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utter配置

见到Flutter颇为有趣,不禁下载一试,当下完android studio之后,又用visual studio code,安装flutter插件,按说明直接F5却无法运用,无奈又接真机试了一试,仍旧无法。 需按如下步骤,才可一次调通: 1、下载android studio 2、下载flutter 3、增加环境变量 4、下载并配置gradle,直接在在setting中设置,以免wapper下载过慢 5、修改项目下之gradle,将build.gadle文件中 google() 及 jcenter()注释,并添加: maven { url ‘https://maven.aliyun.com/repository/google’ } maven { url ‘https://maven.aliyun.com/repository/jcenter’ } maven { url ‘http://maven.aliyun.com/nexus/content/groups/public’ } 另外要注意classpath中的版本号,如默认是3.5.1,要修改与下载的android studio一致 classpath ‘com.android.tools.build:gradle:4.0.1’ 6、SDK中 flutter/packages/flutter_tools/gradle/flutter.gradle 改为 private static final String MAVEN_REPO=”http://download.flutter.io”; flutter/packages/flutter_tools/gradle/resolve_dependencies.gradle 改为 url “http://download.flutter.io”

“一阴一阳之谓道”新解

若一阴一阳之谓道,则两阴两阳之非谓道,取一是及一非,可得: 阴+阳 是之 阳+阴 是之 阳+阳 非之 阴+阴 非之 相同为非,不同为是,盖阳者动也,阴者静也,动则变也,故不同即为阳也,同者即为阴也。故阴之为0,阳之为1,加之为0即0,为1即1。无进位故,亦同于二进制之加法。 交而得之,为震,一阳生,在初也,二阳得,在二也,三阳足,故三为势也,若为坤,三阴足,故在上也,若为艮,一阳降,则在五也,二阳降,故四为势也。离者,一阳生,在初也,一阳降,又在六矣,取之中,火性炎上,故居四也,坎亦推之,水性润下,故在三也。外虚而中实,为归也,外实而中虚,为游也,故游归二卦即此。然“天地设位,易行乎其中”,“易为坎离,乾坤二用”,又“二用无爻位,周流行六虚,往来即不定,上下亦无常”,故曰魂也。游魂归魂者,果定三四乎,非也。又谓:“往来既不定,上下亦无常”,应时而变也,此亦其占验,不以世论,而常以用神故。

漫谈现代天文与传统术数的应用与改进(二)

上篇文章提及了恒星黄道与回归黄道,如果不记得的可以回头翻看一下,如果仍然不是很清楚,只需要知道一种是以天上的星座为定坐标,一点是以地球上观察者的位置来定的坐标就行了。 一般谈论术数的资料中,会涉及黄道与赤道的论述,但通常有时这会带来的一些混淆,因为中国古代使用的黄道并不等同于现代的天文上说的黄道,在以后的文章中会详细论述。 正如很多现今人类学上面临的谜团一样,这世界背后总有一种跨越了时间与空间的隐秘联系存在,如存在于世界各地的巫师,构建的神话体系,往往会具有相似的世界观与认知,而一些超越于现实,甚至只会存在于人类幻觉之中的场景,也很大程度跨越空间距离,表现出了惊人的一致性。 而这些认知的体系的深度与近似的同构性,在相差巨大地理环境下,很难用原始人类的蒙昧共识可以轻易解释的。 有一种看起来颇有道理的解释是,人类的祖先都发源于一处,虽然后来进行了不断地迁移的过程中,但是一些最早起源的认识保留了下来,因为这种共同认知的前提存在,所以导致了后世形成的人类文化总会出现相似之处。 术数上也有这样的现象,无论什么术数中,都会涉及定宫问题,定宫的目的,其实就是为了能对现实世界中的事物进行分类。 全球较通行的术数体系中,大多都是围绕十二这个数字进行,而十二这个数字也广泛存在于人类的不同文化之中。 十二这个数字在中国古代被称为是“法天之数”,比较典型的是,例如秦始皇在一统天下之后,铸“金人十二”,并且在上面铸有铭文曰“皇帝二十六年,初兼天下,改诸侯为郡县,一法律,同度量”,同年,始皇复“徙天下豪富于咸阳十二万户”;二十八年,徙民于琅邪,亦“复十二岁”;秦并天下后所祀名山,“自崤以东”者五,“自华以西”者七,合之正为数十二。 而在苏美尔神话中主神共有12个,古希腊的奥林匹亚主神也是十二个,修建神庙也是十二个大门;古以色列部落,被认为有十二个,在基督教的信仰中,耶稣有十二门徒,当然还有最典型的十二星座。(三符风云涌注:对于十二这个数来说,有时候并非是依据一般意义上的排列组合,而是按对应的阶段采用不同的方法进行组合,最后构建成最终的模型。比如十二可以分解为四乘以三,所以在西方占星以及印度的占星模型中,有圆上定出一个点后,再平分十二宫的,还有使用四象为基础,然后再加以三种变化处理分十二宫的,这在后面分宫制会提到。) 这些模型,通常可以视作为平面叠加的模型,它就好比制作成了两层的网格,一层是三,一层是四,然后再在这两层网格上制订一系列运算方式,实现对现实世界的模拟。 不过在印度占星中,除了两层网格叠加外,还会进行更细的多层叠加,可以做到几十秒一个命盘,只有一些掌握其中使用诀窍的人才明白如何使用,通常情况下,它并没有什么实用价值。 这主要是因为古代印度时间体系一片混乱,因为通常所说的印度,其实是指的印度区域,而不是真的有“印度”那么一个国家,所以它本身是很多小国构成的,相互之间历法并不一致,印度的时间统一,基本上是到了1957年才实现。 甚至印度南部与印度北部星盘很多都是相互冲突的,这背后主要是因为历法的不同导致。 印度占星相较西方占星,也有独特的地方,正如同印度文化一样,拥有更繁复的分盘体系,会将盘进行例如30分,60分,108分,144分等,这些是后话。 这世上有一个非常有趣的事就是,构建的基础模型再奇怪,只要它有一定的复杂度,那么通过对解读规则的调整与变化之后,仍然可以实现针对不同的模型,得到基本一致的结果。 当然这不是没有代价的,如果基础模型越是偏离现实,它的解读的过程也就会变得越加复杂。 在中国的传统术数模型里,情况更加复杂,因为中国的模型整体上是以二十四为基本粒度,但象是用十二,所以有采用双重二分法后,再作三种变化的,有采用三才法的,再用四种变化的,也有先二分,再三才,然后再二叠的,有采用四象法的,再用三种变化的,甚至还包括独特的九宫制。 比如说双重二分法,先立乾坤,然后再定坎离,最后分别对应十二地支中的子午卯酉,并将十二地支切成三分,寅申巳亥,辰戌丑未,分别安入,这就构成了一般的八卦十二支的体系。 又比如纯六爻卦,其起法,先定阴阳,这个是二分,然后将阴阳三叠,形成是八卦,再将八卦重叠成六十四卦,简单相乘,可以看它们的乘积也是围绕12这个数的。 这个看起来很不直观,比如将阴阳三叠,这个是二的三次方,与二乘三显然不是一个结果,这是因为一定的抽象规则下,二的三次方,与二乘三,实际上并没有什么区别。 乘法运算显然的在函数上体现是一条直线,而三次方是一个回归抛物线,三次方的回归抛物线,由于现实世界并不是曲线,所以映射现实时必然就要更复杂的映射规则,用回归抛物线的方法,则可以简化这个规则。 话归正题,在一般的占星体系中,首先的要务是分命身十二宫,十二宫的分法,在不同体系上的排列,会明显有所差异。 在如印度占星或西方占星排法中,按的是逆时针的【命宫,财帛宫,兄弟宫,田宅宫,子女宫,奴仆宫,妻妾宫,疾厄宫,迁移宫,官禄宫,福德宫,相貌宫】 而在紫微斗数、或六爻纳甲等术数排法则有不同,按照的是阳男阴女顺行,阴男阳女逆行【命宫,兄弟宫,夫妻宫,子女宫,财帛宫,疾厄宫,迁移宫,奴仆宫,官禄宫,田宅宫,福德宫,父母宫】 出现有这样的差异,通常是认为紫微斗数或六爻纳甲之类定命宫的方法不同导致,虽然它们是统一以卯为基础进行运算的,但是它们宫位起始点,对应的实际上是寅末卯初的位置,也就是是卯建,而在西占体系中,对应的却是在卯之中。 西方占星当春分点进入白羊宫0度时,便认为进入了第一宫,而相对紫微或是六爻纳甲或大六壬的传统术数使用的时辰来说,实际上成为了中间位置,也就是所说的相差了半个宫位,但真是那么简单?后文会详细分解。 从天文的角度来说,首先假想在黄道中的十二个分区,而这些分区正好对应每个星座,因为地球会绕着太阳公转,站在地球上看,太阳的位置会顺着这十二个分区中移动,为了方便命名,所以将它们用星座来进行称呼,如果作为区分的话,则可称之为宫。 在占星盘上,太阳落宫对应的星座,本质是地球相对于太阳在公转轨道上的位置,一般常说的例如3月21到4月19日出生的是白羊座,实际上是太阳相对地球的位置正好背景是白羊座,但这种对应是没有使用岁差修正的,所以也可以认为这是西方占星的古宿度。 当各个行星的落宫,在十二宫中进行了分布后,需要再有一个对十二宫意义描述,因为以太阳落宫为命宫的话,长达一个月左右的所有人都会千篇一律,这显然不符合现实,所以必然需要再进行细分。 那么选择什么地方作为命宫?一种最简单的方式就是使用公转加自转的定点。 公转决定了太阳所在的位置,而自转决定了命宫的位置。 所以,命宫位置,其实描述的就是与当时太阳所落星座位置的偏移,明白了这个,便知道上升星座其实很容易推算。 为了简化,暂时先不考虑岁差,假设以春分上升点在白羊座零度来描述,并以此定为卯位。 在西方占星中,太阳一年过宫经历的星座位置按次序是:白羊座、金牛座、双子座、巨蟹座、狮子座、处女座、天秤座、天蝎座、射手座、摩羯座、水瓶座、双鱼座。 但因为岁差的影响,实际上现在春分点的上升星座已经不是白羊座,而是指到了双鱼座上,为区别,会将原来所定的对应星座的宫位,称为黄道十二宫。 但一般的占星中论述时,谈及上升星座,虽然实际上指的是宫位,但是在谈论时仍然用的是星座。 比如4月1日是白羊座,那么在这个月约5~7点,也就卯时的时候,一定也是白羊,同样的,每个太阳星座所值月的卯时一定也是该星座,因为卯对应的是上升点的位置。 地球因为自转,在地球上看太阳东升西落是顺时针,当过了一个小时,比如在7~9点之间了,太阳便移动到了辰位,所以顺推一位,对应于金牛座,如果到9~11点间,就再进一位,对应于双子座,又比如12月9日,该月对应的是射手座,那么卯时就是射手座,辰时就是摩羯座,以此类推。 化成公式,显然是:命宫所在星座=太阳所在星座+生时-卯 在这种体系中,十二宫依据这样次序:命宫,财帛宫,兄弟宫,田宅宫,子女宫,奴仆宫,妻妾宫,疾厄宫,迁移宫,官禄宫,福德宫,相貌宫。 在对天文的星体视运动上,中国的分法是更进一步的,  在古代的体系中,为了标识运动方向的不同,区别了月建与月将,一个用的是对应于天赤道的,而另一个对应于黄道。 月建是每个月顺时针推起,以斗建为准,而月将是黄道的公转轨道上地球在太阳的位置,可以月将与黄道十二宫一一对应。 正月建寅,中气雨水后,月将为亥,双鱼宫 二月建卯,中气春分后,月将为戌,白羊宫 三月建辰,中气谷雨后,月将为酉,金牛宫 四月建巳,中气小满后,月将为申,双子宫 五月建午,中气夏至后,月将为未,巨蟹宫 六月建未,中气大暑后,月将为午,狮子宫 七月建申,中气处暑后,月将为巳,处女宫 八月建酉,中气秋分后,月将为辰,天秤宫 九月建戌,中气霜降后,月将为卯,天蝎宫 十月建亥,中气小雪后,月将为寅,射手宫 十一月建子,中气冬至后,月将为丑,摩羯宫 十二月建丑,中气大寒后,月将为子,水瓶宫 … 阅读全文 漫谈现代天文与传统术数的应用与改进(二)

漫谈现代天文与传统术数的应用与改进(一)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道家阴符文化》2020-08-25 配图已略 众所周知,在传统术数中,比如奇门遁甲会有闰法定局的问题,又比如在紫微斗数或七政四余中,会有定命宫的问题,四柱八字中,有何时换年柱与月柱的问题,大六壬与金口诀中,有换月将的问题…..凡此种种,根源都与天文有关。 以下会用尽量使用简洁通俗易懂的方式来进行阐述,尽量绕开专业术语,在本系列文章中,将会谈及很多传统遗留下来的大坑与值得争议的问题。 因为地球有公转与自转,本来地球一年绕太阳一周是件不复杂的事,但是地球的自转轴有一定的倾斜度,这就让问题变得稍微麻烦了。 以地球为中心,地球与太阳之间的相对位运动所构成的平面,构成了黄道面,特别要注意的是,这个黄道是太阳相对于地球的轨迹。 但是地球还有自转,以地轴指向为中心的话,那么天上的星辰都会围着一个中心旋转,这个构成的面,便是赤道。 地球的自转轴因为有一定的倾斜度,导致了黄道与赤道并重非合,而黄道构成的圆,与赤道构成的面,会有一个角度,这被称为黄赤交角。 而人类在仰望星空的时候,为了描述星空中的星体运动,将天图投影到平面上,由于天是动的,地是静的,所以必须要在天空中寻找一个相对的参照体系来进行描述。 所以,选择的参照体系不同,决定了是采用的究竟是黄道还是赤道体系,它们分别对应于地球 的公转与自转。 由于人类主要聚居在除去赤道两旁以及极地的地区,受太阳光照影响最为明显,所以很容易感受到春夏秋冬的明显变化,如果将季节进行划分,很容易能找出四个容易观察的极点。 首先是春分及秋分,因为这两点处的昼夜的时间长短完全一致,如果再找到日影最长以及日影最短的时候 ,可以再找出冬至与夏至点。 这四个极点一旦找出,那么将一年再平均划分成二十四节气,便会构成黄道体系,这种体系实际上是考虑的太阳与地球的相对位置变化,所以也叫回归黄道。 回归这个词的意思,指的是一年后,太阳又会到相同的位置出现,这个周期叫作回归年。 但是这种划分会有一个问题,地球绕太阳的公转的速度是变化的,所以在节气上又有时间平均与空间平分两种方案。 中国最古老的用法,是根据冬至点,将一年的时间进行二十四等分,这叫作平气法,到了明朝以后,开始采用空间等距的等分,即太阳将每运动15度换算成一个节气,这叫作定气法。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包括到现在都是采用的定气法来定节气,定气法实时反映了太阳的的真实位置。 在明朝末期直至现代的术数里,无论是四柱八字,还是奇门紫微,在计算干支时,大多也采用定气法来计算节气换月支,但这里其实有一个大坑。 西方术数体系中,虽然不采用二十四节气,但是却使用十二星座,在古希腊早期,当时春分正好在白羊座0度的位置,夏至在巨蟹座,秋分在天秤座,冬至在摩羯座,这种使用的天上的星座作为参照物,也叫恒星黄道。 后来到了古希腊的托勒密时代,相当于约中国东汉时期,托勒密以地心说为依据,在占星上开始采用了Tetrabiblos分宫制,开始使用了回归黄道。 这里需要重点指定的是,中国古人虽然运用日影,使用的虽然是回归黄道体系,但同时也通过北斗以及二十八宿作为星空中的参照物来描述,使用的是天赤道体系。 正如“北斗指北,天下皆冬”,中国古人将此比喻为斗能号令四节,因为文昌在斗前,而斗为帝车,所以也说凡施政号令,由文昌所主。 这也是为什么文昌与功名最为相关,古代以读书出仕为成就人生的主要途径,与文运功名最为相关,又因在魁星之前,魁星为首星,更有科甲之象征。 需要指出的是,术数中使用黄道,尤其是回归黄道,会不可避免遇到一个问题 ,那就是岁差的影响。 约公元前二世纪的伊巴谷,开始发现了岁差的存在,他认为每一百年行一度。 在中国古代则晚一些,东晋虞喜发现了岁差现象的存在,但是虞喜发现岁差后,认为每50岁会行一度,相较伊巴谷更精确的一些。 到了十六国后秦(384年~417年)的姜岌,开始发现了大气折射会导致星体实际位置与视位置的不同,西方直到十六世纪,丹麦天文学家第谷才发现并解释大气折射现象。 这里有一个东西文化的差异点,那就是对岁差的定义。 现在的著名的天文上的春分点西移现象,在古希腊的托勒密解释时,是以黄道为主体,他认为所有的星体均沿着黄道东进,甚至在西方天文传入中国时,也仍然是使用的这一解释。 这里有一个背景要插入说明一下,西方传教士们的为了达到知识传教的目的,并没有引入最新西方天文研究,传入的天文是第谷小轮体系,大体可以理解为星体都是在一个一个的轮子上,与中国古代文化传统中的多重天的说法很相似,有利于附会传教。 更重要的是,西方当时的新理论还没有足够成熟,第谷体系只是在部分推算日月食的时间精度上相对更高,历史上常有文章说西方当时天文精度极高,所以震惊了中国人。 但实际上并非如此,因为当年传教士利玛窦在展现西方历法精度时,是通过选择性删除崇祯改历时期的交食记录来实现的。 并且当时发生一个奇怪的现象,如果了解当时的天文学发展,会发现其实同时期的西方天文测算时,也时有发生不够精确的情况,而在传教士们在中国朝廷的汇报中,却是次次精确。 实际上,这是因为康熙中后期传教士们取得钦天监资格后,变本加厉虚报数据,在每次报告交食数据时,都按之前预报数据的重抄一遍,并不完全如实记录观察结果。 在康熙时期传教士南怀仁也表示过,要充分利用这种机会,充分地好好运用来传教。 所以,虽然第谷体系的天文中运算的一些算法,是有进步的地方,但是实际上精准程度远没有夸大的那么厉害。 这也就是为什么当年仍然有很多人会反对第谷体系算法,并非是因为单纯的保守,而是当时的传教士有故意夸大的成分。 古代我国解释岁差,是以赤道为主体,认为是黄道平面沿着赤道向西滑,这实际上是正确的认识,但被西方天学传入后,导致了很多观念上的混乱。 正因为这些混乱,中国当年的天文算生们被搞得稀里胡涂,尤其是在1723年至1840年中国闭关锁国的时候,大多用西方传教士们传入的体系,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在术数上也产生了很大影响,造成了很多大坑,后面有机会会提及。 不过即使是到了闭关锁国的时期,中国仍然是有人才的,当时出了个叫安清翘的算生,在封闭的环境下独立研究,彻底反驳了托勒密体系,并提出来与现代天文一样的解释以及结论。 结合古代说的天道左旋,安清翘认为这指的就是黄道轴本身在逆时针左旋同时,也在围绕着极轴左旋,不但得出来了黄道是相对于赤道东移的正确结论,甚至还进一步否定了第谷的小轮体系,认为这是根本不存在的概念。 所以,即使是在明清时期中国的天文理论发展确实相对落后于西方,但从术数应用角度来说,实际这种差距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其实并没有大到足以冲击传统算法的地步。 一个典型的案例是,虽然现代可采用高精度的天文算法确定星体准确位置,比如可以采用瑞士星历表之类的方案准确计算星体位置,但实际上更高的精度,并没有解决根本上问题。 因为大多数问题以及矛盾,并非出在精度上,而是宏观的方法上。 最为典型的是四柱八字系统 ,通常是以一个时辰为一个阶段,交节的误差影响的是月柱应该不应该换成下一个,精度上带来的影响,在一年四千多个时辰中,也仅有十二个而已。 所以,观念体系以及整体思路的影响才是最重要的,在清朝闭关锁国期间,基础错误的天文学知识也带来了术数上应用的混乱,并将很多研究带入了歧途。 一个最为典型的案例是,如流传下来的宋代大六壬传奇高手邵公彦和的诸多案例,如果按时间反推,会发现其案例所计算用的定月支的方法,用的竟然是定气法,然而在宋代实际上使用的是平气法。 这只有两种可能,一种可能是邵彦和的案例其实大多是伪造的,而另一种可能则是在明末至清中期的时候,有人针对这些重新做了修订。 如果考虑后一种情况,假如这些案例是真的,那么就不得不考虑一下,为什么当年邵公彦和能够准确的进行占算? 更重要的是宋代的传奇高手很多,他们当时使用的历法,也只有可能是采用的平气法,难道是平气法更优? 事情远没那么简单,这里先卖个关子,以后的文章里会解释。 … 阅读全文 漫谈现代天文与传统术数的应用与改进(一)

高维数据检索的一些算法库

对向量进行索引化是实际使用中的必然需求,按ann-benchmarks上的benchmark看,考察如下的算法库 Annoy FLANN scikit-learn: LSHForest, KDTree, BallTree PANNS NearPy KGraph NMSLIB (Non-Metric Space Library): SWGraph, HNSW, BallTree, MPLSH hnswlib (a part of nmslib project) RPForest FAISS DolphinnPy Datasketch PyNNDescent MRPT NGT: ONNG, PANNG SPTAG PUFFINN N2 ScaNN 综合比较来看,常见的annoy算法库是最为中规中矩的,并非是其中最优秀的,比较稳定的而优异的应当是NGT的PANNG算法,还有NMSLIB中的HNSW算法,尤其是NGT的PANNG算法,在Last.fm的50000次测试中表现仍然很优异,召回率很优秀,其它的各项测试中也比较稳健。 从Issue里看到有人指出,如果采用多核进程进行运算,很多结果会有不同,一个典型的是HNSW算法会出现大幅度的提升,hnsw还有一个ivf-hnsw的改进算法,可以用于在20G内存以下的机器上实现不错的结果。 根据这个测试,一些其它算法也在被推荐,例如纯C++的实现的NSG算法,不过已经两年没去跟进了,看作者的github主页上表现性能也相当优秀,并用淘宝的数据做了测试。 还有一个叫Product-Quantization-Tree算法的,虽然作者没有提供图表,但它是一个GPU实现的方案,可能会有不错的性能,但硬件依赖似乎有些过强了,毕竟现在GPU成本不低。 在ANN算法之外的,有个叫libnabo的算法库,声称要普遍比ANN算法更快20%以上,并且支持python。 在这些评测之外的,京东的vearch作为分布式向量搜索系统,按其自身说法,不仅性能优秀,重点是可以进行分布式搜索,提供了restful的请求接口,基本上属于开箱即用,可以直接拿来就行。 而在vearch之外的, Milvus也颇具名声,在GPU的支持下,甚至可以16G的PC上实现轻松的亿级搜索。 常用的Annoy虽然性能中规中矩,但它有一个非常大的优势就是内存占用最小,如果不是极为高频的数据请求,它可以在低内存的机器上表现良好。

紫微斗数主星120种组合列表

一般常言,紫微斗数十四主星于命宫共计144种,大约是按十二地支组合所算,然实非如此,按计算所得,其间些许相重,实计一百二十种,亦合它数之理。 紫微在子 廉贞天府在辰 天同巨门在未 武曲天相在申 太阳天梁在酉 天机在亥 七杀在戌 破军在寅 太阴在巳 贪狼在午 紫微破军在丑 廉贞贪狼在巳 天同天梁在申 武曲七杀在酉 天机在子 太阳在戌 巨门在午 天府在卯 太阴在辰 天相在未 紫微天府在寅 廉贞天相在午 太阴在卯 天机在丑 太阳在亥 武曲在戌 天同在酉 天梁在未 贪狼在辰 巨门在巳 七杀在申 破军在子 紫微贪狼在卯 天机太阴在寅 廉贞七杀在未 武曲破军在亥 巨门在辰 天相在巳 太阳在子 天同在戌 天府在丑 天梁在午 紫微天相在辰 武曲天府在子 太阳太阴在丑 天机巨门在卯 天梁在巳 七杀在午 贪狼在寅 破军在戌 天同在亥 廉贞在申 紫微七杀在巳 天同太阴在子 … 阅读全文 紫微斗数主星120种组合列表

六爻铜钱起卦为什么用三枚铜钱而不用两枚

关于六爻为什么是三枚铜钱起卦,很多人有自己的论述与看法,不过三枚铜钱起卦概率是均匀的,这个是公认的,但是为什么不用两枚? 如果是两枚铜钱,可以这样记录: 两枚均为正面时,为阳不变 两枚均为反面时,为阴不变 一枚正一枚反时,为阳变阴 一枚反一枚正时,为阴变阳 如此记录六爻卦,不是正好吗?很多人对此也是不解,不过通常都回避这个问题。 事实是这样是不对的,上述看起来有道理,但实际上概率并不均衡。 如果用两枚铜钱,这涉及别一个问题,确定是阴变阳,还是阳变阴时,应该如何确定? 例如以左右来确定,左边为阴,右边为阳,记录为阴变阳,如果是上下也可以这样定义,即使是两枚铜钱重合在一起,也有在上的一枚与在下的一枚,同样可以分天地来定义先后。 所以,听起来很是完美,但这实际上是错误的。 因为既然阴变阳或阳变阴的确定,加入了时间或是空间上的分别来判断先后,那么两枚同为正面或反面时,也应该加入时间与空间上的分别来判断先后。 所以问题就出在这里,需要对铜钱的正反进行判断的这个行为,导致了概率的不均等,仔细揣摩一下,是不是很有趣? 举例来说: 铜钱1在左,铜钱2在右时: 铜钱1与铜钱2均为正面,记为阳不变 铜钱1与铜钱2均为反面,记为阴不变 铜钱1为正面,铜钱2为反面,记为阳变阴 铜钱2为正面,铜钱1为反面,记为阴变阳 铜钱1在右,铜钱2在左时: 铜钱1与铜钱2均为正面,记为阳不变 铜钱1与铜钱2均为反面,记为阴不变 铜钱1为正面,铜钱2为反面,记为阴变阳 铜钱2为正面,铜钱1为反面,记为阴变阳 两种情况合并,统计一下次数【此处多谢 johnny 指正】 阳不变 2 阴不变 2 阴变阳 2 阳变阴 2 但在实际随机数生成时,会遇到一个问题,如果整理一下,则是如下结果: 铜钱1为正面,铜钱2为反面,记为阳变阴 铜钱1为正面,铜钱2为反面,记为阴变阳 铜钱2为正面,铜钱1为反面,记为阴变阳 铜钱2为正面,铜钱1为反面,记为阴变阳 如果是计算机代码的实现,仅仅只用两个随机数的话,例如产生的是 [0,1],它既有可能是阴变阳,也可能是阳变阴,故而两个随机数实际上是无法区分的,它并不能与阴阳变换一一对应。 换而言之,在实际的操作中,因为两枚铜钱长得一样,并不具有前后顺序,并且在掷卦前,也不能进行事先的认定,所以并不能追踪认定区分哪个是铜钱1,哪个是铜钱2。 不要小看这个问题,在很多有误的六爻排盘软件中,用计算机起六爻卦时,用的是随机数直接进行起卦,导致排出来的卦,本身会出现有问题。 而要解决这个问题,需要设定两个铜币类,然后让它们各自产生随机数,并且还要事先定义好哪个是一号,哪个是二号,这样加入了太多的外在条件与预先认定,已然违背了起卦过程本身要追求尽量的少的预设的要求。 市面上可以很欣喜地看一些六爻的排盘软件,开始注意了真随机数的问题,采用了cpu的真随机数发生器来进行起卦,试图更真实的模拟现实起卦。 但是也有很多人在实际的代码中,只是简单而粗暴的使用随机数,并没有彻底模拟铜钱卦的起卦过程,所以在统计意义上的随机性虽然是具备了,但排出来的卦本身分布仍然有问题,导致很多电脑软件了排出来的卦仍然不够“自然”,所以准确率有不如手摇的感觉。 那么,正确的方法是什么呢,很简单,在代码中产生随机数后,严格按照铜钱起卦规则,概率分布自然就均匀了,如二进制的随机数,每连出三个随机数为一爻。 并且,因为0为基本态,应该看作正面,而1才应该是反面,故而: 得到一个1时,为少阳,不变 得到两个1时,为少阴,不变 得到三个1时,为老阳,变阴 得到零个1时,为老阴,变阳 如此反复六次,从下往上,便能得到正确的六爻卦的主卦及其变卦了,这个很简单。 因一而取六,尊一为极,取其成数,以知所成,故数以六纪,水德之始,即老阴之数,每得一反,则加一,正谓反者道之动也,按七为少阳,八为少阴,其爻不变也。九为老阳,六为老阴,其爻皆变也。

量子计算与四象(二)

如果把量子操作视作类似电路那样的话,因为单个量子比特不但有阴态还有阳态以及混合态,要实现可控性可以利用其中的相互作用来实现控制。 所以可以设计进行逻辑控制的门,那么需要操作的最基础为四种情况:不变,翻转,等0,等1。 简单说操作其实就是控制一个量子态转换成另外一个量子态,这个过程可以称为演化,而演化,实际上就在Hilbert空间中的旋转。 而在Hilbert空间中的旋转可以使用矩阵来进行,而矩阵使用的是酉矩阵,也叫酉变换,所以这里可以叫作U操作。 酉变换特点就是能够保证内积、长度、向量夹角、形状四者不变的进行下进行变换。 如图中所示,如|0>、|1>、|u⟩ 三个态,对它们进行U操作后,变换出来的结果,并不会改变|0>、|1>、|u⟩ 之间的关系。 所以比如时,很显然 ,所以可以放心大胆的进行U操作。 单个量子比特用一个2*1的向量可以表达,而一个单量子比特门,就成了一个2*2的向量,|0⟩ 变到 U|0⟩ 这个过程,相当于把 [1,0] 变成了 ,这里需要理解的就是,这里的值发生了变化,然而它还是等价的,是因为它参考系发生了变化,所以看起来值也就发生了变化,而U操作特点是可逆的,所以同样也可以反向将U|0⟩变换成|0>。 这类似于比如在一个固定的二元的线性方程上,在等号左右两侧同时乘以一个倍率,而X与Y的值仍然能保持不变一样。 这些细节其实即使是不知道也没有大问题,只用简单的知道通过符合规范的矩阵可以进行量子操作就可以了。 那么可以对量子比特进行什么操作?最最基础的有以下几种: 第一个是X门,作用就是翻转,即把|0>变成|1>,或反之,用四象表达就是把阴态变成阳态,或把阳态变成阴态,通过这个矩阵便能够实现,这个称为X门,也就是阴阳转换用的门。 第二个是Y门,它的特点是对i进行操作 突然冒出来向量i,会有些无可适从,不知道它表达的是什么,其实这里相当于一种简化,实际上: 第三个是Z门,Z门也叫相位翻转门,它可以把 |+⟩ 变成 |−⟩ , −|1⟩ 变成 |1⟩。 第四种是H门,它的作用非常重要,它可以把 |1⟩ 变成 |−⟩, 把|0⟩ 变成 |+⟩ ,它的表达是: 举例来说,比如现在有一个|1>,称为阳态,要它变成叠加态,可以使用H门操作它,然后就变成了|->,如果对它进行一个Z操作,它就变成了|+> 那么|+>及|->是代表的什么含义?在狄拉克定义中,是这样的: 为什么会有这种看起来奇怪的表达,因为波可叠加与干涉是有方向的,以需要有正负号出现,可以相象一下有叠加与消除,有波峰波谷以及其它部分 为了以示区别,取其阳升之故,可以将|+>称之为青龙,而取阳降之故,|->称之为白虎态。

量子计算与四象(一)

一般的比特位只有0与1两种状态,而量子比特却能有更多的状态,但它同样有0与1的两种情况,通常记录为 |1> 或 |0>这两种态,如果使用矩阵的表示话,它们分别是: 1|0⟩+0|1⟩ 表示为0的叠加态,即阴的叠加态,相当于1概率的阴态与0概率的阳态进行叠加,构成的10态,即为少阴态 0|0⟩+1|1⟩ 表示为1的叠加态,即阳的叠加态,相当于0概率的阴态与1概念的阳态进行叠加,构成的01态,即为少阳态 如果是0与1的混合叠加态,则表达为:   最终得到的是0还是1,作为是量子测量后的结果,而在量子位被测量前,它处于混合态,而系数的平方才是阴态与阳态的分别的概率,这就表达出了50%的机率是阴,以及有50%的机率为阳。 理论上只要符合两个平方概率加起来的值为1,那么这个公式就能成立,所以也不一定就是阴与阳的准确概率,换而言之,它们的系数只要各自平方后,加起来的概率为1方便可以了。 实际上,采用如这种值在用圆进行表达时,便会有特别的位置—-它们正好在八个方位,如同对应八卦一样。  

千年传承 隐世玄宗

网站地图|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