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大话风水

风水之道,常以杨公三合,赖公天星,蒋公玄空为常用之法,然世间风水各诀殊异,难观于其内,伪诀横行,但选可参者参之,虽未必为中正之论,但其亦有可发之思。

峦头理气论

世间常论峦头第一,理气第二,贫道却以为不然,因峦头虽好,理气不合亦废,峦头虽差,理气有合,亦必有吉应。 然说非以峦头为末,因得理而成形者,可论及形势,形有三百六十,势有七十二,理者为体,形者为用,势者为变,此方是峦头真义也。 形势之上,还有神法,若廖公喝形之术,以心合道,潜默山川,一地之优劣,全凭廖公一喝之点化,可兴之,可衰之,此方为地仙之术。 实究其理,地有其形,必有其灵,其形若全,则其灵必成,生气俱散,即用虽发而亦不长久,更有争地遭祸之患。 故用地必不用全形,方可夺天地之造化,然形不全,其灵必昧,故不过一点灵光相赋,至于道中,更有招神开灵,通达万精之术此不俱言。 世人虽奇,仍在道理之中,谅神功之罕测,实灵造之自然。 故谓风水之道,同于修道,修道之法,亦同风水,世间既有三元不败之地,生生不息之所,则世间亦定有下有不昧之灵,中有亘古之神,上有得道之仙。 修行之道,验于风水,理岂有不同哉?  

论杨公十二步

所谓官步者,四尺五寸为一步。从立门到屋檐皆用此算。步喜单数不喜双。有歌云:一步青龙多吉庆,二步朱雀起官灾,三步端正招吉事,四步灾祸动瘟疫,五步贪狼金贵吉,六步灾祸动相当,七步金堂多福禄,八步瘟痨是伤残,九步兴旺主富贵,十步冷落损财丁,十一步大旺田蚕发,十二步又是两重丧,此为开门放水之用,左右前后大门天井大门之步。天井以阳基墙面而算,大门从滴水檐处起,其步亦不可尽,尽则成双,又成凶矣。 概以平民之家,一三之步为吉,稍贵之所五七为乐,富贵之家以九为上,十一步者,则大兴农则宜也。 若天坛之圜丘坛例,上层直径为九丈,中层直径为十五丈,下 层直径为二十一丈,合计四十五丈,此即百步,满则算十一,故此数又合兴农之意,乃国之以农为本之意也。 然今世,农虽为大,工亦甚要,商重为主,此中细则,还须多思。

翻卦掌之变通

谓常之翻卦之掌。 离巽坤兑 乾艮坎震 弦起弦止,中起中止,上起下落,下起上落。 依山上起,对宫起贪:12345678 依向上起,辅星水法:86751234 依卦上起,对宫起贪:12345678 或 15643278 凡对宫者,若然不依还为本宫,则倒序起辅而可得之。 若依山上起,不依对宫起贪,则以本宫起辅,序为87654321。 又按尺星天父卦起例诀言之,乾起辅弼,坤起禄存,艮起武曲,巽起廉贞,兑起贪狼,震起巨门,坎起武曲,离起破军。此实以乾为辅,排之87654321,又排之地母,同从乾起,25496738,其实皆依此。  

浦江县白马桥内郑义门地

古圣人云:真龙藏幸穴难寻,惟有朝山识幸心。 余于赖太素在浦江白马桥内扦郑氏地见之,丑山未向兼癸丁三分。 后龙火星作祖,一方之望,行二三里,入手得高金垂乳,左回右抱,直龙直受,固为正穴。殊后金顶左肩拖下一枝,为外青龙者,其腋脘内藏一小乳,青龙弯抱收水,固不待言。而白虎为正穴之内,青龙者情势向内,而在此穴殊亦环顾。穴后脑星丰满,紧盖穴场,唯后来龙主侧,而不顾两时。 赖公舍正干扦旁枝者何也?诚以朝山太阳圆金、正干正穴主朝无辞。而人走入左初下视之,尤加亲切逼近,而正无一毫游移处。所谓惟有朝山识幸心是也! 至若运用理气之妙,在正穴视案,形势低宽而远,位居正丁,止发丁财。入左胁视案,更亲更近,高起逼照,气旺力厚,且居丁未之界,六未四丁。赖公用丁扶未,则食神亲而旺,旺神圆而从,自然发贵且速。若夫点穴之妙,着穴场星辰,左厚右薄,予初视之,以为右八尺穴为更正,而赖公紧挨厚边定穴,殊为不解。及细玩之,毕竟厚之气旺而暖也,此又穴气更紧于用砂也。后龙分落处,歪入壬方,发后必绝,亦不暇顾矣! 三符注:此谓赖用丑兼癸山,未兼丁向,而弃癸丁之正向,盖用丑兼癸,案山则居于丁未,以壬龙而合爻而吉也。

分金梅花诀

乾甲丁金秀非常 ,巽庚癸树木荣昌 坤壬乙火真光耀,艮丙辛溪水汪洋 子丑明灯寅卯树,辰巳长流午未金, 申酉火烧戌亥木,地支暗里有分金, 干支硬针在此分,余以纳音在此论。 坤灯壬炉艮 池开,甲金乙炬巽木材 丙洋丁金发木位,庚桥辛海乾金开。 故依入墓为破军,绝胎是禄存,养生贪狼位,沐浴冠带论文曲,临官帝旺即武曲,衰方为巨门,病死是廉贞,七星由此分。

地理铅弹子天星一例

按《铅弹子》载: 敝郡东山,土名碧渓坞,戴宅祖坟,辰巽入首,穴乘巽气(坟立巽山乾向),未高峰一塔,岿然屹立鬼金度上。故曰:文先生讳东旻者,己未发甲巡抚。(三月望后)即昏中宿未,鬼克巽角,终是难星;被奸党陷害。后怀宗阅办,上剿献贼一本,速释先生,事己无及。由此观之,中星峰起,定发大贵;中星为难,毕竞被厄,此明验也。 三符析:此即郧阳巡抚戴东旻之祖坟,依辰巽入首,直乘巽气,未峰之塔,三月望后,巽龙以未为中星,正应鬼宿之位,逢中星故主其未年而发,然鬼宿者金,克巽之木位,故亦不免其中遭难。  

二十四山起星

酉亥壬贪狼在山寻,艮甲乙巨门从此见 巳午未禄字从此会,乾癸丑武曲从此走 巽丙申文曲并廉贞,庚戌辛破军在内存 子卯寅辅星从此寻,辰丁坤弼星在此分 辛亥壬一坎水逢生,丑寅卯二坤水内绕 巽丙申三震在水中,庚戌子四巽水之源 乙巳午六乾水之归,酉乾癸七兑水逢贵 艮申辰八艮水逢生,丁未申九离水内存 此乃二十四山起星之纲。

再论连城派风水之诀

荆楚派玄空之派,即赵连城之连城诀,其法分天地之卦,即王邀达《地理辩证揭隐》之说。 其法以通根诀为主,顺逆至本宫之对宫,若壬山即取辰四数加于4,逆数即顺行,数得3数在离,故壬之天卦为3数。 又有算数,若以一入中,则二居乾,五居离,八居震,八取地而得甲,五取天在离得午,二取人在乾而得亥,故甲午亥皆为一数,此天卦也。 顺逆之求,可以入中而捷算,此为洛书顺逆飞之妙理也。 盖因其数周游不离18349276,壬子癸所通之辰巽巳,皆在四数,其它仿此,不过皆顺数四宫,逆数则六,在四六之变。 然山水之变,阳顺阴逆亦不离于四六,故取于二五八数,即得天卦数,若依地卦,一入中逆飞可矣。 故玄空顺逆之所飞,不离河图顺逆之挨数矣。

观《地理人子须知》所涉之水法

如主山不定之说,盖有以向首论消水者,以坐下论纳水者,以来龙论合水者,以落头论放水者,此主山之不定也。 有以支干分大、中、小神,而谓小神宜流入中神,中神宜流入大神,而大神不宜流入中小神之支干方者 三符注:谓小神入中神,中神入大神,中神入小神,小神入大神可者,惟不可以大神入中小之神者。此为司马头佗之法,以乙辛丁癸、辰戌丑未为小神位,甲庚丙壬、子午卯酉中神位,乾坤艮巽、寅申巳亥大神位。 有以大神、小神但要合禄马贵人,而先用支神,次及干维者; 三符注:此以司马头佗水法之上,再加禄马贵人之说,更又以先用支后用干者,以取其终以干结而不受流年之刑冲克害也。 有三折内不用支神,而三折外不拘者;有专用干维,而全不用支神者。 三符注:仍是依前法,放水三折则支神俱不用之,以免刑害克冲,或无论三折内外,俱只有干。此即地理之云,放水只用天干之说,惟其又必符于小中大神之说。 有取贪、巨、武三吉,而不论支干神者。 三符注:若管局九星或辅星之法,专取贪巨武为吉者。 此支干取舍之不同也。有以克出为吉,克入为凶者;有以克入为吉,克出为凶者;有以生入为吉,生出为凶者。此生克出入之不同也。 三符注:此谓如小玄空之法,依小玄空五行为主,论其生入克出之说。 有以净阳净阴论水者,有以真阴真阳论水者,有以叶七阴阳论水者。此阴阳所属之不同也。 三符注:净阳净阴,真阴真阳者盖属常见,言叶七为杨公之徒,故其论。 有以正五行论水者,有以洪范五行论水者,有以玄空五行论水者,有以八卦五行论水者。此五行取用之不同也。 三符注:此中五行,与前例相合,五行者,正五行有之,洪范五行有之,玄空五行有之,八卦五行有之。然五行之取用不同,则生旺墓处亦不同。 有以宿度论水者,其度数之所属五行,或金或木,《天机素书》与《丛珠瀛海》及依梁关属各不一,此宿度吉凶之不同也。 三符注:宿度论者,天星改移,此最难定,诸家不同各为自秘,然实与上述同等。 有以来要生旺,去要休囚论水者,其生旺之说,或以三合起长生,或以坐山起长生,或以正五行起,或以玄空五行起。此生旺休囚之不同也。 三符注:依同前论。 有以倒左倒右,宜流来宜流去论水者,而倒左倒右于理无根。论之先迹,多不相合。此左右来去之难信也。 三符注:此倒左倒右之说,论之易惑,盖论之一反,吉凶则反,则例无所评之据也。 有以九星贪、巨、禄、文、廉、武、破、辅、弼论数,谓之三匝贪狼,弦起弦杀,中起中杀,而以贪、巨、武为三吉者。 三符注:以坤壬乙诀起贪狼,依二十四山而围三匝,故谓三匝贪狼。 有六神水法,以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勾陈、螣蛇论水者,取青龙配木,白虎配金之类。 三符注:或指于天将诀,若于梅花诀,取太玄之数配以乾坤艮巽为九八七六,即算之坤壬乙为火局,余皆以此局相算,排十二天将即十二长生换为九星。 有以太阴、太阳、金、水、天财、紫炁、天罡、燥火、扫荡、孤曜九星论水,而分四凶五吉者,此五星九星之不同也。 三符注:此为雷霆课局之论也。 有以步数论白星为吉而合水法者,或云一步管三年,或云一年关三步,此步数白星之不同也。 三符注:即用尺白之法,论之以步数,若取宅之纵高也。 有以禄马贵人论水者,其起禄马贵人之法,或以本山起,或以向首起,或以亡命起,此禄马贵人之不同也。 三符注:即以坐山、向首、亡命起禄马贵人,山向易惑,亡命难证。 有以子午正针论水者,有以壬子丙午缝针论水者,有以子癸午丁铜盘针论水者,此土圭罗经之不同也。 三符注:即天地人盘之别 复有紫微、单于、梅花,与夫青囊、斗杓、魁星、四门朝宗、天父地母等法,种种多门。 三符注:紫微是一诀,单于又一诀,梅花更一诀,依天地父母卦之论,即辅星之法也, 各持一见,信此则失彼,从甲则违乙,茫无定据,岂理也哉!噫!是皆臆度阴阳,络笼祸福,而无真传灼见者也。 三符按:常谓《五星歌》有云:已上水法彻玄微,九星卦例尽者非,纯阴纯阳真惑世,紫微八卦訪其伪,单于梅花非正论,天星宗庙胡可知。又云:九星水法无凭据。 然此非也,必是后人所托之谤文,盖因梅花诀自认为乃杨公之法,必后出,更有九星水法,亦自承得杨公之法,同是后出,岂可得杨公之评? 此类明清攻诘之文托名先贤,惑于世人久矣,风水诸家,皆有可取之处 ,亦有不足之处,惟务广闻博见,辨其理致,验其实例,总结其说,汇之为宗,方是正途。

略解赖布衣公答龙川世祖定阳址书稿

近别德宇,已深瞻仰。专候遣书详明考履,蒙喻择迁阳址。东山高秀,欲向甲乙,南山端拱,又欲向丙。然据术则山有形有势,当择其有情者而向之。白山虽少,情茂可观,纵低小,亦无大害,不必取银瓶大者为尊也。 三符注:不宜向大者,因其无情,后文有论。 且二十四路各有吉凶,凡有好山形,须当吉位,且以东向横山迎水而上,俗人以作上水金鱼,以愚论之非也。龙峰特耸,俗徒以为“文笔”,愚亦以为非也,且形如鱼如印,宜归庚兑,为金鱼金印;归甲乙,为木鱼木印,归四墓,为扛尸,为伪印。 三符注:似鱼似印,得水而谓如鱼得水,然仅庚兑之金,方为金鱼金印,若甲乙而为木鱼木印,四墓辰戌丑未土地,土崩水解。 龙峰在巽,则为文笔,所嫌在辰位,山虽好而在凶方,犹善人而处非,其地节亦随变,虽情貌可观而方寸难托,故凶山得吉,山为之主,是犹小人不可无君子为之主也;吉山不得凶,山为之用,亦犹君子不可无小人为之使也。 三符注:巽峰而为文笔,处辰而非。 《书》云:“五凶不全无”,大抵须令向外居;若地不高当吉位,自然祸患永消除。 正如丙山低小,迎向上吉,其情如佳宾缔合握手,登堂倾泻,中抱龙山。银瓶高大不合正星,如仆夫辈则当坐之门外,喂以酒肉,若使之趋庭抗礼,必自取侮辱之患矣。 注:用小不用大,只须高大之处无情。 坤为地母,诸山可托,凡求风水,当用坤卦取三吉,故艮丙兑丁巽辛,独居之秀,六贵之位,犹稠人中之君子也。所用六秀之龙,又用六秀为向,犹君子不可间于小人也。 注:谓三吉六秀坤取艮丙兑丁巽辛 乾坤坎离为阳,艮巽兑震为阴,干支亦从配卦,宅上阳址亦从配合。故曰:“来山不合六条龙,空自千山与万层。休说子孙荣贵事,也须难免祸灾凶。”放水阳山用阳,阴山用阴,阴阳不可交杂。 三符注:此为净阴净阳也。 《经》曰:“阴阳混杂事难期,纵合天心未可知。用得一宫山水正,自然荣贵不须疑。”今作兑山欲向甲乙,坐庚向甲为绝命,坐辛向乙为游魂,是不吉也。龙山银瓶虽秀拔,然以情取之,未为至当。 三符注:兑山向甲,震纳庚乃绝命,巽纳辛乃游魂,故不吉。 故《经》云:“论朝山,譬如贵人背面立,与我情意不相关,谓之无情。”若以情取向,则丙上小山实为至当。壬癸纳甲乙五凶之位,本无贵气可坐,而不可向也。老阴阳之纳干支,甲乙孤虚之位,若以端山必欲向之,犹以糠秕疗饥腹,其劻毙可立俟矣。 凡立宅安坟,须迎山接水,三般卦例相比,取三吉,兼所属之干为坐堂之吉,禄、文、破为放水之吉,此为三般卦例。 兑山向甲,亦坐为向,谬误甚矣。但克题之衍,贵其迎接,先情后形,避凶趋吉,不必案山与来山相对,然后谓之迎接,亦有抱裹绕城是也。 愚所以必用丙向者,盖审其势之所会,而向之水口,喜有展旗顿旗,又有兼前砂前水,逆水而上,不可谓之无情,翰峰正在水口,亦不闲也。 三符注:艮纳丙者,而为养者,故宜向之,后合得三般卦,又迎山接水,取三吉之位,且须其干为吉,放水出三四七。 凡风水吉凶,不出堂内尺寸之间,便合神煞,其坐向所宜,流水所出,苟识正址,理自区分。今迁丙向,是用下砂,绕抱紧密,所谓一宫山水也。 丙向于兑,为兑之阴卦,为阴中之阳,纳干为阴中之阴,取其雷龙配合之吉,壬丙相向,阴阳和合。 三符注:兑纳丁,丙乃丁之阳,艮纳丙,艮丙又为阴,故谓阴阳和合。 《经》云:“兑上无论何处居,远朝山水足盈余,武曲忽然山起照,坎宫五鬼自消除。”此坎说也,亦癸说焉。《经》曰:“震为雷迎镇天关,遐迩趋朝叠嶂峦,披拂仁风千里远,人人尽拜五侯官。”此震说也,亦癸说焉。今正用之,试遵愚见,断然无疑,则来兆之详,可以预决 三符注:坤上若武曲见,则坎之五鬼不凶,乃坤克制坎,故知赖公所所用,辅星之术为主。 考之升玄,全属聚吉于所向之方,不过半纪而应。乙巳之岁,小发而挫,乙巳纳音为火克金,主挫,勿以为虑。丁未之岁,德曜为临,当主加名振耀,旬日之间,出将入相,不但碌碌迁除而已。 方今环宇人宁,惟幽燕未归版籍,朝廷有意恢复,倘值此时扬威振旅,勿计名位高下,奋力请进,必立希世之功。仆愿策励驽下,相从于凯歌之辰,非妄匕也。若参之己见,微有更改,妄触一机,百关俱废,当自任其咎,勿复相问。细味来喻,得毋失尔大体乎。风露既凉,更宜以礼制全,克终大事。不宣。 三符注:虽言龙川有赖仙之缘,然实其份未足,未尝用壬山丙向也,胡氏宗祠所用癸山丁向兼子午,即处小空亡之处,辛戌水来出乙辰。 龙川胡氏有风水之大家胡舜申,其即用宗庙五行水法,有谓似按其法。 按北宋杨惟德《茔原总录》言:“大五行,盖五行之变体也;唯地理家用之;其分属之理浅惑皆不能考,虽或得之,亦多穿凿,未尽其理,古今用之极有征验,阴阳之妙有不可诘,此殆如医家之用五运也,故今遵用之。” 许公云:宗庙星卦何足用,阴阳剪水是虚花。 廖公云:单于梅花非正论,天星宗庙胡可知? 赖公云:卦为宗庙误人多,无龙无穴事何知? 按《葬书》:朱雀源于生气,即养生之位也;派对于未盛,即沐浴、冠带之位也;朝于大旺,即临官、帝旺之位也;泽于将衰,即衰病之位也;流于囚谢,即死墓之位也。以近于绝,即绝胎之位。禄存,宗庙是也。殊不知朱雀源于生气者,谓气者水之母,有气斯有水,溯其水流之源,实生气之所溢也,故曰源于生气。派对于未盛者,谓水源初分,流既未长势,犹未盛也。朝于大旺者,谓众水同朝于明堂,其气大旺也。泽于将衰者,谓水将流出,必先汇为泽,其势将蓄而将衰也。流于囚谢者,谓水流出处,两边砂头交牙关锁,犹如囚物而不令去也。以返不绝者,谓气溢而为水,水又囚而不去,反滋以养气,气水循生,无有断绝也。至法每一折,潴而后泄者,谓欲其曲折停蓄,不欲其直流速去也。洋洋悠悠,顾我欲流者,谓其于穴留恋有情也。其来无源,其去无流者,谓来远莫知其源,其去曲折,不见其流也。 按法,谓之大五行,即依洪范五行,依十二长生而归七曜, 若阴阳之分无误,则合胡舜申之法。