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始真经三符阐注(二):​柱者,建天地也。

柱者,建天地也。

关尹子曰:若碗若盂,若瓶若壶,若瓮若盎,皆能建天地。兆龟数蓍,破瓦文石,皆能告吉凶。是知天地万物成理,一物包焉,物物皆包之,各不相借。以我之精,合彼之精。两精相搏,而神应之。

三符风云涌注:碗者为喻,天球之半也,故若此者,皆可建天地。或用龟壳,或用破瓦,或用带文之石,皆可告吉凶。然因何而告之,盖其本有,借象而呈也,象因物成,各有不同,又不相借也,惟其精可以相搏,故可以我精合彼精,感激而神自运矣。

一雌一雄,卵生;一牡一牝,胎生。

三符风云涌注:即卵生、胎生之别也,卵生者,外而孵化之,胎生者,内以养成之,此又谓修行之法不同,有以外而修之者,有以内而养者,其途不同,譬如丹法亦有此论也。

形者,彼之精;理者,彼之神;爱者,我之精;观者,我之神。爱为水,观为火。爱执而观因之为木,观存而爱摄之为金。

三符风云涌注:形者,外可观也,理者,内可察也,此为受者,至于施者,察之为我之精也,故观形察理,实精神交错也。爱执者,索其因也,观因者,详其理也,观存者,感其意也,爱摄者,得其神也,故一可以理致,一可以感知,此两途而得金木相并也。

先想乎一元之气具乎一物,执爱之以合彼之形,冥观之以合彼之理,则象存焉。

三符风云涌注:谓一元之气,元以运成,故有一元,其本乎于物,故可以想得,又以执爱而合彼之形,冥观之以合彼之理,精神相感,象即存焉。

一运之象,周乎太空,自中而升为天,自中而降为地。无有升而不降,无有降而不升。升者为火,降者为水。欲升而不能升者为木,欲降而不能降者为金。木之为物,钻之得火,绞之得水。金之为物,击之得火,镕之得水。金木者,水火之交也。

水为精为天,火为神为地,木为魂为人,金为魄为物。运而不已者为时,包而有在者为方,惟土终始之,有解之者,有示之者。故又以我之精,合彼之精,相搏而则有神应,此即知天尽神也。


三符风云涌注:精神魂魄、天地人物、水火木金,如此甚明。时与方,皆象也,以土而始,以土而终。我与彼,精之相合,则必有应,其理已如前云,故为知天尽神。

曰:天下之人盖不可以亿兆计,人人之梦各异,夜夜之梦各异。有天有地,有人有物,皆思成之,盖不可以尘计,安知今之天地非有思者乎。

三符风云涌:人皆有梦,一梦乃一天地,皆由思而成, 由此推之,今之天地或亦有因思而成之,其如缸中之脑也。

曰:心应枣,肝应榆。我通天地,将阴梦水,将晴梦火。天地通我,我与天地似契似离,纯纯各归。

三符风云涌:心之象,通于枣,肝之象,通于榆。而我之梦,天欲阴雨,则显水于梦,天欲将晴,则显火于梦。

曰:天地虽大,有色有形,有数有方。吾有非色非形非数非方,而天天地地者存。

三符风云涌:色者,质也,此即及吾无身,吾有何患?

曰:死胎中者,死卵中者,亦人亦物,天地虽大,彼固不知计。天地者,皆我区识。譬如手不触刃,刃不伤人。

三符风云涌注:天地之间,其大矣,人不可尽之,故为区识也,故人之所识天地,受人之制,为人之天地,若以强以识之,则非天非地矣。故以区识之天地而行其道,其用之当则利,用之不当则伤,故经中亦云:吾道如剑,以刃割物即利,以手握刃即伤。

曰:梦中鉴中水中,皆有天地存焉。欲去梦天地者寝不寐,欲去鉴天地者形不照,欲去水天地者盎不汲。彼之有无,在此不在彼。是以圣人不去天地去识。

三符风云涌注:梦中有天地乎镜中有天地乎,水中有天地乎,皆有。故欲不梦之天地才寝而不寐,欲去鉴之天地者故不照形,而避于水之天地者,则不汲水。彼之有无,在此而不彼,实为虚也,虚中天地,如鉴中之影,然其皆在此而不在彼,法界皆为影也。区识之天地,亦为虚之中天地,乃人所识也,故圣人之道,去其区识也,区识一除,即得真矣。

曰:天非自天,有为天者;地非自地,有为地者。譬如屋宇舟车,待人而成,彼不自成。知彼有待,知此无待。上不见天,下不见地,内不见我,外不见人。

三符风云涌注:天非天,地非地,皆因天地乃人所识也,故屋宇舟车本非屋宇舟车,因人而用也,是为知彼有待,知此而无待。故以上不见天,下不见地,内不见我,外不见人,此之心法也,亦圣人去识之道也。

曰:有时者气,彼非气者,未尝有昼夜。有方者形,彼非形者,未尝有南北。何谓非气?气之所自生者如摇箑得风。彼未摇时,非风之气;彼已摇时,即名为气。何谓非形?形之所自生者,如钻木得火。彼未钻时,非火之形;彼已钻时,即名为形。

三符风云涌注: 气因时而成,非气而无昼夜,形因方而成,非形者,而无方位。所谓非气者,如风不动物,则非风,风若动气,则为气。所谓非形者,如钻木取火,未钻之时,非火之形,钻而生火,而得火形。

故象有不同,而时方有列,象之所呈,应其时也,象之未呈,存于虚也,然象之何呈,机之何发,皆可由道也。

曰:寒暑温凉之变,如瓦石之类,置之火即热,置之水即寒,呵之即温,吸之即凉。特因外物有去有来,而彼瓦石实无去来。譬如水中之影,有去有来。所谓水者,实无去来。

三符风云涌注: 虚无法界,若故不思物,则其中无物,然虚无之法界者,若水可倒影,来之有影,去之无影,然其有影无景者,乃其映之能也,谓之于水,与影无关矣。故虚之中真,非在于其有无,而在其有有无。

曰:衣摇空得风,气呵物得水,水注水即鸣,石击石即光。知此说者,风雨雷电皆可为之。盖风雨雷电皆缘气而生,而气缘心生。犹如内想大火,久之觉热,内想大水,久之觉寒。知此说者,天地之德皆可同之。

三符风云涌注:感之于天地者,吹呵可成风雨,盖因风雨雷电实缘气而生,气缘心生,实乃心有指,则有所感,感则通天,天地自变,故欲晴者,以想大火而得,欲寒者,以想大水得至,知此而道法之理通矣。

曰:五云之变,可以卜当年之丰歉;八风之朝,可以卜当时之吉凶。是知休咎灾祥,一气之运耳。浑人我,同天地,而彼私智认而己之。

三符风云涌注:观云气而知丰歉,观八风而卜吉凶,因何而立,因休咎灾祥,皆为一气之运,天地人我皆浑然,故可也。

曰:天地寓,万物寓,我寓,道寓,苟离于寓,道亦不立。

三符风云涌注:天地万物者,皆吾之区识也,吾亦天地万物之一也,亦天地万物之区识也,吾及天地物万皆道之区识也,故皆寓之,故不离于寓,若离之者,则不可立道也,故必借寓立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