可行与否。

抱着一试之法,贫道在反复择定时辰之后,选择在当夜戌时行法,戌时入病房后,在友人之母亲床垫下用铜钱布了小阵,以激其肾气,又用通便之符烧化入水(纸灰未入水),让其饮下。

前后之处理不及三五分钟,贫道自然也是心中空荡,不知可行与否,便想取一外应以占之,正见护士走来,便问及北方在何处,护士随手一指,正指病床之窗处, 见病床之窗未关,便走到了窗前外。

抬头一望,虽是夜晚戌时,因月之亮甚,故仍能见其云彩,薄薄一层之云,呈一片烟雾之状,慢慢正在头上之上向远处飘去,贫道一看大喜,此必成之。

后第二日,电话问之,无甚变化,贫道更加犹疑是何情况,不时便觉失望。

第三日,友人电话来说,其母开始有一点排尿了,此为好转之初步迹象。

第四日,排量逐渐增大,后数日皆是在不断增长之中。

排尿一直增长两周,直至超出正常标准,后又慢慢降低,最终亦恢复至正常水平。

后出院,或是当年中毒太久之因,或是其它原因,其母两年后,出现记忆力不佳,易健忘之症状,而其它状况一切良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