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民间狐仙崇拜

本文为转载  作者:连志

在以动物为神灵的世界里,关于狐仙的传说甚多,而各地的狐仙性格和神通有所不同。福建无狐,而在民间传说中有狐仙,福州亦不例外。唐代笔记小说集《朝野佥载》言:“唐初以来,百姓多事狐神,房中祭祀以乞恩,饮食与人同之,事者非一主。当时有谚日:无狐魅,不成村。”但福州境内关于狐仙之祀始于何时,还没有人从文献中查到。在北方,狐仙又称“胡仙”。

依照福州民间传说,修练成仙的狐仙,与人一样,分为男女,福州信众不能直言为狐,须尊称男狐为真人或仙师,等同仙爷;女狐为仙姑。 按民间和天界规定,男女之狐修炼成功后,列为天仙,归霞府管理。霞府是道教创造出来的群仙所居之府。狐仙虽然厉害,但如违反”有关天规”便遭雷击,遭雷击 的狐死而又生,变成地仙。据考证,福州信众所供奉的都是狐地仙。狐之天仙不可见,不肯下到凡间,福州境内供奉的是犯了错误被惩罚贬到民间的狐地仙,但为数 很少。由此可见,福州信众读了《聊斋志异》,必然心生疑惑,蒲松龄笔下怎么有这么多的犯错误的狐地仙?一笑。

狐地仙在福州境内择居颇严,住在民宅与民同乐者的极少,一般都居住在规模较大的”府第”,而且偏爱住在高楼,也许这是对霞府的眷 恋。所以,供奉狐地仙的香火要设在楼房高处,供奉的各种物品之中,不可缺的是冰糖和鸡蛋。如果信众供奉不诚心,怠慢了狐地仙,狐地仙便示警告诫,但不会虐 待信众,只是恶作剧,变出种种怪事,绝不杀生。福州的狐地仙生气起来近似顽童,却心存慈悲。倘若信众同时供奉二三狐地仙,就按仙爷仙姑男左女右排列在神坛 上,方便他们继续修练返回霞府。

狐地仙在清代民国时期有几处著名的”府第”:一在福州北郊的屏山镇海楼上,二在南台大庙山上,三在城南公园的望海楼上,四在闽浙总 督衙门。数十年间,这些建筑都被毁坏,如屏山镇海楼毁于”文革”时期,重建是近年的事。南台望海楼于抗日战争时期毁坏。这些楼宇被毁坏之后,狐地仙们被信 众接到他处供奉,民间情况亦是如此。据专家学者考证,福州供奉狐地仙,应该不迟于明末清初。因为从清朝起,官府多供”安印大仙”,所谓”大仙”,便是狐地 仙,这做法保留到民国时期。如此说来,福州的狐地仙当年也要给官府打工。相传,官府”安印大仙”以白、裴等四位狐地仙最为著名,民间通称他们为”师”, 是”真人”之中的大师,全是男狐。这四位真人神通广大,职责重要,对民间是有影响的,如裴真人就是其中的代表。裴真人全称为”霞府福往仙师广大道端品裴大 真人”。而据《福州神俗》一书记载,裴真人又名督署裴真人,俗称裴仙师或裴仙爷,在福州海内外乡亲们之中名气很大。仙师姓周,名简,浙江绍兴人,相传系古 代福建督署幕僚,生前为督署辅政时,爱民惜物,办事公正,体察民情,惩恶扬善,多施恩于民。常在公事之余,广宣道义,勉人从善,从学者甚众。后弃官从道, 艰苦修行,及其道成,乃于督署内一棵古榕下羽化登仙,道众等尊为仙师,并就地建了仙爷楼,予以崇祀。由此说来,裴仙爷又是人仙了,让信众更加肃然起敬。这 里存两说,但不论是狐仙和人仙,都是积德行善神通广大保佐信众的地方神仙。

进入民国时期之后,旧址如今在福州省府路一号的闽浙总督府,改为闽都督府、福建省长公署。1923年,萨镇冰任福建省长时,将省长 公署内一部分地划出,与左边的一个小巷合并,并扩大成为一条马路。萨镇冰衔为”肃威上将军”,所以新建马路被命名为肃威路(今在省府路和鼓西路之间,设有 福建省道教协会)。在这条马路中段东侧,挨着省长公署围墙,当时就存有一座仙师楼以祀裴真人,萨镇冰重修了仙师楼。裴真人因为是职责在身的省府守印大仙, 信众愈发崇拜他,香火很旺。后来建筑改建,裴真人暂时迁往别处,民间称”裴真人临时行宫”。民国时期,每逢农历初一和十五两日,省府各部门的主管官员都会 亲往裴真人的”仙爷楼”烧香礼拜,常有百姓围观。1934年,陈仪任省政府主席时,有人建议将”仙爷楼”毁掉,陈仪同意了,正在制定拆楼方案时,发生了省 府大印丢失案件,陈仪在疑惑之中撤销毁楼方案,省府大印重现原处。陈仪相信了裴真人的神通,下令增修仙师楼,本欲亲往仙爷楼礼拜,但担心被人说成迷信,就 让日本籍的小妾代替他亲往,他本人对空默祝。此事当时传遍福州城,有人说,这是一个人为的圈套,陈仪中计了。在民国高官中,相信此类神仙的人层出不穷,以 致抗日战争结束之后,出现了在省府院子里举办焚香礼拜守印大仙之事,而当时省府掌管崇祀裴真人之事的人,是与仙爷楼的有关人员相呼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