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经注解(四十九)-善建者不拔,善抱者不脱,子孙以祭祀不辍

善建者不拔,善抱者不脱,子孙以祭祀不辍。修之于身,其德乃真;修之于家,其德乃余;修之于乡,其德乃长;修之于邦,其德乃丰;修之于天下,其德乃普。故以身观身,以家观家,以乡观乡,以邦观邦,以天下观天下。吾何以知天下然哉?以此。   建设的好的,别人难以毁坏,抱得紧的,别人拖不走,所以子子孙孙会祭祀不断。把这种理念修于自身,其作用是人的能力会是真的,修之于家,其作用是家里会有余粮的,修之于乡,则其作用是乡村会发展的,修于家国,则家国会丰盛,如果修之于天下,其就能普济天下。所以,以身来观身,以家观家,以乡来观乡,以邦来观邦,以天下观天下,我是怎么知道天下的?就是这样知道的。

道德经注解(四十八)- 使我介然有知行于大道唯施是畏

使我介然有知,行于大道,唯施是畏。大道甚夷,而人好径。朝甚除,田甚芜,仓甚虚。服文彩,带利剑,厌饮食,财货有余。是谓盗夸。非道也哉。   这使我坚持的认识到,在施行大道的时候,只有实行才是最令人畏惧的。因为大道太平坦了,而人却是喜欢小道捷径。朝政一片糟糕,田里的土地都荒芜了,却穿着漂亮的衣服,带着利剑,吃东西时挑这挑那,表现得很有钱的样子,这是盗贼在自夸,而非大道。

道德经注解(四十七)–天下有始以为天下母

天下有始,以为天下母。既得其母,以知其子;既知其子,复守其母,没身不殆。塞其兑,闭其门,终身不勤。开其兑,济其事,终身不救。见小曰明,守柔曰强。用其光,复归其明,无遗身殃,是为习常。 无名为天地万物之始,有名为天地万之母,天下有始,也就有了无(在开始之前为无),所以这是天下的源头,既然得其源头,便能知到它的发展,知道它的发展,复又能遵循它的源头规律。只要堵上它的漏洞,闭上它的门户,让它不会耗散,终身便不需要担忧,如果任其缺口扩大,任意发展,只会越来越乱,最后就无法挽回。能知其晓细微之处的就称为明,能守得住柔弱的称为强,运用明的光来复归于明,便不会给身体带来任何灾祸,久而久之,称为习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