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官德奇门古局核验(三)

因复验久思而不得也,故又再追索,见籍中有云满八而旬者,似有此说,虽不足旬而足似为不道,然或张官德用此闰法,故再推之。 咸丰辛酉年甲午月己酉日庚午时为九局,验局为合,咸丰辛酉年甲午月癸丑日壬戌时,验局为合。 故知张官德当用八日闰也,除同治癸亥年酉月秋分上元己卯日乙丑时排盘谬误,其它皆一一吻合。  

张官德奇门古局核验(二)

验案一:张仲远先生占官 咸丰乙卯年申月白露上九局,壬午日己酉时,时首甲辰,张仲远先生占官,戊辰命癸日干。符禽八,值死九,符冲,天地返吟,门宫制迫。 占官以开门为主,飞在兑宫,得地得时,又得丁奇制庚,八月必有西方差事。因以升迁。但直使遇死门,在离,离九数,不过九年寿终。 案验:果八月得荆州差事,旋署道职,越九年到浙查关故。 评:此案八局吻合。   验案二、谷城陈兆昌占兄病 咸丰乙卯年辛巳月壬子日癸卯时,时首甲午,谷城陈兆昌占兄病。符英二,使景九,门伏。 直符时干飞入死门,本命日干在巽,虽旺而空,不治。 案验:五月初三故。 评:此案阳遁六局吻合 验案三:占北方寺沟口可避兵否 咸丰辛酉年甲午月癸丑日壬戌时,时首甲寅,占北方寺沟口可避兵否。阴九局,天差门差。杜五辅五避五。时干乾相佐,休与日合三正东,乙下有丁,奇格地网。 辅杜飞入死墓死门,又加时干,六庚加子,此方必有贼到,不可投。 案验:次年贼果到。 评:此案起局有误,应为阴遁八局,1681年辛酉即咸丰十一年。    

张官德奇门古局核验(一)

例一:咸丰辛酉年甲午月己酉日庚午时,时首甲子芒种上九局,馆于兴安府,占生徒乡试。丙寅命,流到兑宫,暗制庚金天乙飞宫格。 此为1861年6月29日,然而1859年冬至交甲午,正授,1860年冬至交己亥,自甲午开始起阳遁一局。 芒种交节为1861年6月6日,5月30日己卯符已到而所未至,故以5月30日为芒种上元,15日用毕,至6月14日甲午又为新符,与6月21日夏至节相差不过七天,故不闰。 另换算1859年冬至正授及1861年6月25日实积得8日,然按干支,则6月14日用夏至上元,19日用中元,24日用下元,29日当用小暑上元,为小暑上元八局第一天。 此例用局有误。   例二:同冶壬戌年午月小满下元阳八局,癸巳日庚申时,即同治元年之五月癸巳日申时,阳遁八局,此局无误。   例三:同治癸亥年酉月秋分上元己卯日乙丑时,时首甲子,即同治二年八月己卯日乙丑时,即一八六三年八月初五,公历1863年9月17日。按定气法,阳历1863年9月8日白露节,9月23日秋分节,又按平气法,阳历1863年9月7日白露节,9月22日秋分节。热白露九三六、秋分七一四,现此例用七局用秋分上元,考正授为1859年,1859年冬至正授后,1860年符头必先到,1861符头先至而离节过10日,故置闰,1862年冬至则十五日正抵,又入1863年,似不应于此用秋分上元之事。 1859年冬至交甲午,正授,1860年冬至交己亥,自甲午开始起阳遁一局,1861年冬至交乙巳,复用大雪局,置闰,多出五日,1862年冬至交庚戌,冬至前五日已平,冬至前一日己酉日起阳遁一局,1863年夏至交壬子,自冬至过一八十二日,一八十日用尽局,复两日冬至所积一日,共三日,至9月,又积余一日,共计四日,已达平气法秋分节处,故用秋分节。如安平气法则用秋分上元无误,然又按此局,乙丑时,值符天柱加乙,应当在八宫,如按此例所称直符柱一,使惊门六,则乙必居地盘坎宫,所布三奇六仪则为:戊己庚辛壬癸乙丁丙,次序错乱,虽定局正确而排局有误。

浮点精度问题的处理

计算时发现转换为JD值时,如2000年1月1日0点0时0分,JD值为2451545.4166707597,在还原时,变成了1999年12月31日23点59分59.999986588954926秒,这是因为浮点计算的问题导致。 通过人工修正加入一秒1/86400后,秒数变成了0.999981164932251111,换而言之,这里稳定的浮点数是0.99998这里,由于1000毫秒为1秒,而天象计算也不可能精确到这种程度,所以这里的计算可以进行简化。 故需进行浮点修正: var xxx = Math.Round(v – Math.Floor(v), 6); if (xxx < 0.50001) {         jd = v – xxx – 0.5 + 0.00001; } if (xxx > 0.50001) {           jd = Math.Floor(v) + 0.50001; } return jd;

邵彦和例:熙宁一年戊申年十一月辛巳日寅将酉时邵三翁癸亥生邵三翁生于九月初四日亥时四十六岁占宅。

原例: 戊申年十一月辛巳日寅将酉时邵三翁癸亥生邵三翁生于九月初四日亥时,四十六岁,占宅。  勾 合 朱 蛇  戌 亥 子 丑   后 勾空 后   财 己卯 后 青酉    寅贵  卯 戌 申卯   兄  申 空 ◎ 空申    卯后  戌 巳 卯辛   父 丁丑 蛇 ⊙  未 午 巳 辰  虎 常 玄 阴 邵彦和曰:此课财作天后,加干发用,乃妻为主,日去加辰,夫往就妻,妻为长,夫反为少也。然汝之妻,本兄之妻,而汝得之,日后只得九年相守。第八年因结生地,与兄弟不足生,虽得此地,而死不得葬也。目下主丧妻,缘是磨塞东门,所以有再娶之患。盖申为磨,加卯为塞东门也。辛以卯为妻。干又就支,反致勾留,上 见勾陈故也。申加卯上作天空,申乃今日之同类,而加妻上,是兄之妻也。申同类为兄,加卯妻财上,是为兄之妻。然不加申本空亡,又作天空,必兄已亡过,遂有其妻,所以邵公敢开此口。若申不空,则不可乱断。只得九年相守者,戌加巳,上五下四,共九数也。末丑为辛金之墓;丑土加申金长生上故为生地。申为兄弟,而 丑墓作蛇,加之故与兄弟不足,丑八数,故云八年也。直指云丑为卯财故得此地,内遁丁鬼,主得此地而死。   奇门复占: 时克日,宅犯人,此宅不吉也。 求测之人乘符故为宅主,然下乘之己而主私欲,坤中见己击刑,上乘玄武,必有暗味之事。 六合中乘丙主第三者男性,然丙与壬同,即丙即壬也,外连于丁,故为丁壬之合,故丁为其妻,为外来。 又丙于生门之外,丙合于辛,而勾得宅中之辛,此丁又同辛,又中间庚癸,空者为无,癸为壬为兄弟,庚而刑,生而无气,故已丧兄,并为过去之丧。 其妻乃本其嫂者,如此可明,此中会显暗昧,皆因宋时已禁”弟娶寡嫂”之故。 而只得九年相守者,震空而见离,得九数,己即击刑。    

邵彦和例:己酉年正月辛巳日子将酉时时监院庚午生四十岁占谋动迁转

原例:己酉年正月辛巳日子将酉时时监院庚午生四十岁占谋动迁转。宋本邵案,口鉴  空 虎 常 玄  申 酉 戌 亥   玄 空朱 后   兄  申 空 ◎ 青未    子阴  亥 申 辰丑   子 乙亥 玄 ⊙ 勾午    丑后  申 巳 丑辛   财 戊寅 贵  巳 辰 卯 寅  合 朱 蛇 贵 邵彦和曰:此课守妻家,卒未能动身。今喜日墓带丁,遂有变动之意。临庙满后,必得京局监当差遣,多是药院之类。末传寅在前引动墓,遂得出去。又是夜贵人, 乃久困之贵人,今得起用于朝,因此可以引之。若见厨灶煮面,仆子为汤所伤,即是喜事到之期。又主小儿落佛堂外水坑亦应也。时自二十三上就寄居妻家,是年欲 谋动,占得此课,庚戌七月岳祠满,讨得监和剂局,因乃岳徐侍郎在九宫观,遂得台州差遣。所云夜贵久困,即此人也。辛亥其女生日,厨下煮面,其仆子托面出, 被人冲在身,而被汤所伤。又宴客更深,亲戚小儿戏于佛堂外,失足坠小池中,次日早文字来催赴任,盖丑加辛作墓神,天后又是滞神,丑中有旬丁为摇动移换,申 为医药加巳,巳为厨灶,申又为面,天空为仆,亥加申为元武,武乃水神为池,元武又为堕水,辛以亥为子息,主孩童堕此池中。末却见贵人乘天门,便是赴任之期 也。   奇门复断: 内外盘伏吟难动,问之官事,故责于开门,所聚者庚,天冲伤门乘己,己又为太阴,故为仆人冲撞,又壬为水,且为击刑,伤门为门迫,故为水厄。 又参对宫丙丁皆火而遇惊,又乘六合必是多人,可知为汤火惊吓冲伤之事。 更己壬聚之于坎,主水象,又逢死门芮星而主佛堂,戊者为土,壬者为水,池塘水坑之象。 时干丁落兑本有小儿之象,飞干之丁亦落于坎,此为小儿落水之象,又丁同月干,必应于亲戚朋友之中,故亦可断验。    

邵彦和例:辛卯年正月辛巳日亥将申时曹丙道再占来年省试

原占:      朱 合 勾 龙  申 酉 戌 亥   龙 朱 阴 虎   兄  申 朱 ◎ 蛇未    子空  亥 申 辰 丑   子 乙亥 龙 ⊙ 贵午    丑虎  申 巳 丑 辛   财 戊寅 常  巳 辰 卯 寅  后 阴 玄 常 邵彦和曰三传始末见天城天吏,作朱雀、太常,又是驿四马,又朱雀火克身,本传俱在长生学堂之上,定然得官,果次年壬辰三月榜出高甲及第。   奇门复占: 辛遁于甲,逢丙又名青龙返首,必是鳌头,故必得之,合丁而入巽为空处,应于辰年月填实,宫中并见壬,主壬辰年。 虽天辅景门逢蛇为怪有虚花不实,然与日无克犯之处,故亦不能为害也。  

邵彦和例:建炎三年己酉年正月辛巳日子将辰时占

赵监务丁丑生生于九月十日丑时三十二岁占赴任。 原断: 邵彦和曰:主今年二月上任,盖日上官星作贵人,会火局,金被火官逼,行年又来添一层官星来赶,必然动身。须见尊长病酒几死,即应矣。宅上丁神已动,临交代之时,必有所阻,得十六个月遭父丧而回。赵因前任填补,遂于二月催赴任,二月二日父大醉几死,越七日而文字果至。八月方交割,以前任官要赵认亏空,方得交代,是以迟至八月也。次年十一月丁父忧归。共十六个月也。大凡平人怕官鬼劈头来克,主有官事丧祸。惟仕官赴任,须要官星旺,即赴任也。辛长生于巳,巳为父,巳加酉上见蛇,酉为酒,蛇挠之,所以为病酒。巳午相连,巳应了午便应也。愚按遭父丧而回者,因丧吊全入三传,末为归计门,作太常,为孝服也,惟十六月字不可解,且何以知为十六个月而非十六年乎。   奇门复断: 开门乘冲,又乘九天,上任必急,然合于震宫却受开门所冲,二月必有变动,又大局反吟,事有反复,开门所值为酉月,故八月方得交割,盖又因丁壬之合,绊而不行,惟金月解木。 戊年为父,乘之病星见于死门,又见癸水,即病酒,戊在长生之地,故无忧,然此宫门迫为凶,虽暂吉亦必不久长也。 又庚入乾,所谓太白入乾坤,父母早年沦落,乾者为父,故有丧父之事,其合为庚而应于己酉,又本坎之所成,故父丧应于己酉年子月,得开门者,乘反吟而为归象。  

天圣九年李都尉家被贼

按原占及解析: 元轸断曰贼有五人,当是年及五旬妇人,原是婢女出身,一目有疾,在郊外东北方五十里坟墓间居住,依此捕之无, 后李又索占。元轸曰不必再占,只能前课推之 可,于丙丁日令捕人出东门,转北伺之,有两妇人,穿绯衣,负薪而来者询之,必得贼踪。如言于丁巳日,捕人伺至午间,果有两妇人穿红裙负薪而至,捕人近前, 妇人惶遽欲逃,拿住搜其身,上藏有金银钗钏,切究之,云伊之邻妇本是李都尉家旧婢,近因贫困,同其夫与子共五人至李家作贼,二妇知觉,被二妇知觉故分给钗钏。捕人遂押二妇至东北五十里苏相公坟后,拘获正贼真赃。其妇果患目也。议曰经旬只于元武临处责之,今元武临丑,故言东北。武之阴神酉,从丑至酉为五辰, 故云五人,三传逆治,其贼不远。江村张鋐云武乘酉,酉阴见巳,巳阴见丑,丑阴又见酉,不能远遁。酉丑相乘四八之数,故不出五十里,酉金临丑墓,故云伏坟 所。愚按酉为婢,阴见螣蛇巳火,故是婢而有目疾,酉六,丑八,四十八岁故云,年近五旬耳。炎上火局克制元武,而元武又被阴神巳火所克,故丙丁日必败露,巳 为双女,乘蛇,故云两妇穿绯衣,火本无体,因木而发,故因负薪人而败。愚按张江村说约云巳乘蛇,蛇性易惊,故两妇一见捕人即欲逃也。巳阴见龙,龙属木,木见火为薪,故皆负薪。巳酉丑三合,辗转不能相离,故于东北伺之而获也。其于丁巳日午时者,酉阴见巳、用神午俱克元武也。此解明晰故备录之。   使用奇门复断: 玄武居坎,时见六合,此非一人所为,必是多人,戊为五数,辛为罪错,为故五人犯错,又辛为金属首饰,戊为财物,失窃财物及首饰类物可知。 天辅为长女,无气为老妇人,戊中丙火入墓于乾,故目有疾。丁者红衣,乙庚者两人,丁为挑担之形,又庚为柴刀,乙为木,故为负薪之人,又庚上见辛,而见值符,值钱珠宝。 东面惊门所值,所以两妇人见捕人欲断,北面为玄武之地,自东而转北,移庚而加于玄武,又东北白虎所值,有庚所在,故而可以捕获。

谈奇门遁甲的拆补无闰法的问题

拆补法实际上也是一种调节迎合时节的方法,然而它因为不进行闰,所以不算闰法,拆补法的问题比较多,一个是时节问题,当换局的时候,是应该以时辰为准还是以日为准? 如果以时辰时分秒为准,这就是精准的迎合历理,然而这样显然的问题是,比如2016年07月22日为大暑节,大暑显然是七一四,如果大暑节已经到了,此日是乙巳日,前一日为甲辰日,而辰为下元,所以认为是下元,那么下元就采用四局,这个显然是有问题的。 结果在同一天之中,17点以前用的是阴遁五局,而17点以后用的是阴遁四局,五与四看起来连续只是一种巧合,比如大寒三九六往立春八五二转变时,下局的切换就是六局与二局忽然跳跃,非常没有理法。 虽然交节是到大暑的时刻,然而虽然还没有大暑,这一天已经来了,在这一天的气数中,而一天之中已经包括了完整的阴阳,虽然地球公转太阳的位置点没有到,但是地球是有自转的,这个自转中涵盖了这个节气点,仍然是包括大暑的,换而言之,拆补法破坏了三元关系。 这种破坏关系意味着缺乏对地球自转的阴阳考虑,单纯只是以太阳为准,显然是有问题的,更正确一些的做法,如果是要迎合时节,那么应该是交节时该日开始用该日的上元,然后中元,然后下元,当上中下元用完后,又再次重复上中下元。 然而这样做,是以日为准的是符合古法的阴阳考虑的,所以并不能一到节气的时刻立即换局。但是节气之间有时是十五天,有时是十六天,这会带来一个更大的麻烦,十五天可以刚好迎合三元,那么十六天怎么办,多出来的一天怎么解决? 是否可以考虑积累到比如超过45个时辰的时候,那么就重复一前一元,小小的闰一下,以保证时节的吻合?这样的话思路又回到置闰法上去了。 造成这样困惑的原因其实很简单,在宋代的时候,奇门遁甲压根不是用的定气法,而那个时候用的是平气法,每个节气之间的时间是相等的,而置闰则是因为节气是15.21885天,每个节气积累了0.21885天导致的。 在思考的时候,通常是在用平气法去思考,实际上用的却是定气法,这其实才是思维的误区所在,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拆补法是这部分是肯定不合理的。 那么如何才算是合理?如果一个节气有16天,那么三元如果用完,就应该新起一个新的三元,这样就变成了先用局而节后至,成了超接,三元不断使用轮转下去,直到积累到一旬时,那么就重复前一个三元,然后再保持三元继续下去,这样就成了接,这就是超接置闰。 那么超接置闰能否更进一步优化?这样纠缠不清的原因是因为太阳的公转与地球自转都炖在了一起,如果公转与自转各算各的,就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 拆补法是力图去迎合节气,但是破坏了三元的连续性,而三元的连续性恰好是对一气状态模拟的保证,是不应该破坏的,于是这里就可以得出一个更有意思的方案,用地盘去保证三元的持续变化,用天盘去实时追踪地球绕太阳的实时结果。 换而言之地球与太阳的位置综合结果,这个才是值符所在位置的真义,奇门走九宫的路线是10个时辰一旬走一遍九宫,其中有一个时辰是相同的,那就是遁甲的时辰,值符位置迁移规律性较强,如果值符为天蓬那么为1987123456,到了下一象,值符天芮实际走2198234567,但是如果不考虑值符怎么走,仍然去看天蓬星的位置,如果采用九星飞的话,那么每一旬的九星都是一模一样的路线,这显然是错误的。 在转盘上这种情况还好,无论是如何转,都是值符带着其它九星旋转,而其它星的迁移就会变得比较复杂,比如天芮为值符时,在二宫,则天蓬在一宫,然后天芮到一宫,天蓬又到了四宫,天芮到九宫,天蓬到了八宫,天芮到八宫,天蓬又到了七宫,这是复杂性的一个非常好的体现,因为客观自然界并非是完全有序的体现,所以这对于自然界的模拟是有益的。 到了这里可以会考虑,是否能制订一种规则,让奇门的排盘也体现一种混沌性,而这样的排盘只需要根据奇门的积元数,或直接用太乙的积元数进行推算,就可以形成一个非常杂乱而美妙的式盘,它对于自然的模拟可能会更加的有趣。 元胞自动机可以对这个进行一个很好的模拟,首先平稳性的应该去掉,周期性是本来就有的,所以应该考虑混沌性与复杂性的自动机,同样的这样的思维也可以再扩展,比如考虑用粒子群算法模拟一个瀑布,而将这个瀑布作为起局的输入等,当然这些会复杂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