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周易参同契(二十一):玄冥难测,不可画图

乾坤刚柔,配合相包。阳秉阴受,雌雄相须。须以造化,精气乃舒。

若以刚柔相论,乾性刚坤性柔,刚柔两性相包,方能乾坤并立。故而阳秉而阴受,雌与雄不可分开。而且物各有性,须要有造化之机,方能让其精气舒展。

炼丹之时,常会烧炼雄黄,而除了雄黄,也会用到雌黄,因为雌黄及雄黄总是相伴生的。

通常,雌黄和雄黄一起在低温热液矿床和硫质火山喷气孔产生,可以用来入药,然而因为均有毒,所以入药使用时要注意只能少量使用,并且不能长期使用。

化学角度而言,雄黄是四硫化四砷,雌黄是三硫化二砷,在加热之后会产生三氧化二砷,也就是砒霜,有剧毒。

道家将雄黄称为:”帝男精”,并认为雄黄实际上是由雌黄经过八千年而变成,从化学式上看,三硫化二砷经过长期的硫化后,变成四硫化四砷,还是可能的。

按《黄帝九鼎神丹经诀》的记载,曾经有个叫圆丘的地方,有许多蛇,广成子教黄帝带上雄黄,于是蛇纷纷跑掉了,这应该是最早用雄黄驱赶蛇的来由。

雄黄雌黄虽然含有砷,与砒霜相比毒性却是要小得多,但雌黄毒性比雄黄要强,所以雌黄一般不作内服,绝大部分时候是外用,而雄黄外服内用均有。雄黄由于杀虫的效果比较好,所以古代也有端午用于饮用雄黄酒的习惯,在常见的中药牛黄解毒丸中也有雄黄的成分。

很多人担心带雄黄的药物会中毒,实际上只要不加热,不长期服用,又不是禁吃它的体质,更不要与西药配合着吃,按着医嘱则没有什么问题。

雄黄的选用,要以像鸡冠一样的颜色,颜色发赤的为上品,如果夹杂有其它颜色的,则不可用。

有一种疾病叫“蛇缠腰”或“蛇盘疮”,现代学名叫带状疱疹,一种民间的说法认为这是蛇妖附体,因为雄黄可以驱蛇,所以可以用雄黄驱治,其方法便是用雄黄加上醋,调成糊状,然后擦于疮上,便可治疗。虽然蛇附之说不足取,然此方却是有用。

古人制作雄黄酒时,已然考虑到了雄黄的毒性,虽然他们并不清楚分子式是什么,更不知道是遇氧变成的三氧化二砷会变成砒霜这种原理。

但古人显然清楚认识到雄黄不能见火,早早便言“雄黄见火则如砒霜”,并且进一步实践之中,发现如果是用苦酒(酒与醋之间的产物)泡着雄黄进行煮的话,则雄黄的毒性可以控制。

于是他们会用铜器来盛上苦酒泡上,然后小火来慢煮,这样因为液体隔绝了氧气,所以不会出现砒霜(氧化砷)。

并且因为使用了醋酸与铜还有雄黄,会生成如醋酸亚砷酸Cu(C2H3O2)2·3Cu(AsO2)2的东西,熬到最后便只剩下四硫化四砷的纯化合物,而游离的砷则会反应成化合物。

于是雄黄便得到了提纯,其中可能产生的氧化砷则被去除了,于是最主要的有毒物质也被去除了,剩下的雄黄的毒性因为量少,则完全在可控范围中。

这也是为什么雄黄酒被广泛饮用,却没有出现中毒的原因。

当然雄黄酒仍然是不宜多饮的,更忌加热,即使是有保留端午饮用雄黄酒这种习俗的地方,仍然需要注意这一点。

坎离冠首,先映垂敷。玄冥难测,不可画图。圣人揆度,参序元基。四者混沌,径入虚无。六十卦周,张布为舆。

“冠首”,是指的“首位”,“最前面”,“垂敷”,是指如花的叶子一样,而“”是指的车子。

这意思是因造化而精气舒展,其最重要的便是坎与离卦,而其它的则是辅助,这如同绿叶扶助着花冠一般,当然这种描述只是一种比喻,实际上它是玄冥难测,很难用图象来表达。

不好表达怎么办呢?所以圣人便揣摩度量,将最基础的东西进行整理,最后将四样东西混合在一起,归于虚无之中,于是演出六十个卦,布在四周来进行表达。

这种表达有什么奇妙之处?阴阳相合,坎离媾精的过程,实际是让阴与阳相合的过程中,产生新的变化,如果具体化到生物,便是会繁衍出后代。

从现代科学来理解,繁衍后代而物种会有差异的原理,是因为不同的物种都有自己的基因蓝图,然而蓝图尽管不同,却都是DNA(脱氧核苷酸)与RNA(核糖核苷酸)来实现的。

核糖核酸的密码子是尿嘧啶、胞嘧啶、腺嘌呤、鸟嘌呤这四种,可以简写为U、C、A、G。而一切的基因序列其实都是由它们排列而成。

mRNA即是“信使核糖核酸”,是法国分子生物学家莫诺与法国生物化学家雅各布合作所提出,mRNA的作用是从DNA长链上转录所需要的遗传密码片段,成为合成蛋白质的模版,而他们1965年获得了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虽说排列构成遗传密码片段,理论上是有很多种的,但是有些规则是固定的,比如根据碱基互补配对原则来说,在mRNA链上,A变为U,T变为A,C变为G,G变为C。

由于这种规律不变,而且且每三个碱基决定一个氨基酸,氨基酸总共实际上只有20种,所以它们每三个一组进行组合,正好组合出来就是64种,这64种恰好对应于64卦。

而在道家认为64卦可以演算人体的奥秘,这并不是单纯的巧合,更非是故意的牵强附会。

将它们进行有序的排列,然后一一对应后,可以得到这样一个卦与密码对应的表。

假如果更深入研究则会发现,有3个三联体密码,并不编码任何氨基酸,它们是UAA、UAG和UGA,是蛋白质合成的终止信号。因为在DNA转录的过程中,需要有终止的信号,才知道什么时候停止转录,不至于出现无限止的转录下去。

更为巧妙的是,作为停止密码的UGG能对应于天山遁卦。而UAA恰好可以对于水山蹇,UAG则对应于风山渐卦。

三个止卦,皆带有山卦,山即是艮卦,古有云:“艮,止也”,另一头,作为起始密码的AUG,又能够对应于风雷益卦,巧妙而自然。

上述内容在申伯格于1973年出版的《生命的秘密钥匙:宇宙公式、易经和遗传密码》一书中有更详细的描述,不再细述。

虽然在魏真人的时代并没有基因之类的说法,然而修炼的过程中,自然可以感受到身中发生的种种微妙变化,而种种微妙变化又可以感通于卦象,然而这些微妙的变化发生是在体内极微之处,故而只能用“玄冥难测”来进行形容。然而虽然“玄冥难测”,主旨却是可以把握,于是又有了圣人立了卦来进行表达。

这些皆是周易奥妙之所在。

龙马就驾,明君御时。和则随从,路平不邪。邪道险阻,倾危国家。

龙马在此处为暗指,实指河图,自古传言龙马负图而出洛水,此指依循河图。

“明君”,心主神明,心又为君,故身即为国,心又能通于意,在丹道之中,此便是火。

君即是一身之主宰,因为天地有了主宰,才能生化收藏,人有了主宰,才会有生壮衰死,这个主宰,称之为神明。人身的一切生理活动,也是它来主持,故《素问之灵兰秘典论》说:“心者,君主之官也,神明出焉。”

天地神明如人身心主神明一样,有意志的是人,而并非是神明本身,很多时候人宣称是神明的意志,其实都是自己的意志,实际上神明本身并不体现意志,所有的一切都是人为强加出来的。那么天地的神明如何显现?天道开始运转的开始的那一刻,便注定了神明无法化生万物显现天地之间,虽存而不显,潜于天中,默运一气而生万物,故其虽生养长万物而不恃,故能成其德。

天动虽清而不静,地虽静却不清。而人之修炼,虽是法天象地,但却法天之清,而弃其动,法地之静,而充其静,故得清静之道。清静之道,则心不动,心不动则神明自显,神明自显,号为元神。所以天地之神明,可解之谓无神,因不显现故,亦可解之谓有神,因无而不能化生万物,有与无,此两者同出而异名。人身之中,有君则有相,此两者同为火,在医家,同以君火为主,相火而为辅,君相之别,在于君无为而治,相代天宣化,君在心为主,相周流于脏腑之间。

“御时”,即是时而行火候进退之道,把握时机分寸,如果做到,便是相和,于是能一帆风顺,不会遇到什么困难。然不依此来做,便会遇到艰难险阻,严重了还会危害到自身。

此段言火候之重要,既谈论修炼之事,不若引用《悟真篇》云:纵识朱砂与黑铅,不知火候也如闲,大都全借修持力,毫发差殊不成丹。

有读文章者朱飞道友,指出DNA密码所配之处上下文有所不一,此处说明一下,原图中需要将第二和第三碱基序列对调,如此对应的序列便能合上。

另有小燕子问及:“天动虽清而不静,地虽静却不清。而人之修炼,虽是法天象地,但却法天之清,而弃其动,法地之静,而充其静,故得清静之道。清静之道,则心不动,心不动则神明自显,神明自显,号为元神。所以天地之神明,可解之谓无神,因不显现故,亦可解之谓有神,因无而不能化生万物,有与无,此两者同出而异名。人身之中,有君则有相,此两者同为火,在医家,同以君火为主,相火而为辅,君相之别,在于君无为而治,相代天宣化,君在心为主,相周流于脏腑之间。”一节之中“法地之静,而充其静”,此处何解。

实是笔误,修正为“法地之静,而弃其浊”,全文修正如下:

“天动虽清而不静,地虽静却不清。而人之修炼,虽是法天象地,但却法天之清,而弃其动,法地之静,而弃其浊,故得清静之道。清静之道,则心不动,心不动则神明自显,神明自显,号为元神。所以天地之神明,可解之谓无神,因不显现故,亦可解之谓有神,因无而不能化生万物,有与无,此两者同出而异名。人身之中,有君则有相,此两者同为火,在医家,同以君火为主,相火而为辅,君相之别,在于君无为而治,相代天宣化,君在心为主,相周流于脏腑之间。”

又有sakyo道友问及“请问最末一段火分君相,是否指心肾之别?”,此处作一细析。

以乾坤坎离以代之,因处处皆有太极,俱能生九宫八卦。

从《内经》所言:“君火以明,相火以位。此明天之六气惟火有二之义也。君者上也,相者下也。阳在上者,即君火也。阳在下者,即相火也。上者应离,阳在外也,故君火以明。下者应坎,阳在内也,故相火以位。火一也,而上下幽显,其象不同,此其所以有辨也。”

医家以人身为一太极,可以心肾而论,离可类于心,坎可类于肾

若又依道言,此处之心,即是天心,又是人心,更是太极之心。

君为天心,而天心居北辰,永定不移,诸天星辰随其而转,故斗为帝车,所指为相,指北则天下皆冬,指南则天下皆夏。此如人之意,意其寒则凉,意其燥则热,又如夏日思冰,天虽热而身不烦,冬日思火,衣虽薄而不觉寒。

又谓心无处不在,掌上立太极,掌心即是心,足下立太极,足心亦是心,周身三万六千处,又或混沌虚空中,无处不可为心。

若明此理,见《景岳全书》云:后世诸家咸谓相火寄在命门,是固然矣。然以予之见,则见君相之义,无藏不有。又何以辩之?盖总言大体,则相火当在命门,谓根在下,为枝叶之本也。析言职守,则脏腑各有君相,谓志意所出,无不从乎形质也。故凡以心之神,肺之气,脾胃之仓廪,肝胆之谋勇,两肾之伎巧变化,亦总皆发见之神奇,使无其地,何以生此?使地有不浓,何以蕃此?此皆从位字发生,而五脏各有位,则五脏亦各有相,相强则君强,此相道之关系,从可知矣。故圣人特命此名,诚重之也。而后人指之为贼,抑何异耶!此万世之疑窦,故予不得不辩。

便知此实是以人身五脏六腑立太极之论,景岳之医,能察细微,擅补虚损,因此理也。

至于心主神明者,心若有思,则神潜而君现,心若不思,则君退而神明。

进之阳火退之阴符,沐浴而居于卯酉,何见进退?所谓进退者,实为君之道,故时有意,时无意,时用文,时用武,有急缓,有先后,变化皆依节律,浮沉主宾者亦同之。

又依火论,火分君相,相为天火,君为人火,故《阴符经》云:“天人合发,万化定基”,此即乾离之气通,天火同人之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