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生无量天尊“之考证

原创文载于“道家阴符文化”公众号之文《”福生无量天尊“之考证》 “福生无量天尊”,在道经中出现非常之多,如下列举一部分: 《雷霆玉枢宥罪法忏》中有:“稽首称念三清三境天尊,雷声普化天尊,玄恩赦罪天尊,福生无量天尊,不可思议功德。” 《道法会元》中的神霄遣瘟治病诀法:“适伸启白福神,一切神祇,本部雷神官众,和送瘟司、退散病源,驱除邪怪剿戮妖魔,安舒土府,解释愆非,俾令见患即安,家门清吉,人眷和平。凡在光中,全叨默佑。稽首皈依,志心称念:福生无量天尊,不可思议功德。” 《北斗本命延寿灯仪》中,并及:“稽首归依,虔诚赞咏:福生无量天尊” 《金箓延寿设醮仪》中,有:“….太平护国天尊,福生无量天尊,大罗诸天天尊、诸后元君….” 《灵宝领教济度金书》的北斗灯仪中,最后有”…和:愿得长生。福生无量天尊。众诵大咒旋绕…”。 《灵宝领教济度金书》的南斗灯仪中,最后有”…终始流恩。福生无量天尊。向来关祝南斗星灯,功德周圆…”。 《灵宝领教济度金书》的九幽灯仪中,提及有”福生无量天尊”一语,其用法是: ”福生无量天尊,引至东方,九幽之东,日风雷狱。众生心亏震德…” “福生无量天尊,引至南方,九幽之南,曰火翳狱。众生心亏离德…” “福生无量天尊,引至西方,九幽之西,曰金刚狱。众生心亏兑德…” “福生无量天尊,引至北方,九幽之北,曰溟泠狱。众生心亏坎德…” “福生无量天尊,引至北方,九幽东北,曰镬汤狱。众生心亏艮德…” “福生无量天尊,引至东南,九幽东南,曰铜柱狱。众生心亏巽德…” “福生无量天尊,引至西南,九幽西南,曰屠割狱。众生心亏坤德…” “福生无量天尊,引至西北,九幽西北,曰火车狱。众生心亏乾德…” “福生无量天尊,引至中央,九幽中央,日普掠狱。众生心亏厚德…” 《灵宝领教济度金书》的关祝神灯仪中,多处使用:“…..福生无量天尊,臣等志心皈命…”。 《灵宝领教济度金书》的祈禄用的晚朝行道仪中,在称法位时,上启时提及:”…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长生保命天尊,福生无量天尊,十方灵宝天尊, 十方已得道大圣众,至真诸君丈人…”。 其它的,在午朝、三官醮仪中也有提及。 《玉音法事》中,在献粥献贡文后,会念“香厨妙供,上献天尊,中献真圣,下及一切先生,普同供养。”,然后在斋毕,要求念“福生无量天尊”。 在《太上洞玄灵宝无量度人上品妙经法》中有:“念三清无上天尊,太平护国天尊,福生无量天尊,长生保命天尊,消灾度厄天尊,紫清赐福天尊,太一救苦天尊,十方灵宝天尊,宝华圆满天尊,无量不可思议功德。” 《金箓放生仪》中,有:“念玄都万寿天尊、太平护国天尊、好生度命天尊、福生无量天尊,不可思议功德。” 《东岳大生宝忏》中,有“念东方灵宝天尊,青灵始老天尊,东华上相天尊,福生无量天尊。” 《金箓祈祷早朝仪》《金箓祈祷午朝仪》《金箓祈祷晚朝仪》这三朝仪中,有:“…太平护国天尊,福生无量天尊,都玉京七宝层台紫微上宫灵宝至真诸君丈人,金阙诸天弥罗众圣…” 《金箓十回度人午朝开收仪》中:“…径用回向西南方无极太上灵宝天尊、西南方福生无量天尊、西南方始素天梵炁天君、天垣帝座星君…” 《道门通教必用集》第七时:“以今第七遍,奉为斋主某家解灾度厄,祈福延生。凭合坛道众,持念天尊圣号,转诵《南北二斗延生真经》…长生保命天尊、福生无量天尊、消灾解厄天尊…” 《北极真武佑圣真君礼文》中,则说:“稽首皈依,志心称念。福生无量天尊,不可思议功德。” 从上述经典中可以看出,在传统的道经中,“福生无量天尊”这种名称在自古以来的道经中是一直存在的,同时也能成为一个具体位格的指代。 所以,现代道教中倡议道友之间见面使用“福生无量天尊”,作为打招呼的敬语,其含义如同“祝您有多得不可计量不可思议的福报”,从理论上来说是完全合理的。 然而,在坊间也常说有些道士之间用“无量天尊”打招呼,并且早年的港台影视中也有类似的称呼,这种称呼是否是有问题? 在道藏诸经中,“无量天尊”这个词独立出现,主要是两处: 第一处是《太上洞玄灵宝业报因缘经》中提及:“…发大道心,广置诸观,开度国人,造无量天尊形像,广写此经圣号,作无量旛盖,出无量法服,供养三宝…”这里的“造无量天尊形像“是指的是造了大量的神像的意思,与敬语并没有任何关系。 第二处是《灵宝无量度人上经大法》中破狱的时候,“存符化无量天尊,遍诣狱中,一切罪魂,俱蒙原赦。”在这里的“无量天尊“特指太一救苦天尊化形无数多个,也与敬语方面没有任何联系。 所以可以判断出单独使用“无量天尊”是不合理的,但是又确实存在有这样打招呼的老道士,又是怎么回事? 如果进一步追溯的话,会发现这种称呼最早出自于一些宝卷或小说之中,目前见得较早的资料,是清朝中期从江苏传出的《靖江宝卷》,其中小说中有类似的内容:“…徐茂祖一听,哈哈大笑,“呵,无量天尊,善哉,善哉。薛刚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八贤王正要发火,道士倒笑起来格:“无量天尊,善哉善哉,王爷不要发火,你请坐…” 所以,有些会称呼“无量天尊”的,显然受到民间的这些影响,并且这种影响至少是从清朝中期开始的,由于宝卷传播较广,影响力较大,很有可能这种称呼在民间结社中也曾流行过。

“金真”还是“全真”之考辩

科仪之中,常有一句“金真演教天尊”,然而因历史辗转,不少全真派道士在科仪时,不少将它改为了”全真演教天尊”,这种现象非常常见,比如在内陆的某知名道教网站上,就有大量写着”全真演教天尊“的科仪,其中不少是正一的经典,也将”金真“偷改成了”全真“两字。 这样修改后,已经完全改变了原经本义,这样去做科仪,已经完全变了,自然作用也大打折扣。 首先说说对于“金真”的定义,在《元始无量度人上品妙经四注》中写得比较清楚,解释“金真朗郁,流响云营。”一句时,是这样说的: ○东曰:金真者,自然之章。梵天神人飞游太极之上,玄歌无量之音,激爽灵风之炁,拂扬洞章之曲。太和玉女於华都之门而和神人之歌,流响庆云之宫,故曰云 营也。 ○幽栖曰:金真者,即金真玉光也。此是天尊之身光耳。郁者,光耀也。营者,凝聚也。既泛景大霞之中,故金真焕烂,吟咏洞章之句、云合烟凝者也。 ○少微曰:金真,金简真文也。昔真文始现结於玄空,莹发光芒,刻书金简,故明朗郁郁然也。云营,云宫也。百玉容堂在玄都龙山之上,言上帝高吟金简,清音响亮, 流入云宫。 ○玄英曰:金真者,刻金纪录真文。朗者,真文书字明朗也。郁者,明盛之貌也。云营者,玄都之内百玉置立容堂之名也。其堂在龙丘山之上。流响者, 将明众圣啸咏,响彻云营宫中,故云流响云营也。 这四个注释中,虽然表达不同,但可以统一简洁的说,”金真”指的是”金简真文”。 同样的,在《洞真太上丹景道精经》中则说:“君於金华之宫,又拜太上玉晨君於七映之房。此二尊君,玉秀虚朗,金姿映苓,圆光蔚於华寝,晃曜激乎八玄。存既毕,叩齿十二通,先三读金真之祝毕,乃读上品第四章、次读第二章、次读第六章、次读第三章、次读第五章、次读第七章,上中二品合十四章,都毕……,”,这里所说三读金真之祝,是指的《太素三元君曲素诀辞玉景内真金章》。 另外,上清派的经典中,《上清诸真人授经时颂金真章》大约出於南北期或隋唐,内载金真章十二首,又见於《上清诸真章颂》。 东晋时期的《洞真太微金虎真符》一经,又提到“…此咒奇秘,名曰三天虎书太元上箓。受之者先斋七十日,赉金虎玉铃,素锦玄罗各三十尺,以为金真之誓,盟于天地不宣之约…”。 从这些显然可以看出,金真实际上代表的是道教的秘典经文,为了说其珍贵,所以用以“金真”简指“金书真文”。 ”金真演教天尊“,首先要明白在科仪中,通常”天尊”一词,并不是具体指的哪一位仙真,而是为了起表现与修饰作用的赞咏词,如《太上洞玄灵宝三十二天天尊应号经》之中,有“至心信礼十极妙光天尊。至心信礼八威结成天尊。 至心信礼玄通道会天尊。至心信礼高虚道运天尊。至心信礼高光运明天尊。至心信礼三华西灵天尊。至心信礼静定长存天尊。至心信礼至景灵曜天尊….“等。又如《太上瑶台益算宝籍延年忏》中,”志心归命,玄穹上帝天尊。志心归命,太极高皇天尊。志心归命,金辉紫殿天尊。志心归命,琼宝丹台天尊。志心归命,广明德道天尊。志心归命,溥度人寰天尊。志心归命,福星垂佑天尊。志心归命,惠日回光天尊。志心归命,九宫益算天尊。志心归命,八卦延年天尊。志心归命,清微大帝天尊。志心归命,紫极元皇天尊。志心归命,浮罗翠袖天尊。志心归命,郁察宝山天尊。志心归命,寿崇五岳天尊。志心归命,福广四溟天尊。志心归命,常臻凤历天尊。志心归命,克保龟龄天尊。志心归命,九天集福天尊。志心归命,十极垂休天尊。志心归命,虚无凤阙天尊。志心归命,浩渺龟台天尊 。志心归命,能增百福天尊 。志心归命,克纳千祥天尊。志心归命,亭山受命天尊。志心归命,嵩岳升真天尊。志心归命,玉光照室天尊。志心归命,宝炬浮空天尊。志心归命,九灵消祸天尊。志心归命,二炁延生天尊。志心归命,九清圣德天尊。志心归命,八景虚真天尊…“ 显然上述的内容,完全可以抽离出来,去除“天尊”两字,文句依然通畅,其它的科仪里还有常见的诸如”常清常静天尊““道气长存天尊”等赞叹用法。 在《灵度济度金书》中有:“某,崇建玄坛,敷陈素悃。金真演教,植万劫之津梁。玉匮告斋,开九幽之径路。朱章灵奏。。。“ 而《灵宝领教济度金书》《灵宝玉鉴》《灵宝无量度人上经大法》中俱提为“金真演教天尊”,一个最基本的判断:灵宝派要比全真派早上几百年,所以这里不会是”全真“ 在《玄门报孝追荐仪》,其结构是明显的正一风格,开篇即称:”恭以金真演教,弘敷拔度之文;玉册垂科,茂着升迁之法。“ 另外的还有《太上玄灵北斗本命延生真经注》《玉箓大斋三日九朝仪》《上清灵宝大法》《太乙火府奏告祈禳仪》《太上三洞表文》俱是以“金真演教”为准。 另外一个佐证是在《大涤洞天记》中,《大涤洞天记》的作者邓牧心为宋末元初隐士,居大涤山(今浙江余杭县境内)洞霄宫,曾与道士孙宗宝合著《洞霄图志》六卷,实际上《大涤洞天记》与《洞霄图志》是同一本书,具有很重要的参考价值。里面记载“嘉定十年辛巳三月,道士白玉蟾撰”演教堂揭扁法语“中有”以吾教之当兴,与名山之不朽,方玉烛应天之日,政金真演教之时。”, 总的来说,以上资料完全可以推定,古代用的是“金真”而不是“全真”,一来此词来源非常久远,二来多本不同的著作出现,如果都是抄错的可能性实在太高。 而在后世全真派中,所言“全真演教天尊”,实际上是奉丘长春为全真演教天尊,龙门弟子又常以”全真演教龙门承律第XXX代弟子”自称,然而如果用于科仪,则不合于古法,因为其意义已经完全大相径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