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的风水的秘密-伦敦威斯敏斯特宫

英国的威斯敏斯特宫(Palace of Westminster),又称英国议会大厦,在1987年被联合国选为世界文化遗产,宫殿西南角和东北角各有一个高塔。 其位于泰晤士河畔,自1547年成为英国议会所在地,由于英国是君主立宪制,重大决策都是经过议会进行,所以这是影响英国整个国运的风水核心之地。 1580年10月16日,威廉·伯勒(William Borrough)在伦敦的利姆豪斯进行了观测,发现磁偏角D为东经11.3°,而著名数学家、格雷舍姆天文学教授、滑尺发明者埃德蒙·冈特(Edmund Gunter)发现磁偏角D仅为6.3°E。观测的确切日期(约1622年),到了1626年12月冈特去世后,亨利·盖利布兰德接替他成为格雷沙姆教授,他于1633年6月第一次在德普特福德重复冈特的观察结果,并于1634年6月12日再次在同一地点重复冈特的观察结果,公布的数据表明D为4°E。 根据贫道的计算,自1900年到2021以来,威斯敏斯特宫的磁偏角变化了高达16度,如果用罗盘来量的话,这代表从风水二十四山的角度来说,一百多年,已经彻底变化了一个坐山。 根据2021年的情况来看威斯敏斯特宫,与按真北的西方夹角为10度,目前处于辛兼酉的位置,而沿岸的位置为乙兼卯,由于这里关注的是对英国的影响,所以需要以水定向,因此威斯敏斯特宫的朝向是乙兼卯,很显然这是一个发富的格局。 虽然近年来很多说法都在说英国衰落了,但这个衰落是指当年英国作为“日不落帝国”而言,实际上英国的二战后的发展只是不够出色,但仍然是很强的,人均GDP在2020年依然4.03万,在国土面积上规模的国家中,排名在前列。 从1745年的建筑对比现在的模型来看,其主体建筑尤其是议会部分保护完好。 传统的风水术,讲究财、丁、贵三个方面,财显然讲的是财富,丁讲的是人口,贵则讲的是社会地位。 在传统农耕模式下风水术中,财的方面,关注是基础农业以及初级的商业贸易,大体是以积蓄越多越好,某种意义上是对的,但对于现代的时代变化来说,如果是只是单纯以积蓄的方式来计算便会出现问题了。 这是因为现代的经济活动经产生了很大的变化,例如对债务认识的合理化,甚至认为经济活动其实就是围绕债务的活动。 对个人或企业来说,金融可以作为一种工具,将未来可能赚到的钱先挪到现在来用,短时间内筹措到更多的资金,便 可以产生滚雪球效应,然后可以再借取更多的资金,带来更加丰厚的回报,这样在短时间内实现指数级的增长。 如果一开始就赚不了钱的话,自然也不可能在未来借到更多的钱,似乎还能自动避开风险,听起来是一个不错的模式。 然而,这一切都是假设未来是增长的可能下的,如果并不能增长获利,又会如何? 那当然最后会无法清偿,造成大量的损失,这便是风险。 然而风险可以进行转嫁,比如把保留优良资产打包,再把剩下风险资产进行打包,低价卖掉给愿意处理的人,这种行为还可以进行层层转包,形成链条。 在这个过程中,债务本身也成为了商品,这在过去是没有的,但很显然这是一串多米诺骨牌,现代债务危机根源也在于此。 尽管如此,这对于各类资本来仍然非常有诱惑力,毕竟指数级增长,意味着指数级获利回报。 如果单看贴身的水,水自丁来,且见一片高楼相护,为归元之水 流经威斯敏斯特宫后,转艮出寅而去,水出巨门,也是富庶之象。 在河对面寅方的漂亮的圆形建筑,这个建筑建于1997年,被称为“伦敦之眼”,也被称为千禧摩天轮。 由于2020年的疫情影响,全球除了中国,普遍由于民众及政府的综合原因防疫不力,受到了疫情的冲击影响,全球经济也大受影响的。 这样一个显然的一个金形建筑,处于一个比较尴尬的位置,它并不能起到水口星的完全正面的作用,它像是一个放入了慢性毒药的美味菜肴,会给英国看似繁荣的运转中不断地持续带来损害。 这个建筑对应的是英国金融业,一个属金的建筑在一个属木的地方,在看似繁荣的背后,实际上会给英国不断地带来损害,现在这里对应着八运,目前仍属于得运的时候,这个损害尚且可以接受,如果到了九运以后,英国的金融业的负面影响将会爆发出来。​ 不过由于整体大格局的协调,对整个英国来说,还不足以产生颠覆性的影响。 但从风水角度来看,英国的风水格局仍稳健,保持强相对良好的发展,若是参考贫道以前所写《英国伦敦的白金汉宫风水漫谈》,里面已经指出,白金汉宫同样是一个对英国整体有利的格局。 很显然,在这种格局下,即便是整个欧洲经济都崩溃了,至少英国也会是其中日子过得相对比较好的国家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