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经注解(五十二):以正治国,以奇用兵,以无事取天下

以正治国,以奇用兵,以无事取天下。吾何以知其然哉?以此:天下多忌讳,而民弥贫;民多利器,国家滋昏;人多伎巧,奇物滋起;法令滋彰,盗贼多有。故圣人云:我无为而民自化;我好静而民自正;我无事而民自富;我无欲而民自朴。
注:治国靠的是堂堂正正的手段,而用兵则靠的是出奇制胜,所以要以无事而取天下。我是怎么知道需要这样的呢?是这样的:天下的忌讳越多,而民众就越贫穷;民众的利器越多,而国家越昏乱。人多奇伎巧工,而奇物则越来越多。法令越严厉,而盗贼则越加多有。所以圣人说,我不刻意去某些理由做什么,那么自然就不会给百姓带来麻烦,这样就能让百姓自发的进行社会活动。而我如果好静,不常各种举行这样那样的活动,民众自然也就会 行为端正。我如果不给百姓带来负担,那么百姓就自然会富裕,我如果没有欲望,而百姓也会校仿我而变得纯朴。
细解:治国之道,考虑的是大局,所以必须用光明堂堂正正的手段,只有用兵才是依赖使用阴谋诡计的。所以不应该通过玩弄巧智采取各种阴谋手段来管理天下。为什么会这样?大凡天下忌讳越多,在各种这样不能为,那样不能做的情况下,民众就失去了上升的道路,被限制在一个小圈子里,物资就会越来越少,自然就会越来越贫困。
从现实的案例中,我们可以看到,越迷信的国家,越是不能做这做那,通常越加的迷信,宗教正信与迷信不同,宗教正信是劝导善,而迷信则是提出种种理由使人不能做这做那,越是忌讳多的地方,民众越加的贫穷。
民多利器,而国家昏乱。不说多杀伤力大的武器了,曾经防狼喷雾剂是用来防身的好东西,对于经常走夜路的人来说,购买一瓶这个用于防身是极好用的。但是,北京地铁曾经出了一件事,一位女士,因为不耐烦安检,直接拿着防狼喷雾剂朝安检人员喷去,同时周边还有大量的民众也受到了波及。反过来想想,如果歹徒在抢劫前用此类喷雾剂先把人喷了,然后再施以强劫,被抢者就一点还手能力也没有了。这些会伤害到别人的东西越多,则国家则会越加的昏乱。
人多伎巧,奇物滋起。技术高了,自然奇物就多了,但奇数多了,人就会贵难得之物,会去想方设法获取它,由于仅试图依靠众人的自律是无法保证行为端正的。所以奇物越多,则越会有更多的人尝试采取不正当手段去获取它们。
法令滋彰,盗贼多有。盗是指偷盗、逃避,钻空子的,而贼是指残害、伤害别人的人,所谓网密则无鱼,如果法令太多,那么人民动不动就犯法了,自然盗贼也就多了,所以法令必须要适度,而不能细到任何一个细节,否则世间人人皆盗贼。

圣人说的事,很好理解,人总会对大人物的行为产生兴趣并进行模仿,比如皇帝喜欢一样东西,结果就是全天下都会喜欢这样东西,根源或是投其所好,又或是行为模仿。现代一样,一个名人做一件事,往往会带来大众的模仿,如广告请明星就是一类了,当对明星的喜欢与某一件商品相关联时,大从看到这件商品时就会联想到喜欢的明星,而同时又会把这种喜好加在相应的商品上。而圣人更是天下校仿的对象,所以圣人最好的选择是什么也不要做,以免带动民众干这干那从而劳命伤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