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周易参同契(一) :理

凡一个人做能到被世人称个“子”字,基本上就算成就了,因为这意味着即使是反对者,批判他之前,首先都会先承认这个人的能力。

好比老乔那样,无论是你想指责他的智商不高,生了病竟然不老实看医生,还是说他黑透了良心,把一个其实随处可见的工具卖到了天价,然而任何人都不得不承认他有让全世界的人买他的工具的魅力。

不过,几百年后,可能他便会完全埋没在历史里,即使再度提来,最多说乔布斯是一个曾经很厉害的商业传奇人物,然后寥寥几笔便会带过,也可能压根不会再提起。

这便是昙花一现。

然而朱子不一样,现在已经过了近一千年,如果再过一千年的话,大凡只要提到宋代,就不得不提到影响到整个朝代的程朱理学,而提到程朱理学,就得提到朱子。

来说说朱子,首先他是一个很认真的人,不然学问也做不了那么大,他对道家,佛家都很不待见,平日间也没有少说两家的坏话,虽然不乏毫无论据的平白构陷,然而人人都知道站在他的立场上,自然得说那样的话。

气在中国古代是一种充满智慧的哲学观念,它不同的古希腊的风火土水那样物质化,它更是一种高度的抽象的概念产物,并认为万物皆一气而来。

然而朱子觉得,这是不对的,所谓先天,便是未有天地之先,那么既然这样,就是一个道理,既然是一个道理,它必然就是在气之先,所以说理在气之先。

他总结说:“未有天地之先,毕竟也只是理。有此理,便有此天地;若无此理,便亦无天地,无人无物,都无该载了。有理,便有气流行,发育万物。”

不过,他又觉得气这个概念实在玄妙,始终摆脱不了,于是又说理与气是相存的,所谓的理,其实便是存在气里。

所以他又说:“所谓理与气,此决是二物。但在物上看,则二物浑沦,不可分开,各在一处,然不害二物之各为一物也。若在理上看,则虽未有物而已有物之理。”

说到儒家的理,很容易稀里胡涂,不知道在说什么,实际上是,儒家的这个理,便是道家道德之“德”,所谓道,不可方物,即是强名,自然是难以尽述。

然而德便明显了,它的一个表现便是规则,在万物之先,大凡万物的产生,也是因为先有了规则。

所以规则必然是在万物之前便是有的。

于是便可以明白,水有水德,火有火德,非火而成德,时谓之火之炎上,是性不是德,所以并非所有炎上的都是火,然而如果有火德的,那便一定是火了。

万物皆有其德。

儒家的天理,便是理自天来,但是人总是会有违于天的,比如说天心自运,无论再怎么样的天花乱坠,日月仍是那样悠悠周游,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

所以改变不了天,而天人合一又是客观需要,所以便存天理,灭人欲,这样也是异曲同工,这便是儒家修行的方式,理学家如此认为。

朱子学说是很妙的,然而他自己未必没有疑惑,从他废寝忘食地研究《周易参同契》便能看出。

他认为《周易参同契》实在太高妙了,却又始终难得其中至奥,在遗憾之余,化名为空同道人,取于空自羡慕《参同契》旨归之意,并对《周易参同契》作了注。

“魏伯阳《参同契》,恐希夷之学有些自其源流。”他评价说,“然没有真师指授,故于下手处,不甚了了,盖贯通其文需明师之传诀也。”

朱子会产生这样的矛盾,是可想而之的,理在气之前,其实从无常有常的难来看,便是有常之论。

因为有常,故而必循其常,人天之合一,不过以心合物,这是理学的儒家。

站在另一个对立面的,便是佛家,佛家认为一切是无常的,所谓”刹那无常“,世间事物时时在变,这是一种运动而变化的观点看待事物,不得不说是很优秀的。

相比之下,宋代理学儒家的看法是,即使是遇到了无常,那么让你有常,你就得有常,实在是要无常,你也得给老夫憋着表现得是有常的。

显然,这是不自然的。

以致于宋代出现的三纲五常越发僵化,各种强迫症倾向的规矩,例如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之类的理念应运而生了。

如果进一步探索的话,如说万物有常,却为何充满如此多意外,如果说万物无常,那么既然一切皆是无常,此岂非又不是一种有常。

无论说是儒家的有常,还是佛家的无常,都有它的道理,不能说是错的,却是是片面的。

道家一直坚持气论,气是变化莫测的,它对应着无常,然而气整体又是可把握的,它对应着有常,有常还是无常,它们是共一体的。

举个现实点的例子说,分子是时时在运动的,这跟佛家说的”刹那无常“是非常贴近的,然而宋代理学儒家对于这种情况,只能强行不承认,然后唯心地认为它就是有常来解决,这也是为什么朱子的理学会被划到唯心主义的原因之一。

在道家则不同,因为使用气论,所以虽然同样认同无常,但却不认为整个上不可把握。

这如同构成一双筷子的分子都是在不断在运动着的,然而并不影响你在宏观上仍然可以用筷子去夹菜吃饭。

当然筷子可能会突然断了,这便又成了无常,然而如果你精通了易理,它什么时候断,完全在人的预料之中,如果需要的话,还可以从依据易理去控制它,比如让它在吃完饭后再断,所以它仍然是有常的。

如果深悉这种道理,那么便可以更加推而广,明白争议什么有没有的事,其实是没有什么意义的。

顺便说一下,比较有趣的是,曾经遇到一些人质疑说,看你写的文章,你是不是不信鬼神,是无神论呀?

这里要澄清一下,在下首先绝不是鬼神论者。

什么是鬼神论者?

便是那些大事小事不管什么事都管鬼神身上扯,满口因果业力前世欠债之说,而且大多还说就说吧,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最终无非是蒙骗钱财。

这种鬼神论者,不过荒唐为高妙,在下自然划清界限。

至于说信不信鬼神?

无论是鬼神之说,还是物理化学,或是数学,它们都是学问,都是一种研究世界方式,同时也是解决现实问题的方法,它们无非是一种视角,在固定的视角下解决相应的问题会更容易。

明此则明大半矣,”人知其神之所以神,不知其不神之所以神。”

这篇文章看明白了,下篇文章便会开正题了,智达之士,想来已看得出趣处了。

本文首发于“道家阴符文化”微信公众号,欢迎收听

道家阴符派博客--聊聊周易参同契(一) :理--参同契

 

《聊聊周易参同契(一) :理》有1个想法

  1. 我还是相信有规律这个东西存在的,如果完全知晓,必然可以 计算出个人,乃至人类的未来。但是又有所谓的量子测不准,人类对世界的认识必然也会有极限吧。想到此处也不免松了口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