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阴阳

道教宗教正信探讨之七:占卜、修炼、我命在我

     《抱朴子内篇•黄白》:“我命在我不在天,还丹成金亿万年。”      《西升经》:“我命在我,不属天地”      《云芨七签》:“我命在我,长生自致”      《司命旨归》:“伺命在我,何求于天”       此为道家之正,至于后世,拜天拜神,敬而拜之,此为正拜,迷而拜之,则为邪拜,因我命在我,非在天地故,若不能持此见,便是邪见。       然道家五术中,有命术与卜术,此两术,测隐知微,知过去,晓未来,推人命运,丝毫无差,此可是命定之证乎?       非也,术数之学,虽能究人之微,却不可言定人之命。       所谓易者,《系辞》云:"范围天地之化而不过,曲成万物而不遗”,见易之用,所范围者为天地,所勾勒者为万物。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若人自同于万物,而在天地之间,则同于刍狗,自命定而不可改,若人不同于万物,则可出于天地间,而不可测知,此所谓"阴阳不测谓之神。"       既修炼,必是脱于命,何又有五术?       因五术之用,其一为证道,二为证修,证其道者,为道化天地万物之变,终不离一,证其修者,修者之功,皆因术而推,若能离命而远,则为离于天地之化,未能离命,则近于万物之曲成,之可证也。        故命之束缚如绳,为道者,自当剪之,然成之与否,用术可推。        世人用术,虽名趋吉而避凶,却未能明于“趋”字,所谓趋者,非尽吉也,避者,非无凶也。如人时无小病,忽一大病,则病如山倒,重者一命呜呼,而时有病者,却常无大病加身,此理同矣。         久占皆准而未必终吉,久占皆误而未必尽凶,不过阴极阳生,阳极阴生之理 ,天地之间,焉有出之?         故尽之亦反,反之又反,反反如是,而终不可得。故定之非真,变之常存,变之所存,又为定之非真,故又生变,定变相生,复复群生。生之又生,仙道所贵,其不可测,不可测则为道,此其道生,故为仙基。        仙基既成,命岂可定,故天不能杀之,地不能厘,阴阳所不能成,君子知此之谓也。

对与错、善与恶、正与邪是否有分别

1、有人问在下说的一些东西,如何证明。   答:如果真正看懂了在下的文章,不会问出这种问题。 2、你怎么知道你说的是对的?   答:如果不是智力太低的话,请仔细阅读,在下一直以来只说什么是不对的。 3、对与错,善与恶,正与邪,如何才能分别?既然善中有恶,恶中有善,对中有错,错中有对,正中有邪,邪中有正,那么彼此就不能分别,既然不能分别,又何来对错、善恶、正邪之说。   答:这种问题现在很常见,很多人初学道者,听闻此类说法,很容易被迷惑进去。   一句话,只要不拿粪便当饭吃的人都分得清。   有悟性的人,一看到这一句,应该就明白为什么这样说了。   米饭是要用粪便来做肥料的,按照物理学来说,因为分子渗透现象,即使是再清洗,也难免会有些粪便的成份,那也就是说米饭中总是有粪便的。   按这样推论,是否因为米饭中有粪便,所以米饭与粪便无法区别,那么持这种观点人,粪便里也有米饭,直接吃粪便好了。   显然这些论调是违反现实的,那么这些论调它错在哪里?   它们错在试图刻意去模糊边界,刻意去模糊对错、善恶、正邪的边界,并刻意去忽视对比的力量,然后给人造成思维上的迷糊。   一点点粪便的分子与全是粪便不是一回事。   做饭为什么要淘米,吃菜为什么要洗菜?   明白了这个就明白为什么要积阳炼阴,并也就明白了如何积阳炼阴。   至于善中有恶,恶中善,正中有邪,邪中有正,就不能区分,更是荒谬之论。   如按此说法,一个人地上捡了一元钱,没有交给失主,是否应该判个无期徒刑?   又如一个人贪污了国家几个亿救灾款,导致灾区大量的人得不到救助,是否应该用善恶难以衡量,于是就不了了之?   正因为此类迷惑观点太多,所以才教导社会混乱,人犯了错,不但不求改过,还要为自己找借口。         正信之士,断然不可受此迷惑。   要明白:这世间的事,大部分对与错,善与恶,正与邪,黑与白,是可以很容易分得很清楚的。   而有些不容易分得清的事,也只是因为人的大脑智力所限,所以不足以理解罢了。   但既然人的大脑有限,分不清楚,应该怎么办?   道家五术中:卦以决疑。        这是道家最擅长的本事,其它宗教只能从安慰的角度去解决,而道教可以从现实上去解决,这也是道教比其它宗教更完善的地方。

草人招魂

民俗之中,若有人凶死而难葬,招魂之法,常扎一草人,上画五官,并贴生辰八字于中,取一竹竿进行悬挂,并另用一白衣吊起白鸡,吊上等白鸡突然叫时,再卜以 圣卦,若是卦上为得,即是魂魄已招来,同时此时当应会有竹竿摇动,人扶难止之状,尔后于此草人作为亡魂替身以施法,另一法则用代骨银牌更为简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