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教宗教正信探讨之九:正确的奉祀之法及道家心香秘诀

  世人有投机之心,欲求神明之恩泽,虽是私情,此亦人之常情。

  所谓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惟自强之中,须心有正念,则如获神助,不然,则邪神相侵。

  何谓正念?正念者,当先明理。

  若见人富,便心生愤恨,恨不得抢而劫之,大骂天下富人皆是坏人。转眼又烧香拜神,希求神明赐福,自己早发横财,凡此类属,已离财远矣,故求财而难得。

  因其念中之财,皆为邪财,而又己欲求财,意为求于邪财,念力所达,乃知欲求邪财,正神自是不理,邪神自是欣悦。

  故常以此不正心以祭神者,亦常感不正之神,虽或有一时之验,尔终不免腐败,不离横祸,观今世多有下马之高官,其多有求神拜佛之辈,终不离横祸,多属如此。

  或有人云,入狱之官,其子女仍有富者。

  入狱之官,其权已失,子女之财,已成无源之水,虽然积蓄,亦不免亡失,更何况侈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子女之难,为承负之应。

  或有人云,潜逃者如何?

  潜逃者子女多伤亡败绝,此是承负之定数,如今时日尚短,过上数十年,回头观知,便知此理必真。

  或有人云,悔悟者如何?

  大错已铸,实由初心不正之故,虽有悔意亦难挽之,若悔悟之心若强,子孙承负可减。

  或有人云,大清拜神之广,却不免外侵而亡?

  虽国之战,天数使然,然清不锁国,何来北洋大败。举国迷信,扶乩成风,人心不正,不然何来邪神之惑?若大唐之时,国教兴盛,开明天下,而万国来朝,鸦片岂能入国?

  或有人云,此说可证?

  大清兴神事,常有梁上放经禳灾之举,然天坛嘉庆十二年不免于火,光绪十五年亦不免雷击之怒,皆是天威示象,其不悟,终又有光绪十六年太平火药局爆炸之事,随而广州、杭州连连火药爆炸,皆非天灾,盖属人祸。

  或有人云,如此当如何求之?

  求神之事,当先以己身先行,不思不劳而获之事,不行坑蒙拐骗之举,尔又发心良善,欲强自身,以养身家,并有达则兼济天下之心,虽暂不能行,亦可先穷则独善其身之举,求神赐福,必蒙神恩,而神恩乃布,必有达之时,然此必行兼济之职,如不则不免又败矣。

  又问:若未遂意,当是何因?

  神虽施泽,令众生之相助,以达人愿,亦需信众之念力供养,若念头污秽,正神不受而弃之,邪神得而欢喜之,如此便会招邪,故求神之者,必要一念纯真,如同方可遂意。若有时虽不遂意,亦未必不吉。若念头不正,而竟得验之,必是邪神来临,久祸非轻。

  又问:若为商者,求利乃是本分,可求否?

  自古商者求利,此为常情,然为商者,商亦有道,不售假,不卖劣,不欺客,等等如是,凡不违道德之义,即便价高,亦有人求,亦不违道义,自是无妨。若是迎合世人,以低价诱之,劣货使之,假货代之,此皆为欺客,有违道义,如此不可。

  又问:自觉心诚,却未尝气运渐变,为何?

  诚者,斯念所达,然达于何处,正神受否,全在念之清否,扪心自问,求愿之时,可曾清净?更所谓自觉诚者,自称之诚,实非真诚,携诚方称有诚。世人常以神明为工具,需之则求,不需则弃,临时方觉应当烧香,如此若汝识一人,有事找你,无事不理,汝有何助之理?

  又问:平日未尝拜神烧香,却有急事欲求,若现又来之不及,此又如何?

  世间有法师者,其诚心奉神,济度群生,凡有应急之时,当应寻法师,视事之轻重缓急可否而定之,然事成之后,必要有所善举。

  又问:素不信神,可求之于法师否?

  即是不信,又为何求之,即会求之,便是始而生信,如此亦可为之。然最忌半信不信而试之,此为不宜。半信不信者,如病者求医,未尝治疗之时,便质疑医者之医术。即便医者品德良好,然时时经历病患,终有懈怠之时,如此不敬,为何又要强打精神,为你尽心尽力?医者是人,法师亦是人,人者,总不离七情六欲,人情世故,故若是不信,便不应求,因不敬故。

  又问:世间皆言修者不食烟火,吾看亦不过如此。

  世间之事便是如此,如此之说,亦不缺汝一人耳,谋福之事,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有缘者得之,无缘者失之,吾大道之教,从不做牛不喝水强按头之事,世人懂之便罢,不懂亦不强求。

  又问:烧香之事,终觉不雅,常无条件,可有法代之?

  烧香者,虽不过形式之事,道家一法,乃为道人专修,名为心香秘法,可代而行之。此法常习可觉神清气爽,增智开慧,久之心念一动,欲有所求,便得遂如意。

  又问:请教心香之秘,应当如何为之?

  此亦是沟通神明契约之举,若不燃真香,可心香一柱或三柱。其法,闭目存之,心中飞出自己所拜之神,站在眼前,而己身手持三香,敬三拜之,尔后存想面前有如方鼎状香炉,将三香插于其上,存而思之,燃香凫凫,其香又上达九天,化作云海仙气,供养香火众生。

  尔后,配合存想呼吸念咒:吸气之时,念:“先天一气入吾身”,存想身边空中的,万物之中的灵气,皆向自己的身体灌入,呼气之时,念:心香一柱透乾坤。”,存想所采之气皆化为心香,并变成心香的烟雾散布出去。

  其要处,呼吸要缓、慢、深、长,然又不可憋气,或难受至喘,其中分寸,当须自行把握。

  又问:如此应想几时?

  常见之香,一柱所燃,多于两刻至三刻之间(半小时到四十五分钟),自当同之,初习心香之法,或不能久,当至少依一刻之上为验。

  又问:心香之时,若生杂念如何?

  杂念之生,为七情六欲识神牵之所化,此为魔扰,当心神合一,放下杂念,或加强存想之注意力,自然杂念不生。

  又问:如此行之,有何校验?

  不当以心求之,若有不求之心,行之便可见其校验。宿疾渐消,身体强健,百病难扰,智慧开明,若久行之,凡有所欲,念头之时,便即刻感应成真。

  又问:所采之气,皆奉祀而出,与己有益乎?

  香火一界,存于灵台方寸之间,神居斜月三星之处,虽祀于香火,亦在身中,此须悟之。

《道教宗教正信探讨之九:正确的奉祀之法及道家心香秘诀》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