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中医

清代名医徐大椿《洄溪医案》失魂证医案两例

徐大椿,字灵胎,是清代名医,然而他不止是名医,按袁枚的说法:先生生有异禀,聪强过人。凡星经、地志、九宫、音律,以至舞刀夺槊、勾卒、嬴越之法,靡不宣究,而尤长於医。 他年少的时候,得到了《天星图》《天文志》《鬼料窍》,精通天文星宿的推算;年轻的时候,读《道德经》与诸子百家,并写了注释,然后他的注释被收录入四库全书;二十岁时,他父亲让他写本水利方面的书,然后他写了《江南水利书》,非常精通水利。然而因为从小体弱,所以从二十岁开始学武,结果学习有成,能举起三百斤重的石头,而且枪法棍法都很熟悉;后来因为他弟弟得病看不好,于是他就自学中医,结果成了名医,留下大量经典著作,雍正曾两次召他去看病;平时没事他就写写诗,于是有了一本诗集《洄溪道情》。他的母亲年老眼瞎了,于是找戏曲班子来唱戏,他觉得唱得不够好,于是自己研究,写了本《乐府传声》至今是中国传统曲艺的重要资料之一,其中在唱法及声乐方面很有价值。 总之,是一个天才人物,而且治学非常严谨,在徐大椿的医案中往往会有一些经验总结,这些经验是非常宝贵的。 一、平湖张振西,壁邻失火受惊,越数日而病发,无大寒热,烦闷不食,昏倦不寐。余视之,颇作寒喧语,而神不接。余曰:此失魂之证,不但风寒深人,而神志 亦伤,不能速愈,亦不可用重剂,以煎方祛邪,以丸散安神,乃可渐复。时正岁除,酌与半月之药而归。至新正元宵,始知身在卧室间,问前所为,俱不知也。至二 月身已健,同其弟元若来谢,候余山中。且曰:我昨晚脑后起一瘰,微痛。余视之,惊曰:此玉枕疽也。大险之证,此地乏药,急同之归,外提内托,诸法并用。其 弟不能久留先归。明晨我子大惊呼余曰:张君危矣。余起视之,头大如斗,唇厚寸余,目止细缝,自顶及肩,脓泡数千,惟神不昏愤,毒未攻心,尚可施救。急遣舟 招其弟。余先以护心药灌之,毋令毒气攻内,乃用煎剂从内托出,外用软坚消肿解毒提脓之药敷之,一日而出毒水斗余。至晚肿渐消,皮皱。明日口舌转动能食,竟不成疽,疮口仅如钱大,数日结痂。其弟闻信而至,已愈八九矣。凡病有留邪而无出路,必发肿毒,患者甚多,而医者则鲜能治之也。 译:平湖有个叫张振西的,因为隔壁邻居家里失火,结果被惊吓到了,然后过了几天,病发了出来,没有大的寒热的表现,但是烦闷没有食欲,总是觉得没有精神,喜欢昏睡。而我去看时,与他寒喧了几句,但对方没有理我,看起来没有精神。我说,这是失魂证,不但是因为风寒深入,还因神志也被伤到了。那时候正在是除夕,于是我就给了半月的药就走了。后来到了元宵节的时候,这病人才开始知道自己在卧室里,而之问他之前的事,他完全不记得。到了二月,他的身体已经好了。 我去看时,大惊,说这是玉枕疽。玉枕疽是极其危险的病,这个地方没有药,于是我就跟他回去,内外各种方法一起用,他的弟弟不能久留,所以先走了。到了第二天早上,我的孩子跟我大喊说,这人快死了。我起床后,就去看了下,发现他的头变大了很多,嘴唇也变得一寸多厚,眼睛只有一条缝微微睁开,从头上到肩上,有大量的脓泡,唯独是神志还不昏,说明毒气还没攻心,尚且有救。于是赶紧叫人坐船叫他弟弟过来。 我先给他灌了些护心药,让毒气不至于攻到里面,然后用煎剂从里面外托出,外面再用了一些外用的药物,用来软坚、消肿、解毒、提脓。一天之中,流出来了大量的毒水约近一半多。到了晚上,肿开始消了,皮肤发皱。到了第二天,舌头能转,嘴也能动,能吃东西了,竟然没有成疽,而疮口仅仅只有铜钱那么大,过了几天便结痂了。他的弟弟闻信而来的时候,已经好了八九成了。 所以,凡是邪没有留下出路的话,必然就会发成肿毒,所以患者很多,而医生则很少能治。 二、扬州吴运台夫人,患消证,昼夜食粥数十碗,气逆火炎,通夕不寐。余诊之,六脉细数不伦,神不清爽。余曰:此似祟脉,必有他故。其家未信,忽一日仆妇 晨起入候,见床上一女盛妆危坐,以为夫人也,谛视则无有,因以告。夫人曰:此女常卧我床内,以此不能成寐,而烦渴欲饮耳。服余药未甚效。一夕夜将半,病者大呼曰:速请三舅爷来,切不可启门,启门则我魂必走出。三舅爷者,即其弟唐君悔生也。卧室辽隔,呼之不能闻,女仆私启门邀之,魂即随出,遍历厅堂廊庑,及平昔足未经行者,遇唐君趋至,魂坚执其辫,仍返房,见己身卧床上,唐君抚之,魂遂归附于身。问所寓目皆不爽,细考所见之女,乃运台聘室也,未成婚而卒,卒之时,嘱其父母,谓吴郎必显贵,我死须恳其血食我,而葬我于祖墓。运台服官后,未暇办,故为祟。运台谓余曰:君言有为祟者,考果验,真神人也。将何以慰 之?余曰:鬼有所归,乃不为厉,公当迎柩厝墓,立位而祀之可也。运台依余言以行,然后服药有功,而病根永除矣。 译:扬州吴运台的夫人,患了上消证,多食易饥,早晚吃粥数十碗,而气逆上火,通宵不能睡。我对她进行诊断,发现六脉都不太正常,而神志不太清楚。我说:这个很像祟脉,必然有其它原因。他家里人不信。 忽然有一天,有女仆人早上起来去,去等待台夫人命令的时候,看到一个穿着漂亮衣服的女的端坐在那里,以为是夫人,然而再仔细一看则不见了,于是就告诉了夫人。而吴夫人却说,这个女的经常睡在我的床上,所以我不能睡,所以心烦口渴想喝水。 (中间略过一段,应时主家见到这样的情况,于是又找徐大椿开药了。) 吃了我药没有看到什么明显效果。有一天晚上,病者突然大喊:赶紧请三舅爷来,千万不能开门,开门我的魂必然就跑了。(三舅爷就是她的弟弟唐悔生。) 因为卧室比较大,所以喊了听不清,所以女仆人就自己打开了门,结果台夫人的魂就出去了,走遍了厅堂走廊等地方,还有平时不常去的地方。后来遇到唐悔生来了,于是就抓住他的辫子不放,回到了房间时,看到自己睡在床上,而他的三舅爷摸了她一下,她的魂才回到身体里。 后来问吴夫人所看到的东西,皆是一一能对上号的。于是仔细考察此事,发现是吴运台下过聘礼要娶的女子,只是还没有来得及成亲就去世了。这女子在去世之前,跟父母说,吴运台以后是必定会当官的,如果我死了请一定要祭祀我,而且把我葬到祖墓中去。 而吴运台当官后一直忙,没有时间处理此事,所以成了祟。 吴运台对我说:你说是有作祟的,竟然是应验了,真是神人啊。我回答说:因为人去世后,有后人祭祀,则鬼有所归,不会成为厉,你应该办置棺木做个墓,给她立个位进行祭祀。 吴运台照我的话去做了,然后其夫人吃药就产生了效果,病根彻底除了。  

中医是如何用药驱邪的

中邪之说,颇难被常人理解,此不作评,惟摘录中医用药治邪之法。   一、犯木邪而怪怒者   人有无端见邪,口中大骂,以责自己,口吐顽涎,眼目上视,怒气勃勃,人不可犯,人以为中邪之病,谁知是中肝气之邪乎。夫邪各不同,大约不离五行者近是,而此病中邪,实中木气之邪也。但邪之中人,必乘人气之虚而入,倘人之肝气不虚,则木邪何从而入哉。故治木邪者,必须补正,正气旺而邪气难留也。虽然邪气甚旺,一味补正,则邪且格拒而不许入。须于补正之中佐之祛邪之味,则邪自退舍,而正气日旺,邪不必争战而暗散矣。   方用逐客汤∶   柴胡(二钱) 茯苓(五钱) 半夏(三钱) 白芍(一两) 炒栀子(三钱) 菖蒲(一钱) 枳壳(一钱)神曲(三钱) 甘草(一钱) 白术(三钱) 白矾(二钱)水煎服。一剂神定,二剂怒平,三剂骂詈止,痰涎渐消,四剂全愈。   此方平肝气而泻火,补肝血而化痰,痰火既清,邪又何藏。况方中半是攻邪之药,木邪既旺,何敢争战乎,有弃之而去矣。   此症用定魂汤亦妙。   白芍(二两) 炒栀子(三钱) 甘草(一钱) 半夏(三钱) 肉桂(三分) 枳壳(一钱)水煎服。一剂而魂定矣。 二、犯火邪中邪倒下而面红者   人有猝然遇邪,一时卧倒,口吐痰涎,不能出声,发狂乱动,眼珠大红,面如火烧红色,发或上指,此中心气之邪也。夫心属火,邪中心,宜火邪之犯心也。然心君清净之宫,不可犯,邪一犯即死,断不能邪附于身,多延时日而不死者。此乃火邪犯膻中之府,非犯心君之脏也。第膻中为心君之相臣,邪入膻中,逼近于心,包络犯邪,心中惊战,谨闭其脏,何能颁发讨邪之令哉?为相臣者,惟恐贻害于心君,怒气填胸,上现于面,目尽裂,愤极而发乃上指,此邪激之使然也。虽然邪之入也,膻中招之,不治膻中之虚,而惟泻火邪,则正气愈亏,邪氛益旺,非治法之善也。方用助腑祛除汤∶   人参(五钱) 茯苓(三钱) 甘草(一钱) 生枣仁(三钱) 远志(二钱) 半夏(三钱) 黄连(二钱) 枳壳(一钱) 白薇(二钱) 白芥子(三钱)水煎服。二剂邪退。   此方助膻中之正气,益之泻火消痰之品,则邪不敌正,邪且自遁,消灭于无踪矣。   此症用凉心丹亦神。   人参 茯苓 丹参(各五钱) 黄连 半夏(各三钱) 吴茱萸(五分) 菖蒲(一钱) 生姜(五片) 麦冬(一两)水煎服。二剂即安。 三、犯金邪目见鬼神而癫狂者   人有一时中邪,目见鬼神,口出胡言,或说刀斧砍伤,或言弓矢射中,满身疼痛,呼号不已,人亦以为中邪,谁知是中肺气之邪乎。夫肺属金,邪盛乘肺气之虚而入,自是金气之邪,其神必金甲将军,其鬼必 狞之状,或断头折臂,带血淋漓者有之,似乎邪从外入,非由内召也,然而肺藏魄者也,肺气一虚,魄且外游,魄属阴,与神鬼原为同类,其感召诸邪,尤易入体。且肺主皮毛,肺气虚,皮毛之窍尽开,邪乘空窍而入于腑,由腑而入于脏,又何难哉?故治此邪,必须治肺气也。但肺为娇脏,治肺之药,不能直入于肺,则攻邪之药,何能直达于肺乎。肺之所畏者,火也;肺之所喜者,土也。补其脾胃之土,则肺之正气自旺;泻其心经之火,则肺之邪气自衰,于补土、泻火之中,少佐以消痰、逐邪之味可也。方用助金祛邪丹∶   麦冬(一两) 茯苓(五钱) 黄连(五分) 苏叶(一钱) 桔梗(二钱) 甘草(一钱) … 阅读全文 中医是如何用药驱邪的

改善人脾气暴燥的中药妙方

  特别注意:服药请尊医嘱,或请大夫帮忙确定可否服食,切忌自己进行。   有些人很容易生气,愤怒,严重或有狂躁现象,此大多是因为血少,所以肝燥,肝燥自然气逆。   对于修身养性来说,这不是什么好事,所幸有中药可以调理这个问题。      白芍(一两) 当归(五钱) 泽泻(一钱) 柴胡(一钱) 荆芥(一钱) 甘草(一钱) 枳壳(三分) 丹皮(三钱) 天花粉(二钱)水煎服。一剂气平,连服数剂,自然不易怒也。---《辨证录》 卷之十恼怒门   组方上很容易看出,白芍归肝脾二经,能够平肝,当归则有补血活血的作用,归肝肾,而泽泻归肾于膀胱,专利小便通水,又柴胡疏肝,又荆芥解表散风归于肝肺,甘草却是补脾益气,心肺胃脾皆归,枳壳能理气消胀,归于脾胃,而天花粉清热泻火生津,丹皮清热凉血,活血散瘀。   作用是疏肝散风,并再加以活血(当归量足,以五钱主活脾),同时为气活起来导致脾胃气实,所以再用枳壳与丹皮散之,需要注意的是,因为有丹皮等,这个方子忌脾虚的人用,孕妇及月经过多的人也不能用。   对于常人来说,如果是天生的脾气不好,但身体健康的人,虽然也是平衡的,也可以服这个汤方,同样能避免生气过度带来的其它副作用。

三句话解释中医阴亢阴盛阴虚阳虚之间的关系

1、逢生(无论是生还是被生)脏器,无论阴盛阳亢阴虚阳虚,皆相同症状。 2、逢克(无论是克还是被克)脏器,对方阴盛,则自己阳虚,对方阳亢,则自己阴虚。 3、逢克脏器,对方阴虚,则自己为阳亢或阳虚,逢克遇阳虚,则自己阴虚或阴盛。 举例: 胃阴虚,则心及肺阴虚,而肝肾阳虚或阳亢,如果肝阳亢,则心也阳亢,故不对,所以肝阴虚,肾也阴虚。故而,胃阴虚,会导致肝肾阴虚。

中医中的疾病与季节关系:免疫系统的季节性

        根据剑桥大学的一项研究表明,我们的免疫系统,会随着季节的变化而不同,这可以帮助解释为什么某些疾病(如心脏病和类风湿性关节炎),在冬天会加重,而人们在夏季往往更健康。        这项研究结果,发表在最近的《自然通讯》杂志(Nature Communications),表明我们的基因中有将近四分之一基因(检测的22,822个基因中的5,136个)的活性,根据一年当中的时间变化而不同,一些基因在冬季更活跃,而另一些则在夏季更活跃。这一季节性也会影响我们的免疫细胞以及我们血液和脂肪组织的组成。        一段时间以来,科学家们已经知道,各种各样的疾病,包括心血管疾病、自身免疫性疾病(如1型糖尿病、多发性硬化症)、精神疾病,呈现出季节性的变化,像维生素D代谢那样。然而,这是首次有研究表明,这可能是由于我们免疫系统功能的季节性变化。        JDRF/威康信托基金会糖尿病和炎症实验室主任John Todd 教授说:“这真是一个令人惊讶和偶然的发现,因为它涉及到我们如何确定和描述1型糖尿病易感基因的影响。在某种程度上,很明显这有助于解释为什么那么多疾病——从心脏病到精神病,在冬季更糟糕。我们该如何对待疾病(如1型糖尿病),甚至我们如何规划我们的研究,这些结果的意义可能是深远的。”        由剑桥大学医学研究所医学遗传学系JDRF /威康信托基金会糖尿病和炎症实验室带领的一个国际团队,检测了来自16,000多人的样本,他们生活在北半球和南半球,包括英国、美国、冰岛国家、澳大利亚和冈比亚。这些样本包括血液样本和脂肪组织的一个混合物。         研究人员采用多种技术来研究样本,包括研究血液中发现的细胞类型,并测量了单个基因的表达水平——当一个基因在一个特定细胞或组织中活跃的时候被认为是“表达”,通常涉及蛋白质的生成。他们发现,数以千计的基因在血液和脂肪组织中的表达不同,这取决于样品是在一年的什么时间采集。同样地,他们在血液中发现的细胞类型中也切断确定了季节性差异。        季节性差异,存在于地理和种族多元化地点混合的种群中——但是季节性基因在南半球和北半球显示出相反的模式。然而,季节性活动的模式在冰岛受试者中并没有强烈反映。研究人员推测,这可能是由于夏季近24小时的日光和冬季近24小时的黑暗。         特别感兴趣的一个基因是ARNTL,它在夏天更为活跃,在冬天则不活跃。以前的研究已经表明,至少在小鼠中,这个基因可抑制炎症——机体对感染的反应;如果该基因在人类中有相同的功能,那么在北半球冬季期间炎症水平会更高。炎症反应是一系列疾病的一个危险因素,因此,那些处于最大风险的人,在冬季可能会达到“阈值”,在这个阈值上疾病很快就成为一个问题。靶定炎症机制的药物,可以提供一种方式,在冬季期间帮助更有效地治疗这些疾病。         一个特别令人惊讶的发现是,与个体疫苗接种反应有关的一组基因,在冬季更为活跃,这表明一些疫苗接种计划如果在冬季实施则会更有效,因为此时免疫系统已经“做好准备”响应。        他们认为,在欧洲和澳大利亚冬季期间,触发免疫反应所需的阈值可能较低,作为我们与传染性生物(往往在冬季更为常见)协同进化的一个直接后果。有趣的是,冈比亚人在血液免疫细胞数量表现出明显的季节变化,与雨季相关(六月到十月),在此期间的传染病,特别是蚊子传播的疾病(如疟疾),更为普遍。         Chris Wallace博士说:“我们知道,人类会适应不断变化的环境。我们的研究表明,人类的免疫系统在赤道地区(季节变化不明显)表现出的季节性差异,不同于高纬度和低纬度地区的人,他们在夏季和冬季之间有着更明显的差异。”         目前还不清楚什么机制维持我们所看到的免疫系统季节性变化,可能是由于环境因素,如日光和环境温度。我们身体内部的生物钟——被称为昼夜节律,部分是由日光的改变而协调,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不符合日常循环工作的人,如工厂轮班工人或长途航班上的工作人员,可能健康状况较差。        Todd教授补充说:“考虑到我们的免疫系统似乎在更冷、日照更短的季节让我们置于过度炎症有关疾病的更大风险,并鉴于我们已经了解的来自维生素D的益处,我们就可以理解,在冬天人们为什么想去晒‘太阳’来改善他们的健康状况。”        威康信托基金会感染和免疫生物学主任Mike Turner教授说:“这是一项很好的研究,提供了实证支持一个普遍观点:我们在夏季往往更健康。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季节变化是一个有趣的发现:我们许多基因的活动,以及我们血液和脂肪组织的构成,根据季节变化而有所不同。虽然我们还不清楚这一变化背后的作用机制,但一个可能的结果是,某些疾病的治疗方法,如果根据季节定制,可能更有效。”        JDRF英国首席执行官Karen Addington说:“我们早就知道,在冬季有更多人被诊断为1型糖尿病。这项研究揭示了其中的原因。它确定了一种我们以前不知道的生物机制,使身体更容易季节性地作出1型糖尿病中所看到的自身免疫攻击。”       “我们都喜欢冬天的太阳,飞往南方过冬并不是任何人都可以采取的1型糖尿病的预防措施。但这一新的见解打开了新的研究途径,可以帮助我们解开诊断背后的遗传和环境因素的复杂网络。”          三符风云涌注:中国传统文化的中医里,自古就一直将季节与疾病相对应,在以前因为数据样本不够大的,所以这种统计特征虽然有,但并不是很明显,在中医的五行理论中,显然如上文中,所言心脏病是属火的,而冬季是属水的,火在水季是受克的,所以这也是心脏病加重的原因。同样如精神病,它本身是属于螣蛇的症状,是巳火症,所以在冬季同样是会出现加重。这个发现最大的意义是在于,初步确定了这些与免疫系统有关,那么这说明中医中很多治疗的方案都是针对于免疫系统调节的—这指出来了现代所谓中西医结合的一个问题,很多所谓的结合,是把中药西化,从药物杀菌搞病毒去尝试理解,这显然是一个不全面的认识,这也是为什么现代久久中医研究不能进步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