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理人子须知论克应

克应谶兆,大抵皆术家假此神术而已。君子不察,亦往往有入其术者。甚矣,邪说之易惑也!按克应有二,其一谓穴中几尺下有某物某形某色,如所谓龙肝、凤髓、猩血、蟹膏、象牙、龙骨、虎珀、朱砂、丝红、绿翠之类。《玉髓经》取龙形有火焰石,凤形有红黄石,虎形有虎威石,狮形有球子石,象形金星石,及将军大座有剑,美女梳妆有镜之类。崔菊坡谓世俗骤见其说,必致惊骇而反成执泥,然不可谓无此理。若执为常法,则又不然,此亦固有见。予谓开井得红黄光泽坚实之土,或脆嫩细腻之石,及似石非石、似土非土,《葬书》所谓“裁金切玉,五土四备”之说,理或然也。而必取某形当得某物证应,岂不诞哉!乌可执以为法?又有虾、蟹、龟、鱼、蛇、虫活物,取为生气神异等说,皆不足信。固尝闻之,亦尝见之,大抵举不足为地之轻重,纵有亦不可泄露,泄露则龙力减,反为不吉,又安可取之为应哉!其次又有日时克应之说,专取下建时谶兆凖验,固尝博访考求。有以奇门取者,有以斗罡取者,有以气候孤虚取者,有以方位论卦取者。或曰某方有某色物来,或曰某方有某色云起,或有响声至,或有贵人临。最其神者,曰马骑人或有人负木马过应、鱼上树或有以木鱼或干鱼挂树之类,固亦颇凖。第于龙穴美恶无与,地之吉凶何干?徒以此眩弄愚辈之信听而已,则亦何足尚哉!

解释:

克应谶兆,大抵是术家喜欢使用这种方法来展现神奇,很多人不太清楚具体情况,很容易就会去深迷此术,更严重的,被被邪说所迷惑。

确应有两种,一种是穴下有什么物品,什么形状,什么颜色,包括所谓的龙肝、凤髓、猩血、蟹膏、象牙、龙骨、虎珀、朱砂、丝红、绿翠之类。

在《玉髓经》中指出,龙形有火焰石,凤形有红黄石,虎形有虎威石,狮形有球子石,象形金星石,及将军大座有剑,美女梳妆有镜之类。

崔菊坡说,世俗突然看到这种说法,必然会惊骇,然后反而执泥于此。虽然不能说这些没有道理,但是如果执着于此就不行了。

我认为,如果是开井,得到红黄色的土,土有光泽并且坚实,或者有脆嫩细腻石头,再或有似石非石,似土非土,都是可以的,这符合《葬书》所说的“裁金切玉,五土四备”。

如果必须要以得到某种形状,某种物品作为物征,岂不荒诞,怎么可以将它认作是正统的方法。

更有以虾、蟹、龟、鱼、蛇、虫活物为特征的,说这是因为生气的,此类故求神异的说法,是不足为信的。

我虽然听说过并也见识 过,大体来说,这些是不足以用来判断地的好不好的,即使是有神异,也不能泄露,一泄露则龙力减,反而不吉了,因此又作为判断方法呢。

还有一种是取的日时克应的说法,专门在下葬的时候取当时的征验,我广泛地研究了一下。

有以奇门来取用的,有以斗罡来取用的,还有以气候孤虚来取用的,还有以方位论卦的,或者都说某个方向上有某颜色的物体,或者说某个方位有某颜色的云,或者说某个方位会有响声,或者说会有贵人来临。

最神奇的,如马骑人,对应有人背木马而过,如鱼上树,实际上是木鱼或干鱼挂在树上。

虽然也是颇为准确的,但这些对寻求龙穴,大地的吉凶是没什么关系的,只是用来愚弄那些没有见识的人而已。

可以看出(三符风云涌论):如果反求此书,可以看出取克应的方式通常分为四种,一种是奇门遁甲,一种是斗罡法,一种是气候孤虚法,一种是方位论卦法,这四种方法可以用于克应取用,而“奇门以克应为微妙”,说明奇门在克应这块是值得深玩的,现代常见的用法,便是奇门预测者常会根据奇门断四周的环境,这其实也是一种克应的用法。然而它本身所占断事物的本身的吉凶也是毫无关系的,用于风水上其实也是这样。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