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占卜

道教宗教正信探讨之七:占卜、修炼、我命在我

     《抱朴子内篇•黄白》:“我命在我不在天,还丹成金亿万年。”      《西升经》:“我命在我,不属天地”      《云芨七签》:“我命在我,长生自致”      《司命旨归》:“伺命在我,何求于天”       此为道家之正,至于后世,拜天拜神,敬而拜之,此为正拜,迷而拜之,则为邪拜,因我命在我,非在天地故,若不能持此见,便是邪见。       然道家五术中,有命术与卜术,此两术,测隐知微,知过去,晓未来,推人命运,丝毫无差,此可是命定之证乎?       非也,术数之学,虽能究人之微,却不可言定人之命。       所谓易者,《系辞》云:”范围天地之化而不过,曲成万物而不遗”,见易之用,所范围者为天地,所勾勒者为万物。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若人自同于万物,而在天地之间,则同于刍狗,自命定而不可改,若人不同于万物,则可出于天地间,而不可测知,此所谓”阴阳不测谓之神。”       既修炼,必是脱于命,何又有五术?       因五术之用,其一为证道,二为证修,证其道者,为道化天地万物之变,终不离一,证其修者,修者之功,皆因术而推,若能离命而远,则为离于天地之化,未能离命,则近于万物之曲成,之可证也。        故命之束缚如绳,为道者,自当剪之,然成之与否,用术可推。        世人用术,虽名趋吉而避凶,却未能明于“趋”字,所谓趋者,非尽吉也,避者,非无凶也。如人时无小病,忽一大病,则病如山倒,重者一命呜呼,而时有病者,却常无大病加身,此理同矣。         久占皆准而未必终吉,久占皆误而未必尽凶,不过阴极阳生,阳极阴生之理 ,天地之间,焉有出之?         故尽之亦反,反之又反,反反如是,而终不可得。故定之非真,变之常存,变之所存,又为定之非真,故又生变,定变相生,复复群生。生之又生,仙道所贵,其不可测,不可测则为道,此其道生,故为仙基。        仙基既成,命岂可定,故天不能杀之,地不能厘,阴阳所不能成,君子知此之谓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