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经注(五):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

原文: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天地之间,其犹橐龠乎,虚而不淈,蹱而愈出。多闻数穷,不若守于中 。

解释:

  天地是没有仁这个概念,因为它对待万物是平等的,视之如同刍狗(祭祀之物)一般。而圣人也是不会有仁的,因为他对待百姓也是平等的,所以视百姓也如同刍狗一般。天地之间,就像一个巨大的橐龠(风箱)一样,虽然在排出风后,便虚了下去,但是并不会枯竭,不断的踩它,又会不断地出气。再多的言语也难以穷尽,不若守于其中。

  而这样做,便没有了仁,什么是仁?

  仁,亲也。——《说文》

  仁字是一个人加一个二,而古代解释仁为人耦,即一起配合耕地劳作,代表的是人与人之间互助互爱。

  对于常人来说,不仁之说,会导致常人的反感,因为常人所处的角度,与管理者所处的层次与视角是不一样的。

  但是天地肩负的是万物,圣人肩负的是百姓,如何让整个运作得更好,才是他们的职责。

  如一个人没有钱,去偷了另一个人的钱,如果另一个人有仁的话,他不会去怪偷钱的人,而是反而可能帮助没有钱的那个,让他以后不再偷钱,但是对于天地或是圣人,从治理的角度来说,便需要给偷窃者以惩罚。

  从更大范围来说比如两个国家交战,而一个国家只需要牺牲几百人,便能换成整场战争的胜利,如果不牺牲他们,会带来更多的人死亡,如此应该怎么办?大多数国家会选择牺牲这几百人。

  人身上有病变了,有一个器官感染了,必须要手术割掉,然而器官也是自己的一部分,割掉便是对它的不仁,但不割掉,整个身体都有可能损坏掉,所以人是会选择割掉的。

  舍小而换大,所以天地不仁,圣人亦不会仁,因为天地与圣人所遵循的只有道与德,有了道与德便不需要有仁。

  道家之说,之所以可以贯穿诸子百家,在这里可以看出,连法家的思想也包容进去了。

  所以一个管理良好的国家,在于其国家的法律是否完善,在于其法律是否能彻底执行,于是这世上有了立法者,也有了执法者,这些皆是合乎天地万物自然的。

  天地之间,犹如一个巨大的鼓风的袋子一般,不断的膨胀与收缩。

  我们的宇宙便是这样,它会膨胀与收缩,而在道家的思想中,这些规则应该是普遍存在的,所以天地有盈缩的概念便是这样来的,而细到人身边的事物,同样也有膨胀与收缩,只是这种膨胀与收缩通常称为“热胀冷缩”效应。

  即使到了微观级别的世界,同样有这样的现象,曾经丹麦物理学家玻尔的原子理论便认为,凡是绕核运动的电子分布在不同能级的轨道上,当电子吸能(受热)后它会向外层跃迁,释能(放热)后会向内层进动。而这个原理可以用液体汽化制冷等现象加以证实,也可以用热胀冷缩现象加以描述。后来量子理论对之进行了补充和完善,形成了一幅比较真实的原子模型图,更是佐证了这一点。

  但这种伸缩效应,它必然是有能量的循环才会实现的,而在这里,祖师将它比喻成:“虚而不淈,蹱而愈出”,这实际上描述的是一个能量不断循环进入并又出去的过程。

  然而,多闻数穷,去尝试了解这种动态的过程将会是非常复杂的,不如就去直接关注它的正中好了。

  这句话用古文翻译出来是非常古怪的,其实它说的是一个什么意思?

  对于一个能量连续不断变化的系统来说,它是一个动态的过程,而这种动态的过程如果只抓住其中一个点来分析,就变成了静态的分析,好比对于一个变化的系统中突然拍了一个快照,然后便对这个快照进行分析,这样是分析不出来的。更好的办法,是对其动态的过程进行一个表达,然后针对这种间接的表达来进行处理。

  然而,这种对动态变化的过程应该如何来表达?答案是“守于中”。现代新兴有一种数据分析的方法叫作小波分析,对于动态的过程,它是怎么做的?答案是搜集原始的变化数据,比如列出一个时间线,表达它的变化在这个时间线上是如何波动的。然后通过矩阵来表达,再对这些数据使用小波变换的方法进行加工,提取数据的特征,用来处理动态的过程。

  这里简单说一下核心,小波的变换其实就是,不断计算平均数,找到中间的数值,然后把剩余的数表达为与平均值的差值,然后不断重复这个过程,最后能得到一个绝大部分为零或是数值极小,并与其它数值不同的矩阵,而这个矩阵便是事物过程的关键要素的表达。当然如果专业说的话,要达到良好的信号分离效果,这个还需要确定小波基等,但是总的来说,它不断求平均然后计算的过程,其实便是我们《道德经》中说的“守中”。换个说法来说“守中”是能够抓住事情的关键特征的,所以无论用什么方法,说得太多,都不及“守中”最为重要。

  如果更感性一些的来比喻的话,可以用物体的重心来理解,很多人应该见过,一般所谓的叫“仙人扶梯”的法术(其实是魔术),把椅子,或是桌子,或是梯子,一只脚立起来,会带来一些视觉上的冲击。有人说那个是作弊了,用胶水了,下面有支架了,其实都是错的,因为根本不需要这些东西。这个要亲手去尝试,把一张椅子,用一只脚作为支撑点,然后不断尝试立起来,当重心垂直于地板的时候,只要微微一点力量便足以破坏它的平衡,而相应的,如果只要有一点点摩擦力或是支撑,那么它便不会倒,能够立得起来。

  同样的,这里是“守中”,但这种中它就是重心,而不是一个物体的正中,这个一点要明白,要彻底领悟这个,最好去亲手做,最初做的用一碗米里立最好,因为米有摩擦力与压力,虽然很小,但是重心稳定后,这点力量便足够了。

  顺便吐槽一下:这本来是一些门派发明来让弟子领悟“守中”的,现在却沦为表演或是谎称灵异的工具,实令人扼腕兴叹。

  万物皆是这样,它必然是有一个“中”的,而这个“中”,又称为“玄机”之所在,只要把握到了这个关键的地方,做任何事,都能轻而易举完成。这也是为什么,有些让人死活努力,收效却很差,但是有些人,轻而易举便能完成,关键在于是否把握到了“中”。

  比如依占算八字而言,有一派认为,日元旺衰最为重要,以日元为中心,月令及其它元素定其旺衰,然后定吉凶,此法倒是无错,它同于找重点之法,然后看流年大运对于重点的推动,而判断吉凶之变化。然断生死之时,多有含糊之处,其实抓到了重心,看其失衡,并不难断。

  如取一网络上案例,断一乾造之命,比如生于乙卯年辛巳月丙辰日辛卯时,行辛丑大运,观丙日属火,初见虽动荡而无害,然此重心偏重支撑于火,大忌于水动其位。火旺而辛为其财,主此人富,然富则富矣,转性成水则财多而害命。由辛巳、 庚辰大运中,弱冠而乙卯相值而火旺而不忌,后己卯 、戊寅大运中虽辛巳木助火亦不妨,然入丁丑之大运仍为辛巳所值,无木生火而制水,忌见辛而化水灭之,五行泄尽,前五年见乙亥丙子丁丑庚寅辛巳,非木即火皆无事,入壬辰之年,丙辛化水又壬之水晦于巳火,肠疾而亡。

  又修炼而言,常人时问,玄关在何处?玄关本来便无处,如何言玄关在何处?其虽名为窍,但并非一窍。

  《玄关显秘论》中已经说得明白:“老君曰:“天地之间,其犹槖籥乎,虚而不屈,动而愈出。”若能于静定之中,抱冲和之气,守真一之精,则是封炉固济,以行火候也。火本南方离卦,离属心,心者,神也。神则,火也。气则,药也。以火炼药而成丹者,即是以神御气而成道也。”

  何为“冲和之气”?何为“真一之精”?何为“封炉固济”?若读了前数章,至此当明,此谓“多闻数穷,不若守于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