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中山母亲墓、吕乐祖墓、岑卿乾墓共析

在香港百花林,有一些著名的墓地,其中一个是孙中山母亲的墓,被誉为香港十大名墓之首,是上佳的风水宝地。

孙中山先生自是不用多说了,声名显赫,不过生活清贫,其儿子也虽曾担任过官员,晚年也颇清贫,之后子女虽无大建树者,但也算平安,颇得祖荫。

又1913年袁世凯窃取了革命果实,二次革命爆发,各地讨袁失败,孙中山逃亡日本,他哥哥孙眉,1913年6月孙眉的女儿去世,孙眉自己则于1916年2月病逝。

又细考历史,直到了1919年,护法运动,大家推举孙中山为中华民国海陆军大元帅,并在1921年4月7日由国会非常会议选举孙中山为中华民国大总统,1922年,第二次护法运动失败,1924年孙中山逝世。

此地是1910年下葬的,虽然次年1911年辛亥革命历史意义重大,但也是之前长期的酝酿与准备的结果,一个墓葬下短短不到年就能催发一个伟人,古今往来,何曾有过,此类不过好投机取巧者之论罢了。

理气之外,必要有峦头,两者必不可偏废,而论及峦头,龙脉若不是廉贞起祖,辞楼下殿,节节开帐,穿峡过田,跌断起伏,脱煞就生,便谈不上有势,无势自然也谈不得大,更何况即便有此气势,大多也只能发将相之材,像孙中山这等人物,岂可因仅此地而得。

百花林几在龙之尽头,前方则是大海相伴,虽有两侧龙虎相挟而不至于旷而无收,然而龙神气数几尽,不过是余气铺开,虽富则有之,贵尚不缺,然亦不多,如欲得国之大器,几无可能,又阳地开散,为旺气之所在,倒可算阳居之吉地。

即便是近代香港大多名人,也多自广东、潮州、上海、福建而去,所发之人,为其祖地亦不在港。

虽不能用一墓而言万事,然而既然论风水,仅依此墓来片面说,虽看似堂局颇大,其位置不善,对后人祸多于福,却不能算是真正的善地。

若依管窥之见,反倒是孙中山被此墓给耽误了。

在香港百花林,有一些著名的墓地,其中一个是孙中山母亲的墓,被誉为香港十大名墓之首,是上佳的风水宝地。

孙中山先生自是不用多说了,声名显赫,不过生活清贫,其儿子也虽曾担任过官员,晚年也颇清贫,之后子女虽无大建树者,但也算平安,颇得祖荫。

又1913年袁世凯窃取了革命果实,二次革命爆发,各地讨袁失败,孙中山逃亡日本,他哥哥孙眉,1913年6月孙眉的女儿去世,孙眉自己则于1916年2月病逝。

又细考历史,直到了1919年,护法运动,大家推举孙中山为中华民国海陆军大元帅,并在1921年4月7日由国会非常会议选举孙中山为中华民国大总统,1922年,第二次护法运动失败,1924年孙中山逝世。

此地是1910年下葬的,虽然次年1911年辛亥革命历史意义重大,但也是之前长期的酝酿与准备的结果,一个墓葬下短短不到年就能催发一个伟人,古今往来,何曾有过,此类不过好投机取巧者之论罢了。

理气之外,必要有峦头,两者必不可偏废,而论及峦头,龙脉若不是廉贞起祖,辞楼下殿,节节开帐,穿峡过田,跌断起伏,脱煞就生,便谈不上有势,无势自然也谈不得大,更何况即便有此气势,大多也只能发将相之材,像孙中山这等人物,岂可因仅此地而得。

百花林几在龙之尽头,前方则是大海相伴,虽有两侧龙虎相挟而不至于旷而无收,然而龙神气数几尽,不过是余气铺开,虽富则有之,贵尚不缺,然亦不多,如欲得国之大器,几无可能,又阳地开散,为旺气之所在,倒可算阳居之吉地。

即便是近代香港大多名人,也多自广东、潮州、上海、福建而去,所发之人,为其祖地亦不在港。

虽不能用一墓而言万事,然而既然论风水,仅依此墓来片面说,虽看似堂局颇大,其位置不善,对后人祸多于福,却不能算是真正的善地。

若依管窥之见,反倒是孙中山被此墓给耽误了。

其行龙而来, 曲折相受,横龙生星,如龙转首,确能结地,父母山为火星,生出金星。俗本常谓火星之地必不结穴,然正谓“金星弯曲来,火星亦真龙”,常说峦头无假,理气无真,大谬之,坊本峦头亦常多错謬。

道家阴符派博客--孙中山母亲墓、吕乐祖墓、岑卿乾墓共析-- 1

水口出于海,罗星镇星锁于水口,可属成局,且怀抱之势,整体不错。

道家阴符派博客--孙中山母亲墓、吕乐祖墓、岑卿乾墓共析-- 2

然细观吊脉行气之处,孙母墓其所点处,常谓穴以三分三合而结,但有分必要有合,但观此近处,皆有分无合,更无八字相插,其气散荡无聚为败相。

道家阴符派博客--孙中山母亲墓、吕乐祖墓、岑卿乾墓共析-- 3

此为横山所结,星辰广阔,必有层层护带,其脉结金无锉,脉气仍行,必要见唇方止,但此地一脉冲下,故必要加以剪裁,阻其脉而堆其唇,又坡堆甚急,故不能直葬于脉上,故必要偏气缓之处,且按穴法论,点金之法,必要取中,孙母之墓,一不合形家,二不合法家。

按此形青龙方急峭,急泻而下,伤男,故在其兄数年去世之应,又以青龙为财,此处更有倾财荡产,辛亥革命后,被夺革命果实,亦自相应。

再观理气,孙母墓坐未济二爻,放水丰卦,如按俗论,丰卦合运,然此为不得真法故,实丰卦为煞不可放水。

又前方水出既济卦出,此处方合,然坐二爻又火水未济二爻变亥方火地晋,又依俗论卦运得合,此处实为退气之处。

依坐及放水之凶,近在眼前,因此有葬下后先亡侄女后亡兄之验,又有散财之验,若无此墓,虽仍不免经历波折,但不至于如此。

孙中山所成功者,在于百折不挠,永不放弃,成为了中华民族复兴的先驱者,若说有风水影响,还是其家中祖上影响。

孙中山之父亲名为孙达成,其墓建于清光绪十四年(1888年),1926年重修,碑上刻有庚向甲兼酉卯之原。

孙氏祖上颇信风水,往远了说,还能扯到赖布衣身上去,据说当年赖布衣路过了翠亨村,便留下了风水谜题,因此孙氏颇为信之。

嘉庆二十二年(1817)秋,孙中山祖父孙敬贤,葬孙恒辉于黄草冈,当年墓碑镌字如下:“嘉庆丁丑年仲秋吉日立 显十四十五世祖考殿侯 恒辉之墓 惠州龙川县地师钟盛扬卜迁 孙观德观林”。

又至孙达成,也颇信风水,可以佐证的是,孙中山胞姐孙妙茜曾说:各祖先坟地,皆父亲所寻得,地师谓葬后十年,必出伟人,而后十二年有孙中山先生诞生。

按记载,1932年,唐绍仪任中山县长时,因要修建中山纪念中学,将孙氏部分祖坟迁走,孙中山公子孙科请一位杨姓风水大师来勘察孙氏各处祖坟,勘测结果,认为犁头尖山顶峰下竹高龙的各穴祖坟风水绝佳,不宜迁动,尤其是孙中山祖父敬贤公葬在皇帝田的墓,以及孙中山祖母黄氏葬在黄草岗的墓风水最佳。

前后相印证之下,其父上祖地更是可靠,又得其胞姐亲述,自然更加可信,且用众坟催发之以小聚大之法,当年更非俗师所知。

孙中山母亲杨太夫人1910年7月19日在香港九龙去世,孙中山正辗转于新加坡与马来西亚槟城之间,丧事由同盟会员罗延年等办理,按所得情况来看,香港此处定非发墓,虽谓十大名墓之首,未免有些虚了,但其中仍有值得玩味之处。

在百花山孙母墓旁,是当年香港著名号称“五亿探长”的吕乐母亲的墓地。

吕乐可谓的极负盛名的负面形象典型,在大量的香港电影中都提到过他,细数包括:

《跛豪》曾江

《四大家族之龙虎兄弟》 曾江

《香港奇案之黑钱年代》邓浩光

《五亿探长雷洛传》刘德华

《五亿探长雷洛传II之父子情仇》

《蓝江传之反飞组风云》

《庙街十二少》

《四大探长》任达华

《大时代》曾江

《一代枭雄之三支旗》王霄

《新难兄难弟》金扬桦

《难兄难弟之神探李奇》骆应钧

《O记三合会档案》吴镇宇

《纵横天下》李子雄

《金钱帝国》梁家辉

《南国有佳人》杨升

《追龙》刘德华

《追龙之十亿探长》王浩信

《金钱帝国:追虎擒龙》吴镇宇

其之所以出名之处,据闻贪污了近五亿,然而这也只是坊间传闻而已,究竟是多少并不清楚,不过吕乐其人极为聪敏,早年与黑道勾结,赚足了钱后,在1967年移居加拿大,直到1974年香港廉政公署成立,才被通辑,于是又转到了台湾躲开引渡条例,并在台湾购有豪宅,89岁去世于加拿大,后人颇丰,共有七子一女。

香港有流行三元风水,以六十四卦排之玄空大卦,论及卦运卦气,所谓“分金差一线,富贵不相见。”,然习者虽众,能得其真传者不多。

吕乐墓坐未济及困卦中线,有言卦中凡骑卦则按凶论者,是学而不精之故,天下处处皆有空,何时见得俱是凶,空玄妙诀值千金,火坑珠宝不宣说。

然虽依风水论吕乐母墓风水虽颇合,但仅按其母墓论,自是不靠谱的,风水长久终究还是父系墓为主,不管不顾其父墓情况,单以母墓全论,可谓以偏盖全。

另外,在孙中山母墓往下的,则有一个被不太容易被人注意到的墓,从墓碑上看,墓中葬的是一位叫岑卿乾的人,他的太太他李宝麟女士去世后与他合葬。

若依二十四山而论,这三个墓全是申山寅向,出水也是寅,来龙自不必多说也是一样,正谓同山同向同流水,吉凶不同断。

一些风水师言此处是葬得正穴,这里才是风水极好,但在描述时,只提到这位岑氏是岑氏报业老总的亲戚之类,这种论法毫无意义。

故而,后面附录里做了一番深挖的考究,这竟是一个非常正面的传奇人物,在文后有详细的调查。

这三个墓坐向大局相同,风水有云:“我葬出王侯,他葬出贼头”之说,在这个地方可谓颇有印证。

顺便提一下,在吕乐墓旁,还有时期的颜同的祖墓,暂无数据,同时期的颜雄于1972年,转任警署警长。后来于1977年成为通缉犯,最后逃亡泰国,虽不如吕乐,但经历类似。

不过大体来说,此处山水形势构建得比较奇特,这里的水口,均是因不正之财发家之局。

如当年孙中山的革命,搞革命是需要经费的,除了发动爱国人士捐一部分外,更多的是向富商豪绅们征集,通常是以预先许诺官职为主,这在当时自然算不下什么正当的事。

广州起义与武汉起义都是这样的模式,另外还有孙中山那些筹集经典的段子趣闻,也都颇吻合,即便千金虽来,又复散尽,虽然这样,仍旧是一代伟人。

吕乐祖墓倒是葬入正处,然虽得千金,却所聚的是不正之财,虽后代不缺丁,虽谓是财丁俱全,却留下了骂名。

岑氏后人相对平缓,取的是脉化开散起坦之处,有的风水师谓高岗龙要开散起平坦才算位置正确,有几分道理,然而这里葬之所得,其实只是余气,虽不能贵,但富足还是有的。

附:

这里最复杂的是岑卿乾墓,经调查如下:岑卿乾,本是广东新会人,是一名中医师,这个名字不算出名,但他另外一个名字,叫岑日初,便不一样了。

香港著名的文物古迹景贤里(原名禧庐),位于位于香港司徒拔道45号,便是由他跟他的太太李宝麟女士所兴建。

这里还有一个非常有趣的事,在1907年岑日初娶Florence Keen为妻,后来在1909年岑离婚,并在1911年前娶申国与爱爱尔兰的混血儿Ada Elizabeth Mahlook为妻,后来生有六子二女,其中一子名叫岑灼光。

根据网络上有位叫June Fung的考察,发现岑灼光便是大名鼎鼎的Roy Goon。

Roy Goon早年曾经参加国民党,与Garnet Malley并肩作战,并与飞虎队一起击杀了三人,后来回到澳洲投身于反法西斯战争 ,曾经训练过八百多名飞机师,也就是那个澳大利亚出生的中国人在二战中服役的传奇故事。

Roy Goon是一位杰出的特技飞行员,并获得了澳大利亚特技飞行俱乐部的终身会员资格,他其中的一名学生是英国皇家空军战斗机王牌飞行员基思·特拉斯科特 (Keith Truscott),是澳大利亚第二次世界大战得分第二高的王牌,获得了20项确认胜利和5项未确认胜利。

另外一子,在香港1929年生岑灼钦,1954年自港大毕业执业大律師法官多年,曾任革新會秘书并于1961年娶陆容章的女儿陆励仪(Rosanna Loke)為妻,不过可以在网上查到,2002年與子岑榮禧(Michael Shum)同被陆容章追债。

这里说一下关系,陆容章是上世紀初白手兴家的南洋富商「银矿大王」陆佑的孙儿,陆佑于一九一七年去世,其遗产估计一千万英镑,由於陆佑经常捐款予香港大學,为纪念其贡献,所以香港大学主楼命名為陆佑堂。

陆容章30年代初就读于岭南大学。后定居香港,在香港独立经营商务,在皇后大道建起一栋12层有大厦,取名陆佑行,是香港知名实业家与慈善家,1971年一直担任香港鹤山同乡会会长,在家乡累計捐款超过四千万港元,兴建了医院、中小学等超过三十個项目。

陆容章的父亲便是陆运涛,但根据当年陆容章离婚法律文件看,陆运涛是陆佑的养子,并无血缘关系。

1964年陆运涛结识香港商人邱德根,并计划合作发展电影;与邱德根妻子裘锦秋等人6月出访台湾,参加在台北举行的第十一届亚洲影展。影展闭幕后,曾受蒋介石总统和夫人宋美龄接见。会后,部分与会代表搭乘民航空运公司106号环岛班机从台北飞往台中,原拟到台中县雾峰乡参观雾峰故宫国宝,途中飞机失事身亡。

据后来报道,该班机从台北飞往台中途中遭劫机,在台中县神冈乡三村里稻田内坠地炸毁。57名乘客,包括20名外籍乘客与机组人员,全部罹难。台湾政府对劫机的真相隐瞒,直至许多年后才报道出来。陆运涛夫妇的逝世造成台港星等地极大震撼,年底金马奖也因此停办。陆运涛死后,电懋由其妹夫朱国良继承。1965年,朱国良将电懋改组为“国泰机构(香港)有限公司”。“国泰机构(香港)有限公司”正式结束制片部门,把永华制片厂转交给了嘉禾。

据小道消息称,自此以后,陆家颇为低调,陆容章的子女全部都在海外,2011年,一百零四岁的陆容章去世。

李纪堂(1874—1943),香港富商,家财千万。虽出身富家,但全无纨绔子弟习气,性任侠好义。1895年结识孙中山,1900年,李纪堂加入兴中会,投身革命,支持陈少白创办《中国日报》,每月资助银数百元。夏,孙中山由日本来港,策划惠州起义,任李纪堂为财政主任,保管账目款项。李纪堂即捐3万元作起义经费。起义失败,遗散、抚恤等费用十六七万元亦由李纪堂承担。1902年为起义独力负担经费50万元。1905年加入中国同盟会,继续为革命出钱出力,捐两万元支持采南歌剧社作费用,排演革命戏。为兴办教育,斥资10万元创办李升格致学堂。1907年,潮州黄冈起义失败,革命党人余既成逃港被拘。李纪堂聘律师护救脱险,负担费用2万余元;惠州七女湖起义失败,逃港的革命党人藏身青山农牧场,均由李纪堂安置或供养。这期间,还负责革命同志的联络居留点。1908年,因负债破产,但革命意志并不泯灭。之后,他对庚戌新军起义、黄花岗起义为革命党人购运武器,穿针引线,不遗余力。武昌起义后,对于策划广东水师提督李准反正,亦有劳绩。中华民国成立后,历任广东军政政府交通司司长、广东地方交通管理处长。1921年任大本营庶务局长。1923年,孙中山在广州重组大元帅府,任大本营兵工局筹备委员。1941年5月,赴重庆任国民政府侨务委员会委员。1943年病逝。—引自百度百科

1920年,岑日初在澳洲遇到暗杀的危险,所以回到了香港,并娶了李宝麟(生於1899,比岑年轻三十岁)為妻。

在有的资料上指出,岑日初极好慈善,中医的水平颇高,并在澳洲卖凉茶而致富,一种说法是当时澳洲遇到了瘟疫流感,因此让他的生意也做得颇大。

另外也有一说指出,他曾经在澳洲投资地产,在澳大利亚大埠、美洲旧金山以及南洋、香港设分支商号, 并投资经营地产,因此身家不菲。

在香港,通常说的是李宝麟女士是当年香港富商李陞家庭的李宝椿的女儿,也有说她是妹妹的,根据调查实际上这个是有问题。

根据一些讣告研究者的研究发现,李陞的女儿辈,应当是娥字辈,因此也有人推断因为李陞并没有这样的一个女儿,反倒是有一个叫李宝伦的儿子,这个李宝伦,因为发音相像搞混了,并且实际上李宝伦就是李纪堂。

并且根据fb上的一些说法,李宝麟女士的子侄曾在报紙访问时澄清过这个事,不过因为网络上早传遍了,所以无法更改,并有”維城觸蹟”说自己遇到了李宝麟女士的娘家后人,其后人说李宝麟女士实际上是李舆天的后人,而李舆天当年在澳门经营赌博而发家。

总的来说,当年岑日初及李宝麟夫妇,当年出资修建的景贤里,应当是完全凭借己力。

还需要一提的是,岑日初去世于1963年,百度百科说他去世于1959年,这显然是错误的,根据当年的1963/02/01华侨报纸的去世讣告进行确认,可知确定是1963年。

到了1971年时,李宝麟女士将禧庐售给了邱子文先生及其子邱木城先生,改名景贤里,按其它人的说法,他们后来搬入了威利阁。而1993年的上环德辅道道中268号岑氏商业大厦,也是他们的产业,时值2010年其子岑灼钦将1980年以170万买入的威利阁(由其妻四妹陆励荃任董事的合和发展)单位以逾亿元出售创东半山物业尺价纪录,香港正值炒房高热期,此举大概是在清偿陆氏的四千多万元债务的同时翻炒房价,2010年初岑灼钦透过代理人向广州市政府申请回收其父在广州解放前拥有的物业(当年他在广州亦有投资爱群大厦及南关戏院)被驳回。

总的来说,奠定岑氏祖业的,还是岑卿乾本人,由于他本是广东新会人,如果依风水论,发其家的还是岑氏的祖墓,包括其子女是如此,而于香港此处墓地,却有退象。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